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4  突厥斯坦 姐弟倆

換了一家旅館,安靜許多,入夜後大開著窗子,等待白天的熱氣慢慢散去才能入睡。持續高溫;攤開地圖,計算著下一個出境與入境的時限,持續焦慮於未知的前方;台灣帶來的帳篷還未拆開使用,打不定主意何時再向地圖上下一個陌生的名字出發,持續裹足不前。 
我決定再買張火車票,先往前移動。 

經過一幢幢平房,向著火車站的方向騎去,兩旁漸漸出現熱鬧吵雜的市集。原來以為突厥斯坦的所有範圍,就只是圍繞著
阿薩維陵墓的破落矮房,而其實大部分其他的建築,都離陵墓一段路程以外。雖然人多了、路寬了,看起來還是不折不扣的小鎮,幾乎沒有超過三層樓以上的高樓,煙塵滿佈的市街上,混亂的聲響與悠緩的節奏並存。 

「嘿,張!」迎面而來一台小貨車,突然在路中央停下、迴轉,停在我身邊,車窗搖下,居然是幾天前在途中送我一程,有著小男孩開朗笑容的年輕人。旅途中每一刻與人的短暫相遇、交談都彌足珍貴,而當這些你以為再也不會遇見的面孔,又出現在面前時,就已不是神奇能夠形容了。 

  屋內飄起的雪花

他馬上熱情的邀我上車,跟他到家裡坐一坐。他叫穆斯林,哥哥經營音響器材買賣,因為非常成功,他也跟著哥哥一起做。把自行車塞進後車廂,待他處理完手邊的工作,買了好幾罐大瓶裝飲料,經過崎嶇不平的郊區,我們來到他寬闊的家,牆壁淡藍的底色上淺淺的繪上優雅花紋,他的哥哥名叫穆罕穆德,正和一群人測試剛運來的舞台燈光。 

「哈囉!我的朋友,歡迎!等我忙完再好好跟你聊聊。」穆罕穆德說著流利的英語迎接我。插上電源,不斷變換各種幾何線條的光線,從舞台燈具投射出來,像在淡藍色的牆壁及天花板上結出一張張蛛網。一陣白色保麗龍碎屑伴隨刺耳的馬達聲噴出,像是午後的寧靜陽光下,飄下一場雪。 


  顧盼之間

棗紅色的地毯上,咿咿啊啊的小男孩滿地亂爬,他的姐姐有一頭金色的頭髮,一下子滿懷憐愛注視著跌跌撞撞的小弟,一下子像在演戲般,自顧著做出各種表情。在沙發的一端,金髮小妹手指伸進嘴裡,低頭、蹙眉、仰面,顧盼之間,純真臉龐上自得其樂的表情,竟有幾分瑪麗蓮夢露的風韻! 

不久穆罕穆德引我到另一個鋪滿地毯的大房間,打開電腦,連上網路,「請你儘管先用,等我一會。」他和家人忙進忙出預備著午餐,長桌上不斷端上一道道東西,我慢慢上傳記憶卡裡之前拍下的照片,孩子們在一旁指指點點。 

「上桌了,請!」盤坐在墊子上,整桌擺滿份量驚人的食物:兩隻烤全雞、麵包、各式餅乾、糖果、茶、果汁、汽水、啤酒……以為會有其他家族成員一起同桌吃,後來才發現,整桌東西都是專門為我一人預備的,只有穆罕穆德代表全家族的一家之主坐在對面。 

啃著烤雞,穆罕穆德不斷為我添茶、倒果汁、斟酒,到最後飽足感已滿到喉頭,滿桌的蛋糕餅乾已經完全沒有力氣應付,勉強拿起一顆顆白色圓球含進嘴裡,穆罕默德說這要配著啤酒吃。 

以為帶著粉末的表面是一層糖霜,過飽的胃囊此刻渴望一些甜味,我喝上一口啤酒,將一整顆圓球放入嘴裡咬下。它在口中碎裂成粉狀,沒有甜味,卻散發出強烈的苦、澀與鹹,像是吞下石灰或某種礦物,啤酒的苦味更強烈擴散開來,我忍不住皺起眉頭,硬著頭皮吞下。 

因為生意,穆罕穆德跑過不少地方,美洲、歐洲、東南亞都有他的足跡,「下次來台北,一定要來找我!」在如此豐盛的招待下,我只能用這樣說來表達我的感激。 
「沒問題,我很想有一天到台灣去!」穆罕穆德高興的說。 

  烤雞、麵包、餅乾、蛋糕、糖果、算一算應該有15公升的飲料,最後以啤酒收尾。

出到屋外,才發現他們家的廚房設在戶外一隅,一個用水泥砌起來的開放式簡單磚房,有幾口像是台灣早期農村家庭的大爐灶,幾個女人家在旁邊忙著準備食物,應該是晚餐吧。 

兩隻土狗興奮的衝向穆斯林,上半身躍起爬到他身上;包著尿布的小男孩滿地亂爬,阿嬤牽著他牙牙學步;沒穿內褲的哥哥騎著有輔助輪的小腳踏車,神氣的在弟弟面前狂飆……午後的太陽柔和許多,穆罕穆德和穆斯林說要開車帶我去車站買火車票了。 

「再見,再見!」 
告別旅途中另一個平常的下午,我想我不會忘記那紅色的地毯、淡藍色屋子內飄下的雪花、像瑪麗蓮夢露的小女孩、白色圓球又鹹又苦的味道……

 「再見,再見!」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sia3207
  • 好特別的旅程~~
  • :))

    tzewu 於 2008/06/09 12:09 回覆

  • clancyr
  • 奇妙的重遇,很難得能到當地人家還嘗到大餐一頓呢! 小妹妹超級可愛!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