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的家

我想,就算再怎麼渴望漂泊,人對家的依賴是永恆不變的。

上路到現在,雖然孤獨,我卻不太會思念家人朋友,但當鑽到帳篷裡,拉起拉鍊,打開手電筒,鋪上睡墊睡袋,躺臥在這立起的四方空間時,居然獲得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縱使看似什麼都不怕的一直向前,我的直覺反應仍告訴我,我仍牽掛著這種感覺。

和之前克難的瑟縮在廢棄加油站或公路餐廳後頭絕然不同,幾片薄薄的的布和細瘦的桿子立起來,讓我得以暫時和外在隔開來,即便處在空無一人的荒野,帳篷仍給予我某種安定,像是一個小小的、移動的家。我踏上未知的路途,為了逃開一成不變的穩固生活與家的庇蔭,而現在,到了夜闌人靜的時候,心底最深處反而似乎渴望某種穩固與安全。


如果沒有帳篷,我應該還是會找處乾燥的地面,照樣裹著睡袋就這樣躺吧!而對家的渴望,就只是當作沒看見一樣,繼續壓在心底最深處,而當躺臥在帳棚裡面時,那個被我忽略、遺忘,並以為不需要的東西,才從最直接的反應中顯露出來,無處躲藏。


我也驚訝的發現,一直以來不擅長也不願意人際互動,但一路上與每個陌生面孔點點滴滴的互動中,在交換的隻字片語、手勢、微笑、誤解中,我的內心是渴望與人發生關聯的。哪怕只有短暫的片刻,我仍想盡量的觀看、了解他人生活的樣貌,並發現,以往的孤僻少年,現在簡直像個溝通大師,對於陌生的邀約、尷尬的處境、強行的勒索,全然無懼,既可與人把酒言歡,也能化險境於無形。


我以為我想要離家,其實每晚我都渴望重溫家的安穩;我以為我孤僻不願與人交際,其實我樂於遇見人、並期望彼此了解。除去所有長物,當憑著直覺前進、過活,這些感受真實、直接的浮現出來。



收起帳篷、打包好行李、捆上車 ,再見了,伴我一夜的河流與土地。

踩踏過大片原野,又經過一個城市:克拉斯諾爾達,這應該是我在俄羅斯過而不停的最後一個大城了。馬不停蹄的穿梭在車陣與兩旁的樓宇中,找到離城的道路,我毫不考慮的迅速遠離城市。自從幸運的在路邊買到帳篷以來,每晚在無人的鄉間找到一塊地方搭營,已成為一天當中最期待的事:我的「魔術時光」。現在,我終於找到第二個家。


過了羅斯托夫以後,一路上小河、湖泊、綠樹、田野交錯,大地不再像之前一樣巨大單調得令人畏懼,可以輕易找到有水有樹的地方紮營。時序入秋,隨著西斜的陽光,空氣開始變得清澈乾爽,注視著最後的餘光落入天邊,河上的倒影、落葉、涼爽的溫度,在在都使我覺得不可思議,被這一切美麗景色環繞,我的心情極為平靜,像是獨自隱居在一處不為人知的桃花源。


出了克拉斯諾爾達,一直以來的平緩地貌開始改變,四周抬頭看去不再是只有天空與雲朵,地平線也不再是沒有盡頭,起伏的暗沉色塊正橫亙在遠方,越向前騎,彎曲的道路也慢慢把我帶向漸次隆起的地勢。離開了平原地帶,我開始要跨入夾在黑海與北高加索山脈之間的狹窄海岸,公路夾在山脈與谷地之間,已沒有那麼廣大的腹地讓我尋覓理想的露營地了。

克拉斯諾爾達郊區,戰機與教堂並置。

接近黃昏,在一處小村外,四處問過餐廳、車輛回收廠、公園裡帶小孩出來散步的媽媽,都說此地不宜露營,其實想也知道,我這不知哪兒冒出來的流浪漢,在人們居住的地方附近搭帳篷,既礙眼也不尊重當地人,對我而言也很不安全,難保不會倒楣碰上一兩個惹事之徒找碴。可是時間已不允許我再慢慢往前方找隱蔽的空地了,最後問到一間工廠,警衛熱心的騎著機車引領我到這邊唯一的一家旅館。


偌大的房間有好多張床,並且還少見的附有冷氣,這大概是上路以來第一次睡過有冷氣的房間,不用擔心俄羅斯房間都會有的悶熱、不通風問題。乍聽房價好像有些貴,但露營了好些天,其實也還好,尤其跟大城市裡的價格比起來,今晚就睡這吧!

安頓好、盥洗完,吃著幾乎是每天的標準晚餐:魚罐頭配麵包,想下樓問他們有沒有熱水讓我泡茶,露營在外的時候沒有熱水可用,當然要趁有機會的時候喝喝我那帶了一堆的茶包

強烈的舞曲節奏從樓下附設的餐廳兼酒吧門外傳來,打開門,幽暗的吧檯前兩名虎背熊腰的年輕男人正在喝酒,略帶醉意的眼神冷冷望向我,雖然有一絲不安,但為了紅茶,我還是鎮定的走過他們前面,跟裡面的吧檯小姐要熱水。吧檯小姐表示熱水要等等,我有點為難的杵在兩名看起來不太友善的壯漢間。

吧檯小姐跟他們說了一下話,大概是在形容我騎著腳踏車旅行,以及車子上大包小包的模樣。兩人眼睛睜得斗大,表情馬上由冷淡轉為驚訝,其中一人馬上讓出座位,並叫了一瓶啤酒請我喝,兩人看來都已喝了不少,醉言醉語的想與我聊天。

在我提出照相的要求後,他們更嗨了,頻頻攬著吧檯小姐入鏡。不久另一桌的酒客聽到我的來頭,更開始引發騷動,紛紛掏出照相功能手機,像是看見一隻珍奇異獸,對著我猛拍。然後眾人開玩笑的說要我「試試俄羅斯女孩」有多棒,叫我站在酒吧的女孩中間,Russian girlRussian girl,他們一邊興奮的喊著,一邊大拇指朝上比著第一名的手勢。


一聽說我的來歷,第一眼的冷漠馬上消融。
 
像是看到珍奇異獸或大明星,眾人拿出手機不停的拍我。

Russian girls!

又一次見識到典型的外冷內熱俄羅斯作風,或許是因為一路所經過的地帶外來的旅行者絕無僅有,遇見的人們對於我總保有一份單純的好奇,加上騎著腳踏車,更是不可思議,因此就迅速的對我另眼相看,報以如此的熱情吧!

雖然氣氛如此友善熱烈,我卻不敢待太久,隱隱的擔心會有什麼酒後失控的情形發生,拿著燒好的熱水,還是及早告辭上樓休息了。離開充滿酒精及煙味瀰漫的酒吧,經過幾天一人獨自度過的恬靜夜晚,今晚被一群年輕俄羅斯人簇擁著,或許是酒精的催化,或許是被眾人的興奮感染,躺在床上時,心臟仍然噗噗的跳個不停……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nette
  • 浸泡與洗禮

    身為一個旅遊書的編輯再來寫親身的旅遊散文必定精彩萬分呢 句子挺美有散文的優雅喔
  • 總之希望在美麗的詞藻外還有點真實的東西囉

    tzewu 於 2008/09/15 19:14 回覆

  • clancyr
  • 他們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這樣一個從東方踏著土地以來的人,哈哈。

    好像要離開無邊的原野了..多少有點捨不得吧。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