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間闖入黑海邊的一處海灘為眼前的人海傻眼

日期:2007/9/1-9/2
路線:新羅西斯克—Dzhubga露營區
距離:約100公里


海岸山脈柔和起伏的線條,上面是一片青綠的植被,溫暖潮濕的風在耳盼吹送,告別荒涼乾燥、無邊無際的陸地,在這裡,恍若一瞬間回到南方的島嶼,我的家鄉:台灣。


體內的瘴癘之氣不知不覺隨著滴落的汗水一同消散,我用力的觀看、呼吸著這片陌生又熟悉的景觀,離開它的這段日子,彷彿一世紀那麼久,但十年前的回憶,又只像是昨天的事。


19
歲夏天,剛被第一個大學退學,面對家人的責備、自我的質疑,我不知下一步何去何從,人生似乎走到盡頭,只能消沉的逃避度日,疏離的生活在自己狹小的空間裡,彷彿在等待奇蹟降臨。在高中同學的邀約下,借了一台生鏽的腳踏車,我們沿著蘇花公路,一路騎在花東的海岸、縱谷間,每日心急的翻山越嶺,無暇領略沿途美麗的風光,深怕自己稚嫩的體力與膽量撐不到下一個地方。那時的我,絕對想不到,有一天居然用同樣的方式,邁向這長遠的旅程。

離最後的目的地索契:267公里


繁茂的綠意
溫暖潮濕的氣候讓我想起台灣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當年倉卒的環島之行(其實只是「半島」,從東部騎到台南後,就因醜陋的工業化景觀與混亂的交通而無心繼續騎),讓我明白可以做點什麼,儘管外在條件被剝奪、有多麼不如意,還是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證明某些東西,讓自己知道,有些珍貴的價值,不管如何都不會被磨滅。


踏出去以後,世界就像一個禮物,對我敞開它們多采多姿的面容。我所獲得的善意、我所能承受的考驗、我所看見的美麗,遠超過我的期待與想像。離開這裡,去到遠方,我似乎永遠都在追尋,自我、世界……以及許許多多無法言說的種種。


黑海沿岸沒有一條路是平緩的,海有時在高聳的山壁底下,有時穿進起伏的高加索山系裡,完全沒有海的影子。我走入熟悉的山嶺,像是出發前幾個月,在台北郊區山間,內湖、汐止一代的山區裡練車,熟悉的綠意、溫度、氣味,隨著傍晚的接近,我有一種錯覺,以為即將就要下山,回到到處是
7-11的市區,買瓶飲料,回家吃晚飯。想到這裡,馬上湧上一股悵然的失落,即便這裡有多像亞熱帶的台灣,我是離家越來越遠了。


這裡也讓我想起墾丁,從新羅西斯克一往海岸騎開始,就能感受到濃濃的南方度假氣息,歡呼駛過的一輛輛汽車上是打赤膊、穿泳衣的年輕人,或者一家大小,趁夏天還未結束之前,來到這個俄羅斯南方最溫暖的海岸邊度假。或許是心情特別輕鬆的緣故,人們常熱情的招呼我停下,不可思議的大大「讚賞」一番,再熱情的合影留念。


剛上路就被攔下
似乎連合影都很悠閒


度假小鎮外騎機車的一幫人
心情也非常之嗨,送我一個打火機當禮物


山區放牧的小朋友
黑眼睛黑皮膚顯然不是俄羅斯族而是高加索山區眾多少數民族之一   


重重山嶺間的低漥岸邊與海灘旁,是一座座聚集人潮的度假區,
無意間闖入一處海灘眼前的人山人海的景象馬上令我傻眼,海上與岸邊萬頭鑽洞,幾乎沒有任何空隙。這些度假區的前身,在共產的前蘇聯時期大多是國家興建的「療養所」,一列列的從蘇聯各地運來表現良好的工人或病患,在制式化的院區裡休養、曬太陽、泡溫泉,一段時間後,再由火車載回各自居住、工作的地方,換來另外一批受國家「賞賜」而來的人。很難想像,在那樣的時空環境,連度假都是集體化的。偶爾經過一個由鐵欄杆圈圍,內部建有大型水泥建築的區域,都使我好奇的想,這是否就是共產時代神秘的「療養所」?

發現自己並不可能下山回家以後,最要緊的,當然就是尋覓晚上住的問題。當我逃離那座擁擠海灘,繼續往前騎,正觀察週遭是否有合適的露營地點時,看到路邊一塊牌子,裡頭有大片樹林與空地,以為是什麼工廠的空地或停車場,我走進一看,發現幾個樹蔭下有立著帳棚。這時一名年輕的男人走來,一問之下,才知道這裡是一座收費的露營區,真是天助我也!終於不必再為了找一處隱密之處而煞費苦心,一晚約台幣一百塊的費用,就可以正大光明在此露營。

打著赤膊的的矮壯男子是此地的管理員,十分熱情的從旁指引我要選那個地點紮營,卸下行李準備攤開帳棚時也一直在旁觀看,搞得我有些不自在。「DavaiDavai!」,這是我最常說的俄語單字,因為常聽到而自行領悟它的意思,大概若想說「好、沒問題、okcome on」等口語,我都用會這個字。他露出微笑說,「Kolossal!」這個字我也聽得懂,還記得是哈薩克工人們教我的,路上也聽過許多遍人們對我說:「好厲害!」

把晚上睡覺的東西打理好,我拿著盥洗用具,管理員說底下有水可以洗澡,還有,哪裡可以看到Mope:海,我問,他伸手一直朝下。大樹下有座水塔,洗澡的地方就在那,露天的。水管湧流出的水讓我愛洗多久就洗多久,不必再用兩公升水袋裡勉強滴流的細微水柱,極端克難的洗那戰鬥澡。傍晚的溫度迅速下降,海風從四面八方吹來,濕濕的身體更是冰得徹底,啊!雖然頻頻發抖,我還是打心底發出讚嘆,好久沒有這樣全身洗得痛快了!

最常見的洗澡方式兩公升水袋掛樹上站在滴流的細微水柱下洗戰鬥澡旁邊再準備兩三罐水備用

洗完冷水澡後,從體內升起一股暖意,在徐徐的微風中,我趕忙往山坡下走,看能否在天黑之前到海邊看一眼。不多久,走出樹林,來到一處山壁上,眼前的寬廣視野令我驚嘆不已:海岸弧線像一隻蜿蜒的臂膀,圍繞著平靜的海水,遠方的夕陽在暮靄包裹下,像一顆溫潤的珍珠——而非草原上燃燒的火球——金橘色的光芒映射在暗沉的黑海上,這是我看過最溫柔的風景,這是我所熟悉的南國夕陽,為了這個夕陽,我決定明天留下,再一次看見它。


黑海的夕陽
南國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anteuse
  • 不管那顆想飛的心把自己帶到了多遠的地方,看到任何與家鄉相似的事物,還是沒辦法逃過那鄉愁啊 (也說我自己)
  • 對於長久定居異鄉的妳而言,恐怕會有一番更深層的觸動吧!

    tzewu 於 2008/09/19 02:34 回覆

  • clancyr
  • 友善的人們,熟悉的地理環境,旅程在一片愉快的氣氛中繼續進行呢! 在外地,看到跟家裡環境相似的事物都特別感到新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