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葉爾紹夫的路上
時間:2007/8/18-8/19
路線:奧津基-葉爾紹夫-不知名加油站
距離:約160公里

在俄羅斯的第一夜睡得非常不好
。這裡大部分時間都是寒冷而乾燥的,房間通風與否從來不是當地人會考慮的問題,從哈薩克到俄羅斯都是這種情形。房裡通常就只有一扇厚重的玻璃窗,為了抵禦酷寒,玻璃窗有時還會加厚到兩三層,而紗窗這種東西是絕對沒有的。

即便厚重的窗戶大開,房裡仍是沒有絲毫空氣流動的跡象,外頭明明十分清涼,我前幾天裹著睡袋睡在星空下,還會冷的微微發抖,但現在室內卻悶熱的像火爐一樣。更討厭的是,一隻隻蒼蠅可以暢行無阻的飛進房裡。而床墊仍和哈薩克一樣,維持一貫的風格:身體下陷進彈性疲乏的彈簧裡。

就這樣跟蒼蠅
悶熱與下陷床墊搏鬥到清晨時分仍沒睡著,還不時起身用一旁的水龍頭澆水上身,但短暫的涼意後,水分馬上就被蒸發。我開始懷念起開闊冰涼的原野,還有那一片無垠星空。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光線已經把室內照的一片明亮,看看手錶,居然已經快11點了!越晚出發,騎行的時間有限,要在天黑前找到下一個歇腳的地方就越不保險,而且馬上就會遇到炙熱焦灼的中午。

拖著疲累的身子,我匆匆打包上路。

雖說睡眠不足頭昏腦脹,但當騎著車,踏著熟悉的速度與節奏持續前行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暢快感很快就襲捲全身,隨著綿延的道路,腎上腺素也不斷分泌,疲累感轉瞬即逝。



兩旁的景觀仍然空闊無邊,卻較哈薩克多了些許綠意,看慣了土黃色一成不變的乾草原,俄羅斯大地的景致令我精神一振。一片片雲朵散布在天上,似乎要呼應地上的景色,巨大、綿密而堅實。眼前的世界無比單純,只剩天空與大地,一種接近無限的巨大。從剛開始的害怕不安,我現在已越來越能欣賞這一片單純開闊的風景,廣大的空間像磁石一般吸引我投入這片無限。道路的起伏較平緩,路況也佳,我的速度不知不覺越來越快。

接近下午一點是最熱的時刻,這時候的陽光有如火球一般滾燙,偶爾路面有一大片雲遮住陽光才可以稍稍緩解炎熱。一路上經過我的汽車屈指可數,人跡全無,好在出發前已先到昨天那間公路餐廳吃過,雖然又是給我昂貴的雞腿(大概是少有客人上門,好不容易來了個語言不通的小子,任他決定要端啥出來,當然要拿出店內最貴的招牌菜啊!)但也因為吃了那一堆肉,現在才有燃燒不完的熱量一直往前吧!

耐不住太陽的持續炙烤,好像喝再多水仍是口乾舌燥,四肢開始有點無力,這時我知道再不停下來休息,很快就會中暑。幸好碰見上路以來的第一個小加油站,馬上躲進它極小的陰影裡。雖然我的水還夠,站裡的中年婦人仍熱心給我點水,問她要到前方最近的城鎮還要多久,婦人把手臂伸得長長的,用力的往前方伸展,彷彿還要經過一重又一重的起伏、彎曲、直線道路才能到。


總算在天黑前到了葉爾紹夫(Yershov),另一個大草原上的小城鎮。這天可能是上路以來騎最快的日子,從奧津基到葉爾紹夫近一百公里的路程,並不時交錯著各種緩坡與彎路,幾乎是一個下午就到了。照這樣的速度,要在簽證時限的一個月內,橫越俄羅斯南部兩千多公里,抵達黑海沿岸的港口索契(Sochi)應該不是難事吧。我將在那裡搭船渡過黑海,前往下一個國家土耳其。

 葉爾紹夫的市中心難以想像的荒涼破落

  葉爾紹夫火車站,後方可見大型農作物處理廠,跟前一個小鎮見到的一模一樣(此圖取自網路)。

葉爾紹夫的人口比較密集,但是市街仍一樣破敗凋零,找不到任何可以吃飯的餐廳。找到棲身旅館後,上街匆匆的買了些麵包、魚罐頭及飲料就回住的地方休息了。打開厚重的窗戶可以看到正對面漆成淡藍色的火車站,周遭人影寥落,這間旅館以前應該就是為了車站旅客而蓋的吧,如今只有我一人入住,室內的陳設簡單卻講究,泛黃剝落的壁紙與地毯似乎訴說著往昔曾有的繁華。

