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5  哈薩克 突厥斯坦 
工人們星期日不用上工,正心情輕鬆打著麻將。

黃昏夕照下,工廠靜悄悄的矗立在路的另一頭。在環境惡劣、人口稀疏的西哈薩克,少數零散疏落的建築看起來都像被棄置已久,這座工廠也不例外。

走進敞開的大門內,有一間用水泥砌成、塗上白漆的簡陋門房,屋外寸草不生的乾旱土地上,鋪著幾張顏色鮮豔的美麗毯子,一個小女孩趴在上面沉沉熟睡著。

屋裡的婦女聽到外頭的聲響探出頭來,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我,我指指工廠,「中國工人?」她點點頭,「我可以進去嗎?」她不置可否,轉身回到屋子裡面。
 
 工廠外頭的門房

四下一片寂靜,直接走進廠房應該沒關係吧,我趨向前去,卻發現外頭被層層的鐵絲網圍住,完全進不到裡面。貼近鐵絲網向裡頭觀望,廠房周遭空空蕩蕩,過了一會,終於瞥見幾個人影,上半身赤裸的工人在雜草堆後頭走動著。看不清他們的面孔,我仍從鐵絲網這端大聲呼喊:「請問是中國人嗎?」

兩三個人循著聲音轉過頭,朝我的方向走來,霎時間,不知從哪裡又來了更多人,聚攏在鐵絲網的另一頭。經我一番解釋何以來到此地,工人們說他們會幫我想辦法離開這裡,要我先從另一側的門口入內。

幾個人引領我來到他們的宿舍前,現在是周日傍晚,大部分的工人都在宿舍裡外休息,這下子全聚攏在我與自行車四周,你一言我一語的好奇詢問關於我的事情、打量觸碰著車身、翻看研究那本厚厚的俄文地圖。

有些後來才到的工人不斷重複問著先前其他人的疑問,從哪來、去哪裡、很花錢吧、吃飯睡覺怎麼解決、語言不通怎麼辦、危不危險……人一多,聲調自然提高,感覺自己講著講著越來越口沫橫飛、慷慨激昂。大部分時間都獨自一人吃飯、睡覺、默默前進,好久沒講這麼多話了。
 
 初來乍到,工人們好奇看著我的俄文地圖,詢問旅程。

每個工人都赤裸著上半身,用一雙雙單純友善的眼睛望著我,初來乍到,感受不到一絲的不自在,「來來來,這樣長途奔波,你一定累了吧,我們剛吃完,只有一些剩飯剩菜,剛剛把它熱了,先進來吃點吧!」

工人們熱情的招呼我坐下,桌上一大碗紅燒燉肉香味撲鼻,深怕我餓壞一樣,從外頭不斷遞進來饅頭、麻花、可樂與水。

昏暗的房舍內凌亂簡陋,三塊骯髒的床板各據角落,地面滿是菸蒂、瓜子殼與未乾的痰,「我們這邊環境不怎麼樣,你也看到,條件就這樣了,將就一點,來到這裡就像回家了。下次有機會來我們東北老家,再好好招待你!」一副老大哥樣,指揮其他人替我張羅的大哥說,「叫我董老七,來,抽菸!」。

 簡陋的宿舍

這間工廠因為是中國東北的公司與哈薩克方面合資,所以工人全是由中國最東北的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而來,從乾冷的東北橫跨大半個亞洲,來到這個乾旱不毛的中亞邊遠小鎮,監獄般的工廠裡,是更加灼熱危險的鋼筋與火焰,他們在這裡用自己的肉身土法煉鋼。

「我們除了待在工廠哪兒也不能去,不過不要擔心,明天找廠裡的翻譯幫你想辦法,今天就好好在這裡休息吧!」環境如此惡劣,語言不通,這個地方對他們來講也陌生的很。

一旁打麻將的工人大聲的吆喝,董老七也加入戰局,用滿口我聽不懂的東北粗話和他們半玩鬧的叫囂著。打著打著,似乎覺得被別的牌友佔便宜了,他突然用一連串髒話破口大罵,其他人似乎已習慣他這個性,沒再多做回應,默默的各自回房休息。

「沒事、沒事,你別看剛剛那樣,我們感情好得很,大家在這兒辛辛苦苦的生活,就像一家人一樣。你來到我們這裡,也是自己人了,就當自己家,不要客氣!」

我問說老家可有妻兒呢?他從隨身攜帶的皮夾裡拿出一張相片,磚房的院子前,他看起來比現在年輕,扶著幼小的兒子跨坐在摩托車上,妻子站在一旁,燦爛的陽光下,彷彿可以看到東北清涼、乾爽的空氣。

