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托夫夜晚的全景
日期:2007/8/20  
路線:草原中不知名加油站-薩拉托夫
距離:約160公里

 

太陽曬滿了整個睡袋
,我才在炙燙的溫度中悠悠轉醒。淺眠、睡睡醒醒、忽冷忽熱,但較之在悶熱的旅館,已經好太多。彷彿終於好好休息一頓,一跨上坐墊出發後,幾乎一路不停的疾踩踏板前進,停下喝水的頻率少之又少。

越朝西走,廣大無邊的農場切割得較為細碎,代表人口密集了,之前看不到的汽車也一輛輛冒出來。原以為還要再兩天才有可能到得了薩拉托夫(Saratov)——位於窩瓦河(Volga)畔歷史悠久的大城。沒想到騎著騎著,兩旁的房舍逐漸增多,我臨時起意乾脆不要停下,直接一路到薩拉托夫為止。

午後時分仍然乾旱難耐,現在我平時除了負載兩公升的飲水,還會另外將一個一公升水袋注滿,做什麼用呢?當受不了蒸騰的熱氣時,就用水袋裡的水把身體上下到處澆濕,再次向前騎行時,風吹在身體上,就會有涼透心扉的效果,儘管維持不了多久。

晴朗的天空突然飄過不尋常的烏雲,下一秒,上路以來遇見的第一場雨開始落下,這一下使天氣頓時涼爽不少,加上平坦的路面,我的自行車彷彿變輕了一般,越騎越順暢,真可說是天時地利人和,再加把勁,城市就在不遠的前方了。至於到了那裡之後,該做何打算?由於來不及蒐集詳細的俄羅斯旅行資料就從台灣出發了,手上只有一本俄文公路地圖,所以對於各個城市完全一無所知,只能到時再說了。


 路旁是一望無際的向日葵

 盛開的時節已過,8月中,它們低下頭。

不知不覺的告別了荒涼草原中的寂寞公路,水泥樓房在遠處浮現,天色仍亮。又是速度飛快的一天,160公里的距離以前我大概兩天都走不到,沒想到今天居然能在天黑前就解決,看來是野地睡覺時吸收了大地精華之氣吧!


從地圖上看,窩瓦河兩岸分別有兩座大城,河的東邊是恩格斯城(Engels),西邊是薩拉托夫,它也是這一州最大的首府,我會先經過恩格斯,再跨越一座大橋到薩拉托夫。穿過密集的公寓樓房,問了幾名路人才找到上橋的路。

大概是下班時間,橋面塞滿了車,狹窄的雙向車道容不下一點空間給我騎在路肩,只能小心的牽著車,走在一旁更為狹小、地面凹凸不平的人行道,並不時得避開施工中的路障。我專心緩慢的走著,望向橋外的窩瓦河,河面平緩如鏡,壯闊綿長的向四方伸展,幾乎像是海一樣廣大,彼端河岸渺渺。

它是全歐洲最長的河流,全世界最長的內流河,也是孕育俄羅斯生命的母親河,幾乎所有最重要的大城市都位在窩瓦河岸邊。它是整個民族的靈魂。

一股說不上的情緒再度湧現心頭,又抵達了一個重要的地理交會處,曾經是地圖上陌生的名字、人們用文字描述過的象徵,現在我呼吸著河面上的風,感受著它的巨大。

無邊無際的草原、天空、白雲,所有無限開闊風景都匯集在一起,混合著血液循環快速湧流的興奮感,我想起走過的路,經過荒寂的邊界、酷熱的草原,我向自己說聲歡迎,歡迎來到這個美麗的城市,親眼見證這偉大的母親。

寬大的河面有一處連綿的沙洲,一片黃色細沙上,身著泳裝的戲水客愜意的或坐或躺,不說的話,還以為這兒是海灘呢!我暗自決定,夏天結束之前,找機會一定要泡在如此壯觀的河水或海水裡。


 壯闊的母親河

 連接兩岸的橋曾是全歐最長

 河面上綿長的沙洲

好不容易走完長度將近三公里的橋
,薩拉托夫像是海岸城市一般,四周被山所包圍,路面街道時有起伏,雖然行人熙攘,但高樓大廈不多,建築相當別緻,許多都帶有帝俄時代的古舊遺風。只是,方才的壯闊豪情馬上被迎面的現實取代:今晚要睡哪?這是我初次踏上俄羅斯大城市,手邊只有公路地圖,沒有市街圖,路標照牌則是有看沒懂,只能憑直覺亂繞。

不知是與生俱來的天分還是累積成的經驗,從大街亂繞到河岸,居然就讓我撞見一間旅館,一眼就看到旅館的俄文гостиница,一路上實際住過,以及字典看多了以後,這是我少數認得的俄文字。

但從門面一看,顯然不是我之前住過的簡陋小旅館可比擬。穿著制服的警衛把守在門口,暗沉色澤的玻璃外牆,裡頭是厚重華麗的窗簾,自動門上用銀色金屬鑲嵌著的旅館名牌發出閃閃的光芒,明顯就是一副四星級旅館的態勢。

這絕對是我負擔不起價錢,再到附近的街上拿辭典出來,問路人是否還有別的旅館,但幾乎每個都跟我指著那同一間,現在已經將近七點,太陽就快下山了,我又回到河岸邊旅館的廣場上,猶豫著該怎麼辦,先進去問問吧,多少錢,至少心中有個底。

