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怒嚎的野驢,這個賽普勒斯的傳統象徵,如今只在最東北的岬角的野生保護區能見到。

 

不曉得為何我和地中海這麼有緣,短短兩年,已三度面對它的蔚藍。

 

2007,帶著離開土耳其的失落、歐洲濃厚的疏離、一個不切實際的愛情幻夢,和頻而復發的重感冒,我從義大利熱那亞乘船航向西班牙巴塞隆納,迎向歐亞大陸的最後一段旅程。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