董老七端詳著相片,眼神柔和,不似之前充滿銳利的霸氣,問他會想家嗎,停頓了一下,他才若有所思的說,「想,當然想……但我不會表現出來。」在相熟的同伴前,那怕流露出一絲脆弱都是可恥的吧,但對我一個陌生的旅人,他卻似乎稍微鬆開了那個被粗話與狠勁包裹的堅強姿態。

董老七拿出老家的相片

 中間是董老七的小舅子,旁邊的工人手拿著聖經。

離鄉背井,為的是比中國內地多一倍的工資,許多下崗工人或出身窮困鄉村的青年,也不得不來到此地賣命。
 
董老七他太太的弟弟(小舅子)也是其中之一,他的眼神清澈、說話語氣溫和,在粗曠直接的工人中,有種獨特的氣質。從我進到工廠的第一刻開始,他就親切的一直跟我聊天,好奇的問著我的旅行、問著台灣的種種。

他原在農村務農,某天忙完農事開著貨車返家時,路上有人招手要搭便車,因為車廂已無空間,他便讓那乘客坐在後方的貨架上。開著開著,沒想到某個零件突然故障,貨車失去控制岔出路面,整車翻覆,後方的乘客意外身亡,雖然一切是意外,他仍得負上賠償的責任。原本只能溫飽的經濟條件無法負擔巨額的賠償金,家庭也因此破碎,妻離子散。他得不停的賣命還債,因此才來到這裡賺取較高的工資。

娓娓敘述這些不幸的過往時,他的語氣仍是那麼平和、冷靜,澄澈的眼裡看不到一絲悲傷、疲倦或怨懟。簡陋床板旁的牆壁上,釘了一袋袋塑膠袋,裡面分別擺放著不同的生活用品及雜物。

轉動厚實強壯的臂膀,他取下一冊厚厚的書本,「你有在看聖經嗎,這裡面是上帝智慧的話語,有空我都會拿起來看一看。」

對聖經,我是不陌生的,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從小就被帶去教會,只是成長過程中因為疏懶與不願受單一價值觀拘束,我終究離開了這個信仰。說著說著,他念起了一段段他喜愛的經文……
 
 續攤!

 乾了!

跟著工人們進到工廠內黑漆的澡間洗澡,在滿地高溫未退的鋼條中,我小心翼翼的穿梭,要是不慎在這裡被絆倒,鐵定是嚴重的灼傷或穿刺傷,他們說要帶我來洗澡,怎麼來到這到處佈滿陷阱的漆黑地方?原來因為除了自己挖的幾個茅坑,這裡沒有任何衛浴設備,剛好有條水管流經工廠,他們就借用廠房的餘熱,就地造一座簡陋的澡堂。

水花源源不絕的噴發,由於沒有冷水可以調節溫度,咬著牙在灼燙的熱水中沖洗著,想起剛剛工人們說,來到此地時是一片荒蕪,連宿舍也是他們一磚一瓦自己蓋起來的,儘管前面還有好長的路要趕,我決定在這裡多待幾天,希望能用相機記錄下他們艱難的環境與勞動過程。
 
洗完澡,踏著月色回到宿舍,董老七與其他工人在屋內又從工廠內的「福利站」買來許多泡麵、啤酒招呼我一同吃喝。在熱鬧的乾杯與喧嘩中,幾乎要忘記我其實幾個小時前還茫茫然不知下一步要往哪去,雖然前一刻才踏進工廠、雖然這裡炎熱、骯髒,但寬厚無私的一個個臉龐、每個人自在光裸的胸膛,讓我真的覺得,回到家了。

其中一人將他的床位讓給我,掛起蚊帳,我躺在簡陋木板堆疊起的床上。為了怕無孔不入的蒼蠅侵擾,睡覺都得關上房門,但空氣卻無法流通而無比窒悶,徹夜翻來覆去滿身是汗。另一方面,也是因著無意間闖入這完全不同的世界,腦海中太多的感受、思緒流動而難以成眠……

