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Omer所住的老房子,磚木合構的四方形制是很典型的傳統鄂圖曼風格(注)

帶著一身失落與歉疚
我在燦爛壯麗的夕陽下沿著懸崖上的路面回到營地


第一次
我在土耳其感到如此沮喪為自己失控的情緒、為小孩子侵略性的追逐與窺奇、為滿口的money money像是被自己的初戀情人背叛,那個「純真」的土耳其已不在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北愛爾蘭第二大城德瑞,紀念血腥星期天的12幅街頭壁畫之一,描繪的是1981年的毛毯抗爭及之後的絕食運動背後的的H,象徵當初關押共和軍成員的H型監獄:H-Blocks

這是兩部電影
也是兩個真實活過真實死去的青年


兩部電影都在今年的金馬影展放映
在大雜燴的影展片單裡他們默默對話彼此映照串連起有相同頻率的觀者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嗨!張,昨晚睡得好嗎?拉開帳篷,揉著惺忪睡眼,透亮的陽光與清新的海風中,我們坐在木椅上,輕鬆的聊著天。雖然是如此偏僻、交通不便的小村,但不知是巧合還是真的臥虎藏龍,這位Omer先生也見多識廣,當過老師、做過生意,年輕時跑過不少地方,講起英文非常流利。


這片海邊的土地算是祖產,幾年前他接手後,一磚一瓦親手整理、加蓋、改建成一座海濱別墅,和他太太一起經營。但現在太太已經跟他分居了,而他的父親幾個禮拜前才過逝,講到這些時,雖然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但偶爾失神的發怔,無意間透出濃濃的失落與孤寂況味。


不知道是否是以英語表達,經過一層語言轉換過程的關係,至今遇見的兩個能用英語溝通的土耳其人:Bafra的紐約計程車司機Ayancik的別墅主人,相同的善意背後,較之一般熱情直接的土耳其人,總有些心事似的,多了一份深沉。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所有的彎道、所有的上坡下坡、所有的海岬,在黑夜中都消失了屬於他們的線條,變成無止盡、沒有任何方向的黑漆。原來,路不是我想走就能走的,月亮再皎潔、星星再閃亮,都沒有辦法落到我的腳前,替我開路。


黑暗中,視覺的對象全被剝除,前進的方向毫無依憑,哪怕已經習慣荒涼草原、崎嶇山嶺、無人海岸、烈日、驟雨,但現在,一股原始的恐懼幾乎要把我擊倒。這種感覺和經驗並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通過種種艱難路程,我以為我可以克服,已經適應。


我差一點忘了,剛從中國上路第二天,就領教到那黑暗中的絕頂無助。在騎進黃土高原的隧道中時,黑暗措手不及襲來。轟隆的大卡車聲響中,巨獸般的車身很可能從狹窄的路面直接掃過我,我越焦急的加快速度想逃離這裡,越有可能會撞上牆壁翻車。危險靠得如此之近,那種「即將被急駛而來的大卡車輾過,一命嗚呼」的想法,大半來自十年前第一次騎車環島上路時,在隧道裡摔車的恐懼。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循著咖啡店老闆的建議,我沿著小鎮的海岸線向裡頭騎,他說印象中再深入小鎮旁的海岸一點,或許有可以露營的地方。平直的路面不久就向上抬升,夕陽正在落下,空氣極為澄澈透明,身旁的懸崖自海岸邊垂直聳立,灰白色的粗礪節理中,神奇的長出樹木,一根根傾斜的枝幹上是細長的綠色針狀樹葉,應該是松樹吧。

 

在夕陽與海浪,峭壁與松針的襯托下,彎曲高聳的路面美得令人屏息,但在找到營地之前,我當然沒有辦法貪看眼前的美景。路面繞過一重重的彎道,沿途盡是突起的垂直懸崖、山壁,看起來並不會有平緩的沙灘出現,怕天就要黑了,當看見路旁有戶人家,門前停著一台汽車,一名中年男子正在車旁邊做事,我趕緊停下來,驅前走近,問他露營的地點還有多遠。

 

待我說完,想不到他以相當流暢的英語回應我,更想不到的是,眼前這片佔地廣闊的地方,是他經營的海濱度假別墅,但一年之中只有夏季才會營業,現在是休息狀態,只有他自己住在這兒。「你可以在草地上搭帳篷」,太好了,那麼,要收費嗎﹖「沒問題、沒問題!」雖然聽不出要收費與否,但能夠找到這樣一個地點就已經夠幸運了。他幫我打開像是牧場圍籬的大門,我隨即牽車入內。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日期:2007/9/17
路線:Sinop-Ayancik
距離:60KM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窗前一抹灰黑色的影子閃過木頭門被敲了兩下,我趕忙起身開門,不是小屋主人,而是他朋友。他脫下沾滿雨水的外套,坐在我的身旁,寡言不多話(也沒有共通的語言能溝通),但那親切的笑容和自然的肢體動作已說明一切,他只是要來看我好不好。

不久,他屈身蹲下,從椅子底下拿出一疊舊雜誌,花花綠綠的封面一時看不清那是些什麼內容。待他拿起一本翻開內頁,居然是一張張西洋裸女寫真,還有更限制級的猥褻畫面張牙舞爪的在紙頁上跳動……如果一個月前沒有遇上貨車驚魂夜,現在在黑海邊的小木屋與土耳其人一起看A書,我應該會覺得很有意思,但經過在俄羅斯大草原與土耳其人一起看A片之後,我實在輕鬆不起來了。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亮晃晃的手電筒黃色光柱飛舞在帳棚內,該不會是屋子的主人回來了吧!或者,更糟的情況是,動機不明的不速之客?我驚慌的穿上外褲,鼓起勇氣,拉開帳棚拉鍊,準備為我的擅闖跟屋主致歉,或與不速之客對峙。總之,在這風聲鶴唳的時刻,沒有躲起來「裝死」的餘地。


不管如何,在這荒僻海灘一隅,我既擅自露營在先,只能先採哀兵之姿,小心翼翼探出頭,一看見手電筒後面的黑漆人影,我馬上低聲下氣的說抱歉。但出乎意料的,沒有質疑、責難或任何我所不願見到的麻煩,那個我看不清輪廓的黑影,充滿精神的發出我再也熟悉不過的問候:「
Marhaba!」聽到我比手畫腳的道歉,他則笑嘻嘻的說:「problem no!」


他點燃煤油燈,我才看清還有一名他朋友,兩人皆長得矮壯結實,一派樂天的笑容,好似有什麼好事即將發生。他拿著鑰匙打開小屋的門,從裡面拿出桌椅,熱情的招呼我坐下,接著他朋友小心的把一罐瓶子,還有兩三個杯子擺上。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