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在另一間公路餐廳歇腳時,旁邊也有一座湖。夏日苦短只要有水,俄羅斯人總是一定要下去泡個兩下。

時間:
2007/8/26-8/27
路線:卡梅申市郊公路餐廳
羅斯托夫市郊
距離:約
700公里(便車+自行車)


又過了一個早上,貨車的狀況似乎仍然無法排除,但再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土耳其駕駛硬是開著車上路了。只要車一停下,我也能清楚聽到後方不斷傳來的漏氣聲,好在噸位夠大,仍能暫時平穩的行駛在公路上。


雖然「求歡」不成,他仍很夠意思的信守諾言,照著原定計畫載我到羅斯托夫。又回到了事發現場,只有我倆的駕駛座空間,但已再也回不到原初的好奇與善意了。我大半時間只能一直望著窗外不斷流逝的開闊風景,延期返家使他們損失不少利潤,土耳其司機也沒心情和我多哈拉,僅久久的一次短暫比手畫腳,就在大量的沉默中,度過車窗外同樣寂靜無語的大地。

接近晚上十點,土耳其人說已接近羅斯托夫了,問了幾間公路餐廳,他說問到前方不遠處有一間旅館,就放我在那兒下車,可以嗎?他說。另一個比較瘦的司機似乎一直對於沒事找事的讓我搭便車相當不滿,總是臭著一張臉,不想再麻煩他們,我指著現在停下的餐廳說其實這裡即可,我自己有睡袋,吃完飯可以直接跟他們借個地方躺。

MafiaMafia(黑手黨,他應該泛指的是會有搶劫、強盜的危險)!」司機馬上搖頭連說不可,堅持幫我找到旅館為止。或許也只有我這麼不知天高地厚吧!一路上已習慣了隨便亂睡,但對他而言,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卻是危機四伏。

在黑夜裡費了一番功夫,又走過頭,在高速公路上麻煩的迴轉,才終於到達他說的旅館。下車後,終於要分道揚鑣,經過短短這幾天的風波,心中其實頗五味雜陳。我想表達我的感謝,想到他曾說想看看台幣長什麼樣子,但我身上並沒有,我拿出之前剩下的人民幣紙鈔,想給他做個紀念,沒想到他執意不收。祝完彼此好運後,看著他們的車消失在漆黑的夜裡,我進到旅館休息,準備明天再次上路。


這間簡單的公路旅館同樣也沒有電風扇,極悶熱,我索性連門都不關就睡,躺在床上時,又想念起睡在空闊戶外清爽的氣息,但也想起那因自己太蠢不會用而被丟在哈薩克邊境的帳棚。即使現在氣候乾燥少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沒有頂帳棚遮風擋雨擋蚊蟲,要是睡在野外的話,總有一天需要它,還是得儘早在俄羅斯尋覓。


買一大罐廉價的魚子醬當早餐,儘管已蓋滿整片麵包,仍吃不完。雖然顆粒粗大、味道死鹹,得吞更多麵包才嚥得下去,但配上後面的水蜜桃口味優酪乳,它們提供大量蛋白質與熱量,使我整天都非常有力!

經過一路上的經驗,我已不想再進入俄羅斯的大城市,不但旅館難找、價格昂貴,在不懂俄文的情況下,騎進人多、道路又複雜的城市裡只是給自己找麻煩。沿著公路縱使人煙稀少,但總能在一定距離之間遇見公路餐廳甚至公路旅館,吃喝都不成問題,要不然,直接裹著睡袋躺在地上,都睡得比悶熱的旅館好。更重要的是,一睜開眼醒來,道路馬上就在眼前,什麼都不必多想,不一會又能馬上奔馳在路上。不知不覺的,我已習慣以路為家。


所以即使明知大城市才有可能買得到帳棚,隔天我還是過羅斯托夫而不入,沿著主要公路繼續向前。經過一條長長的橋,底下沉緩的大河流過,雖然不像窩瓦河那般巨大,但沿岸船塢裡伸展向天空的機具及巨大貨輪的船影,在在顯示這是一條非常重要的河。


頓河。腦海中浮現《靜靜的頓河》,這部從少年時代名字就很熟悉,卻總是未看過的大部頭文學經典。

這裡應該就是頓河
(Don)了, 羅斯托夫即是位在頓河出海口的最大城。從莫斯科東南方流向亞速海的頓河,其戰略與商業上的重要性不亞於母親河窩瓦河,從出海口外的亞速海,可以通向黑海。 二次大戰期間興建的運河工程,則將頓河與窩瓦河相鄰最近之處打通,這樣一來,頓河中段又連接至窩瓦河的出海口裡海,橫跨歐亞大陸的兩大內海,靠著兩條大河 與一條打通的航運渠道,成為互相連接的一體。


過了橋就算正式離開羅斯托夫了,與之前相較,景觀終於不再那麼平緩單調,越來越能看見河流與樹影,公路也更為完備,經過邊境的一片荒蕪和窩瓦河周邊起伏但四顧茫茫的大草原,現在騎在此地真是十分愜意。在郊區公路的路標上,第一次看見黑海邊的城市名:新羅西斯克(Novorossiysk),黑海已經不遠了!

Новоросси́йск=新羅西斯克=約400公里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anteuse
  • 放太多魚子醬了吧XD
  • 很暴殄天物吧~但沒辦法,不一次吃完,上路後不可能有地方冷藏,加上它實在很便宜,非珍品等級,就大口大口解決了,代價就是:鹹到頭皮!

    tzewu 於 2008/09/08 21:50 回覆

  • chanteuse
  • 早就聽說俄國魚子醬很便宜,果然是真的。
    同樣的東西,搞不好到了台灣變珍品喔

    不過俄國好像很多非法捕撈
  • 聽說最好的魚子醬都是伊朗的,和俄羅斯一樣都是出自裡海的鱘魚,之前因為伊朗都委託俄羅斯銷售,所以才會一直覺得俄羅斯魚子醬名氣很大,其實品質良莠不齊,以致連我都吃得起~印象中這罐不到台幣100塊吧。

    tzewu 於 2008/09/09 21:46 回覆

  • clancyr
  • 呵呵感覺已經捱過最困難的一段路了! 不過看來我也得仔細研究下俄羅斯的其他城市,如果住宿都那麼貴就非常不好走了!
  • 黑海沿岸能找到民宿,很不錯。城市裡就超不方便,有錢都不一定能找到住處,當然最大的問題是語言了,若不會講一定要帶本中俄對照字典,否則真的無路可走啊!

    tzewu 於 2009/11/18 0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