等躺在床上快睡著時,模模糊糊中聽到外頭傳來陣陣音樂聲,然後又聽見汽車不斷發動,疾駛一陣又突然停下,及年輕人高聲的叫囂。這是很典型的偏僻小鎮青年不甘寂寞的夜晚,而我被這些騷動一吵,加上今天騎得賣力,血液似乎還沒完全冷卻下來,渾身發熱,又跟昨天一樣完全睡不著了。

隔天又拖到日上三竿才勉強爬起來,起床後明顯感到非常不舒服,甚至有些想吐,我沒多管,還是硬著頭皮打包好行李,將車抬下樓匆匆上路。但連續幾天沒有充分休息,現在腎上腺素也幫不了忙了,騎上路不久,強烈的太陽就令我深感吃不消,一直停下來猛喝水,體力下降的非常快,縱使休息再久,還是覺得非常累,汗不停流、喘不過氣來。

中午一到,恰巧遇上一家公路餐廳,二話不說就躲了進去,儘管沒有任何食慾,還是拿出辭典點菜,想說沒有睡覺,就用吃東西來補足體力吧!食物還沒上時,趕緊拿了一罐兩公升的冰鎮飲料,從保特瓶的包裝及深棕色的罐子,我判斷應該是俄羅斯的國民飲料KBAC,從第一次喝到時就對它念念不忘,特別是覺得快中暑時,它混合著大麥、蜂蜜、啤酒花與些微氣泡的甘美滋味馬上就能令我精神一振。


迫不及待的打開來,沒想到一口喝下差點沒吐出來,裡面居然裝的是啤酒!後來我才發現這種兩公升寶特瓶裝的啤酒在俄羅斯比比皆是。沒辦法,這瓶是浪費了,現在要我喝啤酒應該會當場昏厥在這裡吧!再拿了一瓶很明顯是汽水的飲料,這時食物也上來了,有濃湯與肉丸,我開始慢慢的吃著。

吃完飯後,疲累仍沒有稍微恢復的跡象,眼皮沉重、舉步維艱,不暫時休息一下不行了。我指著餐廳戶外的小空地,比手劃腳詢問女老闆可否讓我暫時躺在那休息,她看我好像話都快講不出來了,二話不說就任我拿出睡墊鋪在上頭。就這樣,我迷迷糊糊倒在滿是灰塵的地上,耳邊仍不時聽到鄰人進出餐廳,好奇詢問、交談的聲音,蒼蠅這時候當然也不會缺席。其實根本沒辦法睡著,只是任由沉重的身軀倒下,一動也不動的在這灼燙乾燥的下午,保存僅有的一點體力,想辦法繼續向前推進些許距離,找到一處睡覺的地方。

再次上路的時候,太陽已經沒那麼劇烈了。體力雖然不支,但在微風輕撫下,我能暫時堅持著,快速的踩踏。前進的同時,光線也迅速沉落天際,不久只剩一抹微紅,而冥冥中似乎已有安排,一座廢棄加油站此時出現在視線前方,四顧茫茫,不睡這兒,還有哪裡呢?


 今晚就睡在廢棄加油站旁

探頭進廢棄空屋,媽啊,一團亂!各種垃圾與廢棄物,不知是人還是動物的大便到處都是。走到兩棟廢棄矮房中間,平坦的水泥地沒有異物,十分乾淨,前方有草叢圍出一個小小的空間,夠隱蔽,重點是,聞不到大便味……在天色全暗下之前,趕緊鋪好睡墊睡袋、胡亂吃了些鮪魚罐頭與麵包、用少許飲水刷牙、拿濕紙巾擦拭身體,這就算洗澡了。都預備好後,蹲在「營地」前抽著菸,一天又結束了,疲累卻篤定,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吧……四、三、二、一,大地熄燈。

大概是累壞了,我很快就睡著,但並沒有很沉,整晚醒來好幾次。獨自一人沒有遮蔽的睡在這裡,仍讓我有幾許不安,剛開始公路上偶爾會有車子疾駛而過的聲音與燈光,不久就四下渺無聲息,只剩頭頂傳來的蛙叫蟲鳴。

突然驚醒的時候,從睡袋裡探頭,呼吸著冰涼的空氣,雖然身體很癢,但沒戴眼鏡看著模模糊糊的星空,一切都值得了,我不知不覺放鬆下來,任由自己包裹在俄羅斯廣闊寧靜的土地上。


 身旁的不知名小花,在如此乾旱之地充滿生命的長著。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