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12 烏拉爾

等我張開眼來的時候
,房間一片寧靜,昨天桌上擺滿的酒瓶與食物已被收光,空空的桌子與無人床舖間,只有金黃的陽光從窗外灑落。

為了等待俄羅斯簽證的入境日期生效,我成了這間巴士站旅館最「資深」的房客。儘管因為浴室壞掉,沒有地方洗澡,而在上下十度的強烈溫差下(白天三十幾度,夜晚只有十幾度),不小心染上感冒,但待在這裡卻感覺相當愉快自在。

每天在房裡送往迎來,晚上看著暫歇一宿的旅人進駐,放下滿身的疲憊,夜裡的鼾聲此起彼落;白天,在安靜的房裡睡到自然醒,到城裡閒晃、寫寫明信片,我明白,有地方遮風避雨的日子,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了。

一天早上,當我又在安靜的房裡睜開眼,正準備起身時,一名穿著緊身紅衣,體型壯碩,看來像俄國人的中年男子趨向我面前,滿臉笑意的跟我握手。雖然語言不通,簡單的單字與比手劃腳中,我一直聽到「tsirk」這個字,從類似英文circus的發音中,我知道這是馬戲團的俄文。

接著他從包包中拿出一疊厚厚的資料夾,裡面是一張張泛黃的剪報、照片,褪色的影像中,有的是逗趣的小丑裝扮,有的則是留著長髮、意氣風發、一身勁裝的帥氣男子,而這些泛黃的影中人,就是他,眼前這個臉部有些浮腫、肚子微禿的中年人。

翻著一頁頁有關他的報導、照片,他的神情充滿自豪,我看不懂俄文,但我想像著那些剪報上斗大的標題:「美男小丑造訪聖彼得堡,再次造成50名少女在推擠中昏厥」、「本世紀最有才華的小丑魅力橫掃烏拉爾河流域」……

他說最近有個馬戲團巡迴到烏拉爾來,雖然他沒有在裡面演出,但似乎就是因此來到這裡的。另一個年紀相仿的同伴催促著他得走了,他們紮緊皮帶、對著鏡子梳頭、仔細整理著儀容。出門前,他拉著我合照,粗壯的臂膀緊摟著我的腰,伸出手比出大力士的姿勢,用我的數位相機拍完,還換上他裝底片的傻瓜相機,要我戴上我放在房間一角的自行車安全帽,請他朋友幫我們拍一張。我睡眼惺忪的勉強睜開眼,想像著我戴著安全帽的蠢樣。

 剛起床的蠢樣

 
戴上帽子的蠢樣,真正在騎的時候從來不戴的。下午他特別將洗好的照片拿來給我,還有馬戲團門票。

這真是個神奇的旅社,來來去去、四面八方的人在此交會,昨天是一直跟我說話的烏茲別克人,儘管完全聽不懂,只能拼命點頭;前晚是滿口金黃假牙,英語流利的大學生,夜裡不斷起身,用極近的距離棲身在我一側,一直看著我,不知到底想幹嘛,我只能整夜警覺防備著,無法成眠……

喝完最後一口啤酒,小丑和他的同伴和我說完再見就出門了。

下午從城裡閒晃回來,櫃台大姐叫住我,似乎是說房裡有人找。正納悶的開門進到房裡時,驚訝的看見中年小丑與他的同伴正在屋裡,他看見我,連忙掏出一張小紙片,上面印著馬戲團的圖案,用手指著手錶上六點半的位置,就這樣,我拿到今晚馬戲團的門票。

有沒有看過真正的馬戲團表演呢?似乎有那麼一點點印象,走進黑漆的帳篷裡閃著銀光,像是脫離了現實世界,來到一個神祕的國度,裡面充滿著歡笑、驚奇、恐懼、讚嘆,許多年過去,似乎再也沒有馬戲團來台灣了。

而至今在俄羅斯及其周邊國家,這仍是一個非常主要且受歡迎的娛樂。在哈薩克首都阿拉木圖時,我就住在馬戲場館後面附設的破落旅館,那個新穎龐大的場館是國家所建,專門提供馬戲團表演。當時就非常想買票進去,一睹正宗馬戲團的風采,後來因人潮實在太多,加上語言不通,不知怎麼買票而作罷。沒想到,在這個歐亞交界的邊緣,我真的走進馬戲團——這個我以為已遺忘的記憶或夢。

沒有老虎、獅子、火圈;場面很寒酸、把戲很老套、小丑不好笑,連叫小狗站立都成為一段節目,最危險的只是把蛇放身上。

但是看到滿場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的驚嘆與歡笑,看到女孩與男孩扯著繩索飛翔,投射在馬戲團的頂棚下的影子,我感覺無比神奇,像在熟悉又陌生的斑駁的夢裡,既溫暖又自由…









 







 


 


 


 


 


表演結束,人群散去,我仍在夢中……




 在烏拉爾最後一個寧靜的早晨

 經過廢棄鐵道與石油管線

又一個人去樓空的早晨,桌上只剩下昨晚與同房旅客一同吃剩的西瓜皮與飲料空罐,幾隻蒼蠅在安靜的房裡打轉,我重新整上行裝,將車子抬下樓梯,離開這住了好些日子的巴士站旅館。


穿越烏拉爾市區,走過熟悉的廢棄鐵軌與石油管線,我騎到有著阿拜雕像的美麗廣場旁,跟書店的老闆說再見。前幾天無意間看到街角的這間書店,想找找看有無關於俄國的英文資料,結果全是俄文的,但老闆卻很親切的請我喝茶、讓我用他的電腦上網,正當我沉浸在久違的網路世界時,老闆年幼的兒子安靜的來到我旁邊,悄悄的拿出一張紙,交到我面前。






 




 



畫中的人身材像竹竿,腿長到不能再長,掛著燦爛微笑、留著小短髮,倚在巨大的藍色自行車前,我看見一個單純、滿足、快樂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fe007
  • 看來您在異鄉,頗得人緣啊!想必言語不通,您是用
    親切的微笑戰勝了人與人的界限!
  • 更多時候,其實是當地人自然而然的好奇吧!
    使人們特別對我一個外來者表現出善意,
    另一方面,許多不好的經驗對我而言都算不上什麼吧,
    就不會特別著墨了。

    tzewu 於 2008/08/25 18:53 回覆

  • clancyr
  • 在純真的小孩眼中,無論有著什麼思想與目的,也會看到最簡單的自己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