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隻握著槍柄的巨手,充滿舊共產時期的陽剛美學,旁邊是二戰時被德軍炸爛的貨車殘骸,紀念俄軍當年在新羅西斯克慘烈的抵抗與犧牲。

日期
2007/8/31-9/1

路線
:克拉斯諾爾達郊區—新羅西斯克
距離
:約140公里


彎曲的上坡路兩旁,一株株整齊有致的樹葉隨風搖曳,我對植物沒有研究,但憑著粗淺的印象及觀察,猜測這一路上遍植的,是俄羅斯的國樹:樺樹。樺樹的樹幹細瘦挺拔,一道道錯落的分枝全部向上伸展,飄動的葉子在陽光下像是流動的水波,時而金黃,時而銀白,帶著一股輕盈而高潔的個性。


隨著道路的蜿蜒
樺樹底下落葉泛黃了一地,真的要秋天了。不知不覺,兩個月過去熬過最炎熱的季節,撐過惶惑不安的適應期,現在即將告別廣闊的陸地,沿著山,走向海。從新疆橫過哈薩克的天山山脈只在遙遠的地上驚鴻一瞥,現在才要翻過真正的山,雖然它只是高加索山脈最外圍的許多小小山丘:北高加索之一。


遠處烏雲密布,一陣陣強風撲面而致,像是要下雨的徵兆,但我仍然沒有考慮太多,一心想盡快翻過這座山頭,抵達黑海沿岸,埋著頭繼續往前騎。山路雖然彎曲起伏的頻率甚大,但是跟平原上沒完沒了的緩坡或平路相比,乾脆多了。一陣急促的上坡之後,總會有同等的下坡在前方,而過彎的弧線又每每能產生加速度,一來一回中,山間的景色在周遭變換,前進的節奏相當明快。沒有太多心思留意身旁的風景,我為著即將聞到海的味道而興奮不已。

向路旁的樺樹致意,以及向假警察...挑釁。


在即將經歷每一個不同國界、地貌的改變之前,我都不可遏抑的張大所有感官,期待、想像這些曾經只能在地圖上看見的名字、線條、色塊,最後在親歷的那一瞬間得到一股強烈的激動,「嗯,我靠著自己的力量來到這個地方了。」或許那只是單純的自我膨脹,但醞釀已久的心緒還是自然而然的隨著我前進的腳步油然而生。


正當我揮汗轉過
不知第幾重陡斜的彎道時一條直直向上幾乎呈45度角起伏伸展的路橫在眼前又長又陡的讓我得抬頭向上仰望上頭應該就是這條山路的制高點再過去就會開始一路下山直抵黑海邊顧不得停下來喘口氣將變速調到最輕檔,傾斜的程度讓我幾乎難以換氣,接近頂端時已經快踏不下踏板了,我只好把屁股離開座墊,整個身子懸空,用盡全身的力氣撐過。


終於,眼前的道路一片開闊,層疊山巒已不再阻擋住視線,順著一路下坡盡情俯衝,山景在周身迴旋,一戶戶房舍越來越頻繁的出現,我已抵達新羅西斯克,一個集貨運、石油、工業及軍事多重功能的重要港口城市。一年四季不會冰封、背倚陡峭山壁,以及天然峽灣的地勢,新羅西斯克是個渾然天成的良港,是俄羅斯在黑海地區最重要的海港,各國船隻、貨物以及石油管線都在此匯集。從2007年開始,著名的黑海艦隊也將在這裡建造全新的基地。


在這個十足工業化的城市,我沒奢望真的走到海邊,還是先趕緊先找住的地方比較實際。問過一名腳踏車停在一旁,正坐在公園休息的大哥(他的腳踏車「from Taiwan,非常棒,從來沒有問題!」他豎起大拇指
對我說),似乎旅館還很遠,他拿著樹枝在泥土地上想畫出地圖,無奈畫了幾個十字與拐角後,連他也辨認不出哪裡是哪裡了!

