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東局勢持續動盪似乎有生以來,這塊遙遠陌生的區域從沒有佔過這麼大的新聞版面,以前常說我們的國際新聞只有美日,最近還真是只有中東了。埃及儼然成為新時代的指標,整個區域因之而來的骨牌效應沛然莫之能禦,但當群眾運動初期一片混沌之時,猶記一些觀察指出它和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的相似處:都有一個親西方、貪污腐敗又專權的統治者,大批對生活絕望的年輕人,以及倍受打壓的宗教團體,並憂心會走上後者的路,被宗教團體乘勢奪權,成為另一個讓西方難以收買、合作的基本教義大本營。


 看看兩年前(2009)在伊朗發生大選暴動,則又是另一個鏡中倒映。那場動亂被稱為twitter革命,簡直就像今年埃及臉書革命的提前演練,雖然後者成功前者失敗,但仍再次印證,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一切都不是一夜之間冒出來的正好那一年我途經伊朗,當年末回到台灣時仍餘波盪漾,有感而發寫了一篇<伊朗啊伊朗>,後來接到伊朗大姊的來信更是百感交集。我只是一個短暫經過的人,對於現實局勢並沒有多大的能力去掌握、面對,但是尋著記憶的線索,或許能持續的與現實對話。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5 Tue 2011 21:37
  • 中途

土耳其凡湖(Van Gölü) 2009/7/21

 

 

用書寫來標定旅程的記憶,來為一路的追索找尋出路,似乎已成為我習慣的方式。當下並不實在,現實只停留在腦海表面,乘桴浮於海,無所依歸的漂流,也如蜜蜂蝴蝶鳥兒受嬌豔鮮花芬芳香氣吸引,撲上採蜜沾染花粉,滿足過後即飛翅而去,一朵接一朵短暫停留,隨多少日夜而遷移,漂浮不定,難以預期會落在哪裡,或是永遠的失落,隨風而消散湮滅。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