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托夫市區廣場上的列寧,及底下的極限單車少年

我的護照裡面簽證齊全
日期明確再加上俄羅斯簽證上附帶的一句話:「此人以自行車旅行」,才在他們面前洗清了疑慮,證明自己並不是炸彈客。只不過彼此間當然已無法像起初剛碰面時那般自然,我也不好意思多待,增加他們非法收留我的不安全感,隔天早上自己在薩拉托夫市區閒晃了一天,再待一晚(這次當然識趣的堅持要睡地上),就啟程沿著伏爾加河南下了。下一個預計抵達的大城市,將會是四百公里之外的窩瓦格勒(Volgograd)——以前名為史達林格勒(Stalingrad),即是二次大戰最慘烈的「史達林格勒攻防戰」發生之地。


窩瓦河畔準備下水的泳客,人與水的關係在這裡非常親近。

薩拉托夫街上仍在行駛的老舊公車

面對大城市複雜又擁擠的道路系統要離開市區找到往南的道路實非易事,問了好幾次路人,還是不停走錯。正當我得知再次走錯路,要從這個車道迴轉上到對向車道時,前方路肩停著一輛淡藍色的警車,兩名站在旁邊的警察揮手要我停下。前一刻才剛向警察問過路,因此感到頗高興,想說可以再次向這兩名警察確定是否走對路。

「請問,這裡往窩瓦格勒嗎?」話沒說完,其中一人馬上叫我坐進警車裡,「documentdocument!」語氣匆促的命令我拿出證件,我老實的拿出護照遞給他,心裡開始有些不安。他將我的護照從前到後,一頁一頁的仔細翻開,還用手指搓一搓,似乎在確認是否偽造。

警察從前面駕駛座轉過頭來,從笑容中我已讀出一定沒什麼好事,「chu-chu money...」,一手拿著我的護照,一手用三根指頭互相摩搓,比出點數鈔票的姿勢,chu-chu一路上聽過幾次,我已知道是俄語「一點點」的意思。怎麼這麼倒楣又來了!我在心底暗自咒罵。

入境現代化而有效率的俄羅斯海關時,曾以為不會再碰上狗屁倒灶的勒索事件,加上奧津基帶我去旅館的警察,而前一刻也才跟警察問路,並得到熱心的幫助,我差一點要覺得俄羅斯警察的素質真好,一點也不像曾看過的資料般形容的惡名昭彰。他人的經驗所言不虛,現在終於輪到我,成為刀俎下的魚肉。

有了哈薩克的經驗,這一次我不甘心輕易屈服,「喔,不不不,這證件是合法的,我是學生,我很窮,我只是來這邊旅行而已。」面帶著微笑,我口氣溫和卻堅定的用英語說。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更何況對方還是權力的執行者警察,忍住滿腔的不滿與擔憂,我打算以哀兵之姿應戰,先騙他們我是窮學生,或許能爭取些同情票吧。

想當然耳,警察對我的說詞充耳不聞,護照像被擄走的人質,仍在他的手中搖晃著,朝不保夕。「選個最簡單也最沒有風險的方式吧,息事寧人,省得多餘的麻煩,掏出錢,不就可以直接走了嗎?應該沒多少吧……」心裡響起一股聲音,何必堅持下去呢,如果處理不好,警察惱怒起來,豈不更得不償失?

但我的直覺仍不認輸,繼續努力的以低姿態和警察周旋,「拜託,我只是來這裡旅行,我很窮,拜託別這樣……」看我一直以懇求的語氣,警察大概也沒有理由擺出強勢的嘴臉,也只能不斷一面搖頭一面笑,表明他同樣堅持的立場。我開始擔心再不掏錢,他是不是會乾脆編造些理由,直接把我押回警局,我在悶熱狹小的警車裡冷汗直冒。

就這樣兩方各懷鬼胎的僵持了好一陣子,警車裡的呼叫器突然傳來間歇的聲音,警察連忙拿起呼叫器,與對方通完話,奇蹟發生了,他把護照還給我,叫我下車,就馬上驅車離開。看來剛剛的呼叫器是通知有任務要馬上趕去支援的吧,這場持久的消耗戰讓我等到了契機,最終宣告勝利!

經此「一役」,我更是相信自己的堅持與直覺,充滿信心的奔向前方漫長的未知路途。


往南:目標黑海。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噢耶,漂亮的勝利哈哈! 他們也算倒楣了,難得在這城市遇上可以宰的中國人卻有要事急忙逃跑,嘿嘿
  • 經過一輪恐懼與擔心後,是真的還蠻爽的!

    tzewu 於 2009/11/14 14:4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