在警衛狐疑的眼光中,我一身汗臭的走進冷氣大廳,櫃台同時有好幾個美麗的小姐,當我問多少錢時,小姐不太想用正眼看我,操著流利的英文說出一個令我咋舌的數字,約合台幣近三千塊,「好的,我想一想……」

物價都是相對的,這價格在大都市算是合理,但我之前都只睡在廉價小旅社甚至免費的星空之下,一時之間實在難以接受這樣的水平,但除此之外,還能怎麼辦?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我不想隨便搭營。一方面太突兀不尊重當地人,也擔心會有什麼危險或麻煩。

離開每個人都穿得人模人樣的旅館大廳,走出門外,高壯的警衛這時看起來比較和善。我在旅館窗邊踱步了幾分鐘,牙一咬,再走進大廳櫃檯,「好的,請給我一間房。」


 


 薩拉托夫巷弄間造型別緻的屋舍

「現在沒有空房,就像我剛才說的,要等到下星期五才有可能,但也不確定。」其實她剛剛已經講過了,只是可能我被那房價嚇到了,還反應不過來,所以現在有錢也沒得住了……正當不知怎麼辦才好時,幾個特別的身影與交談聲引起了我的注意,再仔細觀察,他們是居然中國人啊。我過去用中文向他們打聲招呼,幾個人似乎下巴快掉下來的樣子,直說我是他們在這遇見的唯一講中文的人,接著就邀我到大廳聊一聊。


真沒想到,才在哈薩克遇見兩次中國工人,現在在這個俄羅斯南方大城又碰上一群,一行四人從東北派駐來此地,負責建築大樓的大型跨國合作案,資方分別有中美俄三國,他們四人中有兩位翻譯,一名監工及一名經理,來協調及組織當地的俄羅斯工人。

從基礎的鋼鐵廠,到技術、風險與利潤同樣龐大的石油開採,以及國際級的大型建案,我看到中國正以驚人的速度,積極的在鄰近國家展開工業、能源、商業等各方面的合作,展開它無遠弗屆的影響。這些離家千里的人們,無論艱苦的勞動或技術型工作,雖然懷抱不同目的,但看到隻身一人西行的我,總是有一番特別的觸動。

聽我講述完沿途行程與找不到旅館的窘況,經理馬上塞錢給翻譯,請他到櫃檯幫我開一間房間,結果當然一樣,沒有任何空房。這間旅館是薩拉托夫少數僅有的幾家,似乎隨時隨地都是客滿的,而且都以出差辦公的商務旅客為主。對非俄語系國家的遊客而言,俄羅斯的觀光仍然十分不便,即便這是南方數一數二的重要大城,臨時要找個住的地方卻是難上加難,有錢也沒辦法。

考慮了一下,經理說等會上樓的時候,我就不動聲色的跟在他們後面進房,今晚其中一個同事的床讓我睡。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幸虧他們好心收留我,才終於有了安身之地,翻譯並且替我跟警衛說車子是他們的,我便跟著他將車子鎖在後方停車場。

進到房裡,狹小擁擠,堆滿日常生活的雜物,已完全感覺不出來這裡是一間星級的商務旅館了,房裡也沒有空調,比較像一間小公寓,風從陽台敞開的門窗噗噗的吹進來,外頭的窩瓦河及大橋一覽無遺,夜幕初降,點點微光將河岸妝點得美麗非凡。幾個人迅速張羅著晚餐,並招呼我一起來吃,有趣的是,他們居然從中國自己帶來一個好大的蒸籠,原本想要自己動手做饅頭,但因旅館嚴格規定不得在房裡開伙才作罷,但現在仍偷偷的把它用來蒸俄國麵包。

「俄羅斯麵包實在太硬,吃不慣。這裡沒什麼好吃的,物價又貴,唯一好的只有魚罐頭,口味多又沒有腥味。」打開幾個不同種類的魚罐頭,加上蒸軟的麵包,這就是晚餐了。

「這旅館規矩一大堆,不能這不能那,其實讓你進來是非法的,被發現就麻煩了,但看你這樣一個人那麼辛苦出門在外,加上我們經理說了算,沒關係,還是給你睡在這。」監工口氣聽來焦慮而不滿,因為今晚就是他要讓出床給我睡。我連聲抱歉與感謝,並說我有自備睡袋可以睡地上,但他仍是堅持我留在這間房,他到另外一間跟同事擠一張床。

一天工作下來大家都累了,監工早早離開,房間只剩我和年長的翻譯,他躺在床上和我隨意聊一陣子就漸漸入睡。我熄了燈,正想走到陽台再看一眼夜景時,突然碰碰碰的敲門聲大作,我心想會不會是我偷跑進房間的事東窗事發,現在旅館人員找上來興師問罪了?

狹小的房間無處躲藏,我不禁興起最壞的打算,落成像非法難民一樣,被逐出飯店。沒想到翻譯起床一開門,居然是把床位讓給我的監工,壓低嗓子驚慌的對著我們嚷:

「快!快走,有炸彈!」


 


  從旅館陽台外看去夕陽下的窩瓦河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俄羅斯的環境應該比哈薩克要好吧,不過感覺到開始進入狀態了!

    這麼難得遇到中國人還收留自己,卻跑出個炸彈來...
  • 哈哈,現在想起來實在很好笑!

    tzewu 於 2009/11/14 13: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