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六盤山

7/4-7/8  
長武—平涼—隆德—會寧—蘭州 

隨著312國道翻越過一座座起伏丘陵,道路漸漸離開陝西。越往西走,土地更貧瘠了,人口與城鎮的分佈也愈益稀疏。難得有一塊稍為平緩或有河水流經的土壤可供耕作,或者偶見乾燥光禿的山嶺上,開墾出一層層樓梯狀的耕地。進入甘肅後,有一小段路要穿越寧夏的最南端,再重回甘肅。這段從地圖上看來僅短短一段距離,卻橫亙著我上路以來要面對的第一座山:六盤山。


顧名思義,六盤山這個名稱是形容得要繞過六重盤旋山路才能翻越過去,來不及統計已過了幾重,我已經沿著綿延不絕的上坡爬升到半山腰。從山腰上可以看見底下開闊的風景,一座座崎嶇丘陵漫延至天際,少量耕地呈現奇妙而細緻的變化。小塊的耕地像是堆疊的積木,一層層從山坡邊緣下降至大面積的平地,這是高度上的變化;第二是色彩的變化,這裡採用輪耕制,耕地被劃分成一塊塊長方格,每塊地輪流耕種不同的作物,有的則休耕,從山腰看下去是一片片漸層色塊,有的咖啡、有的鮮綠、有的鵝黃;大太陽底下,移動的雲投下流轉的影,光影在大地上不斷的交錯,這是第三種變化。四周無比靜謐,除了撲面的山風,杳無聲息。雖然少有人跡,但在一大片美麗的景色中間,仍能感受到強烈的生活氣息,一層層上下起伏的狹小耕地,是好幾個世代為生存而奮鬥的痕跡,輪耕作物的漸層色塊,是人與土地永續共生的智慧。
 

 輪耕的田地

從漫漫上坡路艱難的爬上山時,想到當初在西安問路,當地人叫我走312國道而非310,我開始懷疑到底是他說錯還是我聽錯。陡峭的地勢、隧道及爛路,幾乎每一天都是在蜿蜒的丘陵而行,教我無法相信這是一條比較好走的路,因為地圖上的310國道明明平緩許多。無論如何,六盤山道路的陡峭幅度與長度,都是至今所遇見最累人的,之前撐一下就過去的陡坡,現在轉過一個彎以為該下坡了吧,沒想到又是新一回合,源源不絕的盤旋而上,這是一座真正的山了。 

而我的體力其實相當虛弱,前天才剛經歷一場痛苦至極的上吐下瀉,並非吃壞肚子,而是暴飲暴食……之前大多以麵為主食,雖然材料及作法多變且豐富,麵也紮實,但肉並不多,久未食肉之下,當我在平涼吃到回族的烤羊肉串後,便感覺格外美味可口,一串接一串配上生啤酒,還嫌不過癮再叫一碗缸麻辣燙,結果是當晚的下半夜全部獻給了廁所。 

身體明顯已感到難以負荷,冷汗直冒,那種不確定、不安的感覺又浮現上來,何時才能翻越這沒完沒了的重重山路?很擔心太陽下山仍被困在上面,於是我邊騎便注意山下是否有車上來,想試著攔車通過剩下的路。好不容易久久來了一台,但全然無視我的招手呼嘯而過,不久看見遠方路邊有幾許人影,趕忙過去打聽到底還要多久才能翻越山頭,他們是四名修路工人,說不遠了,還有十幾公里吧……會有一條超過兩公里的隧道……一聽之下,原本只是擔心路程太遠,現在那揮之不去的隧道夢魘再度來臨,更使我想要攔車而過了。工人說等他們六七點下工就可以用載運石塊的車子送我過隧道,或者我可以先騎到隧道口等著,跟那邊管制站的人說一聲。工人們一面給我建議,一面拿著鋤頭蹲跪在路旁掘土,烈陽下,汗水不住的從他們黝黑的身體滴落,狹長的山路上就只有鋤頭撞擊泥土「哆、哆、哆」的聲音。跟他們道別後我又緩緩朝隧道口騎去。 

越往高處才發現山嶺上的林相相當繁茂,不似底下黃土裸露的丘陵地帶,青蔥綠樹成行成排整齊的散佈在山坡上,像一片規律的幾何圖案,顯然是有計畫栽植的人造林,在乾旱的黃土高原能看見如此茂盛的綠樹植被,不能不說令我感到十分驚奇。隧道口比想像的近,依之前經驗,過了長長隧道的另一端就是下坡了,今天的最後一關。但是我從來沒遇過兩公里這麼長的隧道,望著漆黑的洞口,要想騎自行車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我想。 

