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初冬的斯洛伐克山脈閃著金黃色澤。

 

國家的巨手,在形塑單一國家的過程中扮演關鍵的角色。除了透過教育、傳播媒體將兩種語言深植人心,另一個影響深遠的措施則是軍事上的「交換駐地」。跟台灣大部分男生普遍有的經驗一樣,在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時代成長的男人,皆必須當兵,特別的是,捷克的阿兵哥會被派到斯洛伐克駐軍,反之斯洛伐克的軍人則被調到捷克。

 

共黨政府有意的透過此一徵兵制度來「融合」兩個區域,實際上也正因為長期而大規模的軍事交換派駐,讓許多單身阿兵哥認識「另一邊」的女孩,並成婚共組家庭,產生「捷斯聯姻」的普遍現象。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斯洛伐克民族起義橋下,展出民族英雄老去的身影,紀念當年抵抗納粹的歷史。

 

與歐洲其他許多更華麗的城堡相較,多瑙河北岸小丘上的這一座外形樸素,甚至有點普通,像一張桌腳朝上、四四方方的餐桌。但從城堡旁望出去的景色,卻是舉世無雙,下方流淌的河水與綿延的平原,並非特別壯觀,但世界上沒有一個首都如此靠近兩個鄰國,除了斯洛伐克的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站在此地,望向西南方,三公里外就是奧地利,南方十六公里則是匈牙利。

 

從十六世紀慘敗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大軍手下後,匈牙利皇室就此轉移到布拉提斯拉瓦,彼時仍叫作普萊斯堡(Pressburg)的小鎮才發展成如今稍具規模的樣貌。但與古老廣場、教堂、城堡林立的布拉格相較,它的舊城區規模仍然非常迷你,或許也因為如此,那些在四十年共產統治時期留下的冰冷、巨大、灰暗的「社會主義式建築」,在這座城市顯得更為醒目。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鄉的瑪蒂娜,在家族友人的攝影作品前,其中一張是少女時代的她。

 

「從一開始,捷克斯洛伐克就是一個『人為』的組合。」曾擔任已故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首席政治顧問,現為紐約大學布拉格分校校長貝黑(Jiri Pehe)說。「兩個民族都處在周遭強權環伺的處境,捷克要面對來自奧地利與德國的威脅,而斯洛伐克更長期是匈牙利的一部份,有著『外部強權』的共同壓力,更加促使語言極相近 的彼此結合在一起共創國家。」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民族國家浪潮風起雲湧,在古老的波希米亞(Bohemia)平原到喀爾巴阡(Carpathian)山脈一帶建立一個新國家,原本只是少數知識分子腦海中的夢想,在一批以馬薩里克(Tomáš Masaryk)為首的海外知識精英帶領下,加上西方國家的撐腰,如當時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在「十四點和平原則」中提出奧匈帝國底下的民族有權自決,竟將有著不同歷史、政治、經濟傳統的民族結合一起,實現了真正的國家大夢。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前陣子去到很受台灣人歡迎的觀光勝地捷克與非常冷門的斯洛伐克採訪,竟成為個人旅行或工作經驗以來,最累的一次任務。不到一個月的規畫準備時間,要帶回一個我之前也全然陌生的主題:捷克斯洛伐克的分裂。因其過程平和,加上接在推翻共產體制的「絲絨革命」四年後,被暱稱為「絲絨離婚」。即將來到的二〇一三年一月一日,即為捷克斯洛伐克分裂二十周年,也是兩個新國家捷克與斯洛伐克獨立二十周年。

 

愈老抗壓性愈差,採訪的一個月期間壓力超大,很難放鬆更談不上享受(只有每晚甘冽的啤酒是最大慰藉),無時無刻不在心力交瘁中度過,常在心中暗暗默念「Jack, Slow Fuck」⋯⋯但當最後終於撐過來,才開始感到珍惜並不思議,在這個文化買辦充斥、崇尚微事物、練習小確幸的清新年代,還有機會走進現場與「又大又硬」的複雜事物正面撞擊,只能雙掌合十誠心感恩。但因所服務媒體性質特殊,我想這篇報導不容易抵達真正感興趣的讀者眼前,所以便也留在自己的園地,待有緣者參考指教。全文字數頗長,從認同與記憶,到產業與藝術,內容駁雜,故以主題拆分成多段連載,希望能較容易閱讀。以下進入正文: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