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受邀為《聯合文學》雜誌寫一篇評述,關於蔣勳老師今年一月即將出版的《少年台灣》。跟大多數人一樣,或多或少都讀過、聽過蔣老師關於美學、藝術的一面,至少那本通俗易懂的《中國美術史》是我大學一年級必讀的教科書。但對他「文學」的一面卻十分陌生,這樣就要來為這本書寫些什麼,說來十分僭越也慚愧。誠惶誠恐中,拖到最後一刻雜誌都要送印了還交不出稿(感謝勞苦功高的聯文編輯)……雖然有貽笑大方之嫌,但叫我不自量力接下這篇邀稿的,是「台灣」。寫出來的,與其說是評述,更像是讀後第一時間隨手記在餐巾紙上的隻言片語吧!

 

---------------------------------------------------------------------------

 

目錄的篇章像是一幅地圖,鋪展在我的面前,那些曾經踏足的地名:十五歲的九份、十六歲的鹿港、十七歲的集集、二十二歲的野銀、二十二到二十五歲的八里、二十七歲的通霄、三十二歲的笨港、水里和東埔……遊移的年歲不請自來,衝破閱讀行為,搶先在作者構築的世界前,提醒我想忘未忘,欲記難記的一些事情;那些猶未造訪的地名,念起來彷若不同的樂曲在舌尖彈跳,或清幽或張狂,有的像咬片清脆的蔬菜,有的如吞嚥濃稠的汁液:南王、望安、白河、月眉、鹽寮、苑裡、扇平、龍坑、西寶……提醒我多少次,就是因為那些獨一無二的名而前去尋找。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