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托夫的東正教堂

「快走,飯店裡被放炸彈了!」監工說他睡到一半,飯店服務人員敲門叫他們全部趕快下樓,警察要逐層搜索。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翻譯臉色慘白的喃喃自語,慌張的拿起隨身包包就往門外跑,我也抓起我平時綁在車前的黑色側背包,裡頭裝著錢包、相機、日記、煙等隨身物品,其他行李都帶不走了。

出到走道,電梯已不能坐,我們沿著十幾層樓梯急忙的下樓,同時也有其他房客正在下樓,但是看上去並不十分緊急。樓下大廳人更多了,這裡那裡的聚在一起議論紛紛,並漸漸走出旅館到河岸邊的廣場,看來大部分人都比我們早下來,我們大概是最晚才被知會的吧。

出到外頭一眼就看見經理
但另一名年輕翻譯卻還不見人影,經理再上樓去找他。警車及救護車已經停在飯店門口,幾名身著制服的警察進到飯店裡頭。「唉,明天一早還要起來工作,現在搞得這樣要怎麼休息啊!」監工不滿的抱怨著,此時已過午夜12點了。

我馬上聯想到,如果真有炸彈的話,會不會是車臣游擊隊的威脅手段或恐怖攻擊?這個靠高加索山一帶的區域民族性強悍,為爭取獨立,歷史上與俄國發生過好幾次極慘烈的戰爭,但也不斷被當局鎮壓。車臣武裝叛軍除了發動游擊戰,更曾幹下幾件最血腥的恐怖行動,如2002年的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2004貝斯蘭校園慘案,皆造成無數無辜平民死傷。雖然叛軍首腦已在2006年被俄軍暗殺,並扶植親俄的強人統治車臣,獨立軍的勢力已大不如前,但誰知道,下一刻又會發生什麼事?


 夕陽下薩拉托夫的街道

經理與年輕翻譯陸續下來,年輕翻譯望著飯店大樓說:「炸掉好啊,反正人都已經出來了,炸掉我們明天就不用上班,全部打包回家!」跟年長翻譯提到車臣游擊分子,他也說這是滿有可能的。「不過真要有埋炸彈,以他們的裝備也檢查不出來吧!」經理說。的確,進去的警察並沒有帶什麼特殊裝備,而廣場上的其他俄羅斯旅客出乎意料的輕鬆自在,穿著睡袍、拖鞋,有說有笑的在路上抽菸、喝酒、聊天,似乎沒有人像我們一樣驚恐或不耐。是已經習慣如此的恐怖威脅,還是覺得這只是一場惡作劇?

與此相反,我們這裡的氣氛則非常緊繃,監工仍然焦慮而惱怒,「來這邊一個多月都好好的,怎麼剛好就今天有事!真夠倒楣的,誰知道他行李裡有什麼東西,等一下萬一警察進到我房裡,被查出問題來,我們大家不就一起被連累,我就說不該讓一個陌生人隨隨便便進來。」

他們幾人坐到離我一段距離的地方,我獨自坐著抽菸,而熱鬧的音樂歌舞聲則從河岸邊傳來,不知是來自河畔餐廳還是河上的遊船,但那些樂聲現在只讓我覺得心煩。可以想像他們在異地的不安全感,碰上這件事,一瞬間就爆發開來,而我,一個說騎自行車旅行的奇怪小夥子,就在這麼剛好的時刻闖入他們生活,顯然跟這莫名其妙的事件脫不了關係。年長翻譯這時獨自走來,坐在我旁邊。

「小張啊,跟你講一件事希望你不要介意,你知道我們原本住這裡都很平靜,沒想到會有這種事,而且是你今天一來,馬上就接著發生。所以我想,是不是你的行李裡面放了什麼不該放的東西……小張啊,你知道不是我們想懷疑你,但我們彼此不相識,也不知道你真正的來歷,所以,會不會是途中不小心,有什麼東西被放到你行李裡了……」

翻譯一直強調的那個「東西」,就是「炸彈」吧。現在我在他們眼中,已成為可疑的炸彈客。我感到既荒唐滑稽,又好像憋了一肚子氣,不知該如何辨解。

「這樣吧,可以讓我看看你的護照嗎,這樣讓我更了解一下你的旅行計畫……」他話還沒說完,我就從腰內暗袋拿出護照,翻到俄羅斯簽證那一頁,雙手奉上。翻譯扶著老花眼鏡仔細的審視,他在看的同時,我並從旁解釋我是何時從哈薩克出境,接著在奧津基入境,花了兩天時間騎到薩拉托夫。

他往後翻到我的哈薩克簽證,我並一一指出護照裡頭未來即將造訪的土耳其、歐盟簽證,這樣的檢查方式,已經比任何海關還嚴格了。我像是又再度被擋在國界關卡之外,等待通過另一個邊境,只是這一次阻隔我的,是人心的邊境。

我無法奢求他人的信任,讓我違反規定住進來,這是他人白白的好意,他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幫我。我突然驚覺,這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信任。

當天下太平的時候,毫無問題的接納彼此只是舉手之勞,他們看到獨自在異國前進的我,儘管沒人知道真正的動機和目的,但總是勾起了幾許同情、敬佩或嚮往,一種同在天涯的情感。但這僅是脆弱的情感,在炸彈的陰影下,我變成干擾、威脅到他們現實生活的影子,我是一個可疑的陌生人。我的行為,這樣子的旅行,對他們而言只是不切實際的夢想,畢竟敵不過強大的生存現實。而真正的信任必需根植於現實。

沒有人真的認識我,所以對我的認識只能隨著外在現實不斷改變,我上路的真正目的、我所經過的路、流過的汗、夜的美麗與驚恐,只有我一人知道,我是世界的過客,不斷移動、前進,真正留住的,只有孤獨的自己。

我無法奢求他人的信任,只能使自己全然開放,接受這個世界,接受他人的眼光,既然要不斷前進的話。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在這種情況被人懷疑,真的很無奈很無助吧...雖然多少理解他們所擔心的,但還是很不好受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