進到隧道旁的管制站,一問之下,果然自行車不能進隧道,在站裡值班的大叔要我在這坐一會,等到輪下一班的人開車過來換班時,順便載我過隧道。大叔講話並沒有西北一帶的濃重口音,反而比較接近北京腔,我好奇的問他是哪裡人。原來老家在東北,五零年代下鄉,支援邊疆時被分配到寧夏,待過工廠、農村,做過無數種工作,近十年才調來這隧道站。再五年就可以退休了,但有點憂慮退休的日子該怎麼過,已經習慣每天上班的單純生活,一放假就閒的發慌,其他人喜歡打麻將,但他不愛打。離開了那麼久,會想念或回去東北的家鄉嗎?我好奇的問道。「我的父母、一家大小,全都住在寧夏,東北沒有甚麼親戚,沒有回去的必要了。」大叔以一貫的斯文語氣答道,「在哪裡生活,哪裡就是家鄉。」 

  「在哪裡生活,哪裡就是家鄉。」 

有上「紅軍長征紀念館」去嗎?大叔一問之下,讓我想起一路沿著山路爬升時,遠遠的可以看見山頂上有一座龐大的水泥建築,四周是飄盪的紅旗。那就是長征紀念館了吧。我說我得趕路,而且坡太陡了,很難騎得上去。還沒這座隧道前,要過六盤山,只能沿著那條蜿蜒陡峭山脊,經過現在長征紀念館前面的路,艱辛程度可想而知。 


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捲西風。

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當年紅軍在國民黨全面圍剿之下,歷經
兩萬五千里艱苦長征後毛澤東站在山頂上壯志滿懷的作了這首詞。六盤山是整個長征過程所翻越的最後一座山,過了這裡,直達陝北最終根據地延安,並確立了以毛澤東為領導的權力核心。因為長征,中國共產黨得以喘息、保全戰力,才可能擊敗國民黨建立新中國,而六盤山這最後一道天然屏障,就成為長征最重要的精神象徵之一。撇開政治上的立場不論,長征本身即是一場極扣人心弦的的大旅行,在敵人環伺及惡劣的自然險阻之下,那要經歷怎麼樣的磨難,要有多大的意志才能穿越漫漫長路,抵達最終目的地呢?在六盤山黑漆的隧道口前,我再度意識到自己的「長征」,前方還有無盡的路等著我,能抵達那最後的目的地嗎? 

 六盤山上的人造林

接下來幾天,六盤山的茂盛綠意再難見到,雖無大山橫阻,但丘陵抬升的幅度更甚以往,荒涼程度也有增無減,除了相隔遙遠的少數市鎮,一無人居。荒疏景觀中,最顯眼的,還是關於紅軍長征的史蹟。靠近界石鋪的國道旁,紅軍曾經在路邊借宿一晚的小屋,成為永恆的紀念館。毛澤東睡過的床、用過的
電話、銅燈、火盆和房東家的織布機、紡線機、古式梳粧檯,被原封不動的保存下來,床上的棉被折成豆腐干形狀,上面疊著潔白枕頭,底下是白色床罩,彷彿仍在等待毛主席今晚回來睡覺。 

我重走在當年長征的道路上,經過的每個城鎮、山嶺,處處浸染著長征的記憶。在1936年紅軍主力軍隊大會師的地點:會寧,長征的神話臻至極致。此處建有一座「長征勝利景園」,把兩萬五千里長征中代表性的二十二處場景,重建在縣城外的山坡上。進到裡面參觀,沿著山坡建了一些閣樓、牌坊、塔樓與縮小的城牆、要塞,油漆剝落、製工粗糙、無人管理,空空蕩蕩的像極了荒廢的遊樂場,炎炎烈日下沒半個人影,與它背後的乾旱山嶺同樣荒蕪。 

吃完了過多的烤肉串當晚餐,循著缺乏街燈的馬路走回旅館,發電機的聲音嗡嗡作響。排了四張床的房間裡只有我一人,全白的金屬床架及寢具像是病房。電視銀幕上的老電影泛著濃豔色澤,反差強烈,一位年輕女同志正慷慨激昂的組織下層民眾,準備對抗萬惡的國民黨。我疲累的癱倒在床上,以為將一夜好眠,沒想到失眠又悄悄找上,起先是悶熱和蚊子,點了蚊香之後,再躺下去卻是一夜心跳到天亮。從西安出發至今,幾乎沒有一天獲得充足的睡眠,明明身體已很疲累,但就是無法安穩入睡。應該要休息的時間,身心似乎仍然停留在翻山越嶺的亢奮狀態,遲遲靜不下來,血液仍然快速、熱烈的在全身循環;而兩個禮拜後哈薩克的入境時間即開始生效,要在這段時間趕到邊境的壓力也使我總是充滿焦慮。 

我躺到隔天近午才昏昏沉沉的走上街,向當地人打聽路況
。下一個城鎮還有八九十公里,而且同樣得翻越上坡不斷的乾旱丘陵,現在出發實在太晚了,絕對到不了。陽光毫無遮攔的在大街上肆虐,身體彷彿著了火,四周丘陵像火爐裡被烘烤的麵包冒著煙,我決定搭巴士直抵蘭州。

 7/7    會寧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东征蚁
  • 博客可以打开,游记我读了一部分,繁体字有些不大习惯,记得从前大陆也是这种文字的.
    我从那次旅行结束以后就把教师工作辞掉了,现在北京画画,做些属于自己的事情.生活虽然拮据,但至少自由些.
    你的博客我会常来关注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