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瑟的俄國邊境小鎮,列寧銅像依然矗立。
時間:2007/8/17
路線:卡緬卡-奧津基
距離:約50公里


一轉眼的時間
, 不到中午,我已經穿越最後一段貧瘠、窄小、彎曲的公路來到哈薩克的出境口岸。大草原上,遠遠的就看到一長串黑壓壓的人車,擁擠連成一條細線,排列在唯一的水泥路面。

終於到了,邊境。

我也跟著排在長長的隊伍後,一片車陣中,我一個人和一台腳踏車實在非常突兀顯眼,排隊過邊境的大多是俄國人,能感覺他們保持距離的打量著我,已習慣這種感覺了,經過幾次相遇的經驗後,我知道其實大部分俄國人都是外冷內熱的。

我低頭自顧著研究手邊的俄國地圖,長長車陣似乎沒有移動的跡象,大部分人都站在車外等待著。

實在等太久了,不知何時才會輪到我通關,我將車牽到最前方柵欄處觀察裡頭的動靜,沒想到警衛一看到我,就示意我直接進去。想來這隊伍是自駕車這才要排的,好險我自作聰明跑到前面,否則可能得等三四個小時吧!

前方是有數排通道的廣場,依序停在固定位置,然後會有邊防軍警過來檢查車子、行李,沒問題後才繼續向前到關防人員的窗口蓋章出境。我停在其中一個通道,三兩個穿著綠色迷彩服,帶著大盤帽的哈薩克軍警向我走來,臉上掛著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一個月前從中國入境哈薩克時,被哈薩克官員勒索的陰影又浮現上來,混合著擔心與不爽,我等待著他們會有什麼舉動。


護照一秀出,馬上就被拿走了,幾個軍警彼此使了使眼色,拿我護照的人走進後方大樓,留下另外兩人。比較年輕的一個要我把行李一件一件卸下,然後一一打開,給他看裡頭裝的東西,他則漫不經心的看著我掏出內衣褲、毛巾、成藥……在拆卸的過程中,他試探性的說著「moneymoney」,仍是一副懶散的笑容,我裝傻的對他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看完一兩個行李,他似乎懶得再看了,於是我再一一重新整理打包,掛回車上,站在原地等待護照的下落,並想著,如果想挑甚麼毛病,他們應該很容易找到藉口,押著護照勒索一筆,哈薩克簽證在台灣完全無法辦,當初是花了一筆大錢委託旅行社去馬來西亞才辦成的。就如在阿拉木圖時,台灣貿易中心主任對我說的,他們是「見一個宰一個」,我只能自立自強了,出了事,他也完全幫不了我的。

除了自行車
,現在護照像是我的第二生命,等待的時間特別難熬,不知過了多久拿走護照的軍警回來了,什麼話也沒說的把護照交還給我,其他人像是對我失去興趣般的鳥獸散,真的可以走了嗎?我不太敢置信的推車向前,到關防人員的窗口前。一反剛才外頭軍警的態度,坐在裡面的官員禮貌的以英語問候,拿出護照、看著上方鏡頭拍照存檔、在簽證上蓋印,謝謝,可以走了。

 

 進入俄羅斯看到的第一眼:俄羅斯薩拉托夫州的標示

出境後
,並沒有馬上看到俄羅斯的入境關口,而是一條平直荒涼的無人窄路,順利通完關後,我鬆了一口氣,興奮的在微微起伏的路上猛踩踏板狂飆。俄羅斯這這邊就完全沒有等待排隊的人車,高高的柵欄漆成白色,進到裡頭,一間間嶄新而現代化的小窗口管理不同的走道,連檢查行李都是在有冷氣的室內用X光偵測,完全像是機場的規格。俄國海關人員的服裝整齊、態度嚴肅、謹慎而親切,與另一頭哈薩克散漫的紀律與老舊房舍有天壤之別的對比。填完一些表格後,沒花多少時間我就正式入境,踩上俄羅斯的土地了。

沿路的景觀跟哈薩克差異不大,但兩旁的草原更是廣大無邊,並且經過大規模的開墾耕耘,從土地利用方式的異同,
可看出俄羅斯很早就開始開墾這些地方,哈薩克則大概因為人口太少、土地太廣,還無法顧及每一處貧瘠的草原。

雖然周遭一無人跡,我卻幸運的碰上間餐廳,照樣打開中俄對照辭典,指著「請您推薦此地有特色的菜餚」這句,老闆大概看我一副餓壞了的樣子,上來一整隻超大的雞腿加上馬鈴薯泥,不過一餐下來加上我忍不住喝個不停的冷飲,大約合台幣四五百塊,同樣的東西,在哈薩克應該只要一半價錢,在中國就更不用說了,由此一路往西後,物價就會一路節節高升,在歐洲達到頂點吧!等盡早適應,並節省點用才行,旅程還不到一半呢!

離天黑大概還剩三四個小時,我考慮著是否要繼續往前騎,地圖上顯示這附近有座小鎮,還是今天就停在這裡呢?跟老闆打探一下消息,他強烈建議我萬萬不要繼續騎了,前方沒吃沒住,而鎮上有旅館,到那邊住一晚明早再上路。

 巨大的工廠

我聽從他的意見,從主幹道左轉,切進這座名為奧津基(Ozinki)的小鎮。無人的小路旁,滿目一成不變的平整草原中,突然兀立著一座無比巨大的奇異建築,像是由銀白色的磚頭一塊塊堆疊起九座長方形,中間突出的一塊最為高聳,頂上及建築表面已十分殘破,既像堡壘又像廢墟,幾無任何造型可言。龐大的體積、不加修飾的外型,這座建築充滿強烈的壓迫感,我想,那應該是過去蘇聯「集體農場」時期處理農作物的大型工廠吧。


同樣是邊境小鎮,俄羅斯的奧津基與哈薩克的卡緬卡有一股相似的味道,蕭瑟、破敗,像是經過一場大戰,大多數鎮民都倉促逃走了,剩下幾間不起眼的房舍與孤獨的行人,它們像是位在世界的邊緣,被世人遺忘。無意間經過一片雜草蔓生的墓園,更加深小鎮頹圮的氣息。







 鎮上的唯一旅館,外觀像是殘破的違建。

奧津基的規模雖然稍大,但街道間卻也看不見什麼人影,正當我在主要大街上晃蕩,想找個人問旅館在哪時,一個滿臉通紅的老頭子突然搖搖晃晃走向我,顯然是喝醉酒了,開始不停跟我說話,並一直跟在旁邊,走到哪跟到哪,一番糾纏之下,我只能不斷用「dadada(是的)」來回他。

幸虧後來一部警車經過,幾名警員馬上下來,高聲將老頭打發走,當然,接著就要我把護照拿出來,我乖乖照辦,並以簡單的俄語單字說我是騎自行車旅行的。警察們眼神嚴肅中帶著困惑,輪流拿著我的護照,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一個個字仔仔細細的翻看,覺得沒問題後才歸還到我手裡,並叫我跟著他們車子,要帶我去旅館。

其中一個警察手兩根手指指著雙眼,再比比前方,我猜他要說的是:「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自己要多注意,小心一點啊!」


 房間內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其實來到這裡第一篇便首先看了這篇...一直對俄羅斯這國度有不淺的興趣,今天終於看到這裡了! 同時有著龐大和破敗的建築物,令前路充滿著神秘感呢~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