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行程的最後一段: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
日期:2007/8/28-8/30
路線:羅斯托夫郊區-克拉斯諾爾達郊區
距離:約250公里
音樂:
Badly Drawn BoyCamping Next to Water>、Brain EnoIn Dark Trees

,一個人前進、一個人進食、一個人睡著、一個人醒來,儘管已非剛開始的度日如年,孤獨感仍然無時無刻存在。即使我一向厭惡群體生活,習慣獨處,但在龐大的未知底下,就算睡得再好、吃再多魚子醬、風景再優美宜人,仍有一股莫名的焦慮。

我開始邊騎邊哼歌
,寂寞的時候、焦慮的時候、跟著身體暢快前進的時候,就像許許多多獨處的日子,音樂像一道光,讓我看見眼前的方向。幾乎不用在腦袋中搜尋,我就哼著Badly Drawn BoyThe Hour of Bewilderbeast裡頭的歌:Camping Next to Water。這是我當兵時MP3隨身聽裡聽再久也不厭倦的一首。

最記得在寒流
來襲的雨夜站哨,感冒未癒,冷風從四面八方灌進身體,軍中發的迷彩大外套根本無從抵禦,塞縮在牆角,按下偷藏在外套口袋的MP3,清亮的木吉他與簡潔的鼓聲像是河邊淙淙的流水,我閉上眼睛想像自己離開這座監獄,遠離一切的羞辱與勞役,走到安靜無聲的河邊,搭一座帳篷,在點點露水與星星中入眠。

我想像中的河流,岸旁長滿水草,遠處是大片田野,夕陽金黃的光芒在絲綢一般光滑緻密的河面閃爍。


Camping next to water
Fish infest
ed slaughter
I feed the fishes into me
It's a misty within reason
I'm hoping I don't freeze here
I fuel the fire, I feed it's glow
But these's n
o use in feeling
All the things I'm feeding
There's no one here to feel with me

The second is easier
Though it may be breezier
And the snow is falling down
But as the fire s
moulders
I will never will grow older
Because I drink from waterfalls
The stars ab
ove shine on me
I'll catch and save them in a jar


My feet a mass o
f blisters
Collecting frost on whiskers
As I taste the moring dew
I think my mind is clear
er now
I want you to b
e nearer now
I'm ready t c
ome back to you
Cause there's no use in feeling
All the things I'm feeling
There's no one here to feel with me.


離開羅斯托
夫市郊不久經過公路邊一排賣雜物的簡陋房子,看到地上竟然陳列著幾頂偌大的帳篷,喜出望外的馬上買下。這帳篷算不算太好,體積和重量非常大,非常笨重(5公斤)。但使用起來相當方便,既不用打營釘,也沒有外帳內帳的分別,幾根支架已固定住帳篷,不用的時候就收摺成一個大圓盤的形狀,要用時,打開袋子,有彈性的支架蹦出來,就直接「自動」撐起帳篷。

現在再也
不用受制於躺臥之地一定得乾燥、少蚊蟲,或缺乏遮蔽物的不安穩了,有了這頂帳篷,我在俄羅斯南方的公路旁、河流邊,遠離文明、告別人群,每天黃昏之後,立起自己獨立的小王國,度過一個個神奇的夜晚。我已走在當年夢想盼望的道路上,經過一個個無人識得我的地方,來到河邊,搭起一座帳篷,在點點露水與星星中入眠。

 黃昏前,來到無人河畔。

 方大片空曠的休耕田野,廣渺的沉寂中,我想起塔可夫斯基的電影畫面。

 Camping next to water

 天窗外射進的月光

夜幕升起樹葉與蘆葦在風中飄動水花被不知名的魚泛起,一股涼意使我得穿上長袖,就著手電筒的燈光寫著今天的日記。坐在帳篷裡,蓋滿樹枝與落葉的地面微微凸起,土地傳來柔軟與凹凸交替的韻律,忽而一絲銀亮的月光從天窗灑下,就快中秋了吧。

我想起另一首經過許多年,還縈繞在腦海的樂音:
Brain Eno《Another Green World裡的In Dark Trees。眼前的道路就像人生,我穿越重重密林,在河畔得到歇息。

 紮營在另一個不知名湖邊

 湖水映照著夕陽,讓人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

 早晨

 在牧牛聲中醒來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aul
  • 拜讀您的大作,深感敬佩.
    此趟旅程 身心一定經過非常多逆境的洗鍊,羨慕您能有機會去體驗不同的人生,敬佩您有不凡的毅力克服那種種的困難.期待您的新帖.
  • 太客氣了啦,沒有甚麼太大的目的,純粹只是對世界的好奇,請繼續指教!

    tzewu 於 2008/09/09 17:17 回覆

  • chanteuse
  • 喜歡這篇的感覺
    音樂、風景
    還有那種好像孤寂,可是卻被大自然圍繞的感覺
  • 俄羅斯南方廣大空寂的河流與田野,直到現在仍深深印在身體的記憶裡...

    tzewu 於 2008/09/10 00:33 回覆

  • clancyr
  • 感覺在廣大原野的環境中心境慢慢得到調節並適應起來了...一切變得自然和欣然...與你踏入哈薩克時的文字散發的感覺已大大不同。有一陣淡淡的生活氣息,哈哈。
  • clancyr
  • 腦海裡總是對這篇的印象特別深,像是生活於一個無人世界中似的。

    靜得天地間彷彿除了自己便再沒有其他人了。

    很喜歡這篇的名字,不過我總是記成了「一條河,兩首歌」..哈..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