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來才發現其實營地一點也不難找,順著這條路直直走,就看見一整排防風林,在左側道路的鐵欄後頭,海灘隱隱約約的從樹叢中浮現。在收費的營地待了一夜,代價並不便宜,15歐元,幾乎和住土耳其的廉價旅館差不多。

 

在當地商店買了份希臘地圖,第二天繼續上路,目前的計畫是:一路向西,直到第二大城帖薩羅尼加(Thessaloniki),然後轉而南下,抵達首都雅典,由此再度西行,最後從西邊的港口城市派特拉(Patra)乘船到義大利。因為與希臘陸路接壤的幾個鄰國:阿爾巴尼亞、馬其頓、保加利亞,都尚未加入歐盟,對於只有一張申根簽證的我而言,走陸路進歐陸勢必不可能,唯一的選擇,就是坐船了。至於要落腳在義大利的哪個城市,那是太久以後的事,還輪不到操心的時候。

 

現在最困擾的,是要怎樣避開高速公路,進到下一座城鎮。地圖上密密麻麻的公路網,都是以高速公路為主,比較小的次級道路,幾乎都難以連貫而行。從這裡離帖薩羅尼加還有三百多公里,我可不想全被困在高速公路上。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下到市區,巷道內現代化的水泥公寓及停滿的汽車,瞬間讓我像掉入一個陌生的異世界。簇新的公寓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張拉簾式的遮陽板,陽台上植滿花花草草,一派悠閒的渡假氛圍。凋蔽的樓房、剝落的水泥、雜亂的商鋪、古老卻裝飾華麗的建築……全都消失了。

 

沒有地圖,順著直覺,我從巷弄間鑽出,來到熱鬧的街頭,一間間酒吧、咖啡座擠滿了年輕人,這是個問路的好地方,我想。最後幾天在土耳其時,曾經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地方有座海灘露營區,要收費,但比旅館便宜很多,抄了地址,我打算到亞歷山卓波里時就待在這兒。

 

見到一名站在路口,像是在等人的中年人,衣著得體,我便上前拿出抄了地址的紙條,前去向他問路。先用英文打聲簡單的招呼,但對方完全沒有反應,我以為是聲音太小,他沒聽到,再說了一遍,並將紙條上的地名念出來。令我有點錯愕的是,他仍然沒有理會,甚至連正眼也沒瞧我一下,只不置可否的對我手指的方向點了個頭,然後直接走人。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Hands Across the Divide:城外圓環上的雕塑,象徵長久分裂之後的和解。

馬不停蹄的在愛爾蘭繞了一圈,隔天即要抵達都柏林搭機返台前,臨時決定用最後一天的時間,從西北方Donegal郡的Letterkenny搭車進北愛爾蘭的第二大城,只距離約30公里的德瑞(Derry)

 

北愛爾蘭雖然歸屬英國,但完全沒有邊境管制,如同在愛爾蘭各城市移動一般來去自如。只待了約半天的時間,加上陰雨不斷,烏雲壟罩,並不是個遊覽一座陌生城市的最佳時機。但是短短幾個小時,卻是整趟走馬看花行程中,印象最深的一次經驗。就算不太了解北愛複雜的衝突歷史,這座城市像是會說話似的,清晰的訴說著……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