 準備就寢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tzuche
  • 我很喜歡你的文章

    跟很多網友的遊記不同,從你的文章中我看見了難忘的人與奇妙的世界。
  • 哈,好久不見~
    很高興你看了有感覺,
    你算是少數最忠實的觀眾了吧!
    東寫西寫所為何事?
    問心無愧而已,
    對自己的記憶,對遇見的人們。

    tzewu 於 2008/08/06 01:30 回覆

  • cofe007
  • 這裡紀錄的遭遇,像極了小說中的橋段,一定有個很大的反差才能吸引人注意。
    偏偏這裏的每個文字,都有著照片佐證您經歷的人生,我就在這不思義的反覆情緒中讀完您這系列的文章。

    透過您深刻的紀錄,這也才發現,原來世界這麼寬闊,人們的心胸這麼大,而自己卻好渺小。
  • 很高興這些東西對妳有意義,
    我出發的時候,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會遇見什麼。只是很想看看這個世界,而世界回報給我的,是永遠說不完、也難以用語言形容的東西,希望我能盡量忠實傳達出來,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程度...

    tzewu 於 2008/08/18 20:35 回覆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unlimitedlife
  • 不斷流浪,自我放逐的目的,無非是想更了解世界,更了界自己

    你的文章,對同樣熱愛隻身旅行的我而言像共鳴般

    請持續加油!
  • 謝謝你的鼓勵:)
    也祝你好運!

    tzewu 於 2008/08/25 18:01 回覆

  • Maria妹妹
  • Yah~ Bible!!
  • 信仰在這裡顯得真實,甚於在排排坐的教會裡。

    tzewu 於 2009/02/03 19:13 回覆

  • small_dai
  • 在書展的分享中第一次認識你...我是第二個喳呼喳呼就上台分享的那一位
    四個小時的接力分享中 當然有不同的收穫~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
    你的15分鐘的分享中....喚醒了我因故埋藏近三年的旅行感動的記憶...
    壓抑的記憶盒子 在你娓娓緩緩的這段故事&照片裡被開啟
    我已經接近半封筆狀態快三年了
    也因此曾經的出版計畫全部擱置
    雖然我仍逼自己繼續保持旅行~仍假裝沒事一般的過日子
    但我的心迷路了...所以再也寫不出某些我覺得很重要又真實的文字
    所以就停筆了
    不知道該怎麼說~
    但也許是一種似曾相似的氛圍被你的分享勾起
    也許是最後那封董老七親筆的便條信 融解了心中那層噩夢的冰
    我忽然真的開始想寫了.....

    痞客邦的介面你覺得用的順手嗎?
    想要重新開個部落格 再重新來過...

    無論如何 很高興認識你
    會在花時間來好好讀讀你的部落格的~
  • 謝謝妳的回應,其實我總覺得還傳達得不夠,每次想到這趟旅程、這些面孔,情緒就會瞬間滿溢出來,使我沒法好好清楚表達,思緒總是很紊亂的說著。

    有些東西說或不說,想或不想,寫或不寫,都需要機緣和運氣,再加上一點堅持...總能找回真實聲音的吧!不過這也急不來,換個想法,醞釀越久,也許會更真實且深刻。

    痞客邦非常好用,界面清晰功能也強,十分推薦在此重起爐灶。

    tzewu 於 2009/02/09 16:14 回覆

  • clancyr
  • 在荒涼異地能夠得到如此親切的招待,實在很難得!

    旅途上,每一個地方,總覺得,令那地方變得意義無比重大,就是在當地認識的人們!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令一切變得不一樣。
  • Daphne Hung
  • 看完了書的內容, 再回過頭來看網頁裡面的照片, 發現只有文字的書本裡留給人很大的想像力與張力, 也感覺比較洗練, 目前為止最喜歡這篇, 因為裡面所提出的刻苦的生活環境帶給我很大的衝擊, 你也描述的很近距離的細微, 也才發現這樣的旅程是不可能由女孩完成的...老實說到現在書還沒看完...因為不想要一下子就把你的旅程一次走完 :D
  • 應該是比較不會被打斷而有一氣呵成的感覺,網路真的不適合閱讀太長的內容吧。

    感謝Miss Hung從天寒地凍的大英帝國捎來的感言啊,溫暖~

    tzewu 於 2010/12/03 23:59 回覆

  • DuckHugh
  • 正在Google圖片收集資料發現奇妙的一推大叔圖~
    好奇點進來原來.....
    寫的真好~讚!
    讓在台灣的我們也能了解到世界某些小角落發生的小事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