這位大哥對台灣生產的腳踏車讚不絕口


再走回街上,我開始尋思在城裡紮營的可能。這裡雖然已經是市區,但長著整片綠樹及植物,看起來並沒有刻意規劃,任其滋長。裡頭有餐廳及看起來像是私人公司的房舍,我禮貌性的進去詢問,負責的人正在忙,沒有心思理我。我踱步到外頭幾間空蕩屋子旁,鄰近的樹木高大而隱蔽,被茂密枝幹及交錯樹葉遮蔽的幽暗泥地間,有塊地方應該容得下我的帳篷。靈機一動,我大膽的將車子抬進去,悄悄卸下行李、攤開帳篷,藉著樹林的掩護,第一次冒險在城市露營。


在進帳棚之前,吃東西、上廁所、用水袋洗澡刷牙……做所有動作時身子都壓得低低的,就怕自己的動靜被發現,幸好經過這片偏僻樹林的人不多,只在深夜時分幾輛車駛過,不過掃過的燈光也都使我窮緊張了一會。半睡半醒間,又聽見鄰近有男人醉酒大吼大叫,接著摔玻璃、女人也加入勸阻或爭執的聲音,從此下半夜
到早上,一直都睡得很不安穩。

睡在城市裡,那種隨時都會被發現的不安如影隨形,天一亮,不敢多待的收拾好東西就早早離開上路。可能因為昨晚睡覺的地方周遭植物太繁密,潮濕不通風,起床後一股濃濃的潮氣積在體內久久不散,有種快要生病的感覺,這就是所謂的「瘴癘之氣」嗎?晚上在外頭就已驚覺此處蚊子多的誇張,過了一個山頭,我已經直接感受到黑海邊截然不同於乾燥大陸的潮濕型氣候。

非常工業化的市區景觀,以及另一座被德軍攻擊的戰爭遺跡。


新羅西斯克周遭的山丘上建滿一座座水泥廠
,山的表面因為開採石灰岩,已經沒有任何植被,全部光禿禿一塊塊裸裎著露出灰白的山岩。林立的工廠、交錯的鐵路、港邊巨大的貨櫃堆疊,以及二次大戰留下的彈痕累累紀念遺跡,使這個海港城市充滿鐵灰色的剛硬基調,沒有太多綺麗風光讓我想要停留,我順著上升的公路開始爬坡。

前面是一連串從險峻峭壁中開鑿出來,如鵝腸般狹小蜿蜒的海岸公路,海在身邊凝止不動的閃爍、山壁上濃密的綠色熱帶植物、過彎時路面微微傾斜的角度……一切的一切如此熟悉,彷彿在哪裡看過,而非之前在廣漠草原上陌生的異樣感。喘著氣,克服連續不斷的窄小陡坡,這裡是哪裡?歷經那麼多陌生的土地,現在的周遭景觀突然呼喚出我身體裡面的記憶,十年過去,我像是回到第一次騎上蘇花公路的環島之旅。


路旁的早午餐:可存放多時的黑麥麵包、沙拉、(仍然是)魚罐頭、永遠喝不膩的水蜜桃優酪乳(這次一公升直接給它嗑完)。


遇到從克拉斯諾爾達來此騎自行車的俄羅斯年輕人,非常大方又友善。

 
看見黑海


 
一個個戰爭英雄,就像台灣的大型土地公或觀世音塑像在鄉鎮道路旁矗立著。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aulliao
  • 從西安一路跟你到黑海,透過你鉅細靡遺的圖文描述有時讓我有身歷其境的感覺,有時也會有情緒上的悸動,你真是令我覺得不凡.
  • 人的記憶有限,為了怕這些走過的路程白白溜走,於是逼自己寫下,困難程度不下於真正上路,希望有捕捉到十分之一就足堪慶幸了...附帶一提,我在途中碰過幾次騎重型機車穿越歐亞大陸的旅行者,都是與我相反方向的西方人,雖然是和騎自行車截然不同的感覺,但也一定極過癮!

    tzewu 於 2008/09/13 15:54 回覆

  • clancyr
  • 從另一邊的海來到這一個角落的海,一步一步的接近終點。大概每一個島國之人都會對海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像是已經走過了一個世界了!

    附帶一問,騎重型機車旅行的西方人有問過他們怎樣處理車牌的問題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