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泡在黑海

躺在帳篷裡正
準備入眠,外頭的管理員卻開始拿起手機打給朋友聊天,從他激動的語氣中,我聽出「台灣」、「腳踏車」兩個字。打完一通後,又繼續撥給其他人,似乎在興奮的通報說,他工作的地方來了一個騎腳踏旅行的怪咖,在我睡著之前,仍聽到他不停打電話的聲音,彷彿非得將這個了不得的消息通報他連絡人名單上的所有人不可。

隔天睜開眼後
一想到今天不用趕路,心情頓時輕鬆不少,帶著難得的度假情緒,我慢慢的晃到一旁加油站要熱水泡茶,吃著剩下的黑麥麵包以及魚罐頭存糧(這次是一尾尾油漬小魚)。接著就走向黑海畔,昨天站在崖上遠觀,今天有一整天的時間,實現我在路途中朝思暮想的願望:趁著夏天結束之前,泡在海水裡。

山壁與海灘上都是一片片又斜又長的灰白色礫石,石塊堅硬而扎腳。小心翼翼走下山壁,這一片海灘沒有像之前那麼觀光化,擠滿了嚇人的人潮,幾處小小的灣岸上,只有少數避開人潮找到這處僻靜之地的俄國家庭,可以看到爸爸在教小女孩游泳、太太在陽光下看書、幾名婦女忘情的在一處泥漿旁,邊笑鬧邊全身敷滿泥漿、男子坐在漂流木上仔細檢視剛拾起的小石子……我迅速脫去上衣,緩緩的走進黑海,海水比想像的還要溫暖,將身子浮在海裡游著泳,可以感覺陽光曬在背上,九月了,這裡還如盛夏般燦爛。 

海邊悠閒的俄國家庭

看書的婦人,先生為剛敷完泥漿的太太錄影留念。

挑揀小石子

走進黑海

從岸邊看,近處的海水呈現暗沉色澤,望向遠方才看見幾許晃動的湛藍,古代希臘人就已經察覺這一點,因此便取名「黑海」。但一潛進海裡,卻發現海水極為乾淨透徹,流動的海水像是一層層濕潤的保護膜,脫離乾燥的陸地、暫時不去焦慮的想明天會在哪裡、忘卻所有的孤寂與不安,我盡情的讓自己被海包裹,感到極大的滿足與喜悅。


來回的游了幾趟,回到礫石海灘上坐下,溫暖的太陽下,海風混合著海水的鹹味,吹拂著潮濕的身體,整個人感到從來沒有過的放鬆,就這樣懶洋洋的曬著太陽,直到將近正午,太陽直射下來的角度過於強烈刺眼,才爬上山壁回到露營區。

平常露營時
,幾乎沒有什麼多餘的心力(及照明電力)看書,回到帳篷內,拿出在中國買的《我的名字叫紅》,不久就要渡海到土耳其了,我想開始揣摩這個國度的氣味。迷失在帕慕克曲折的故事與華麗意象裡,並看不見我想知道的土耳其,但也無妨,不用繃緊神經的趕路,今天不就是我的一日「假期」嗎?一切隨意。

看到一個段落
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直到聽到外頭管理員的聲音才轉醒,探頭出來,他正在和別的旅客大肆宣揚我的來歷,結果當然又是引起一陣驚嘆,我又像是個大明星般,被提出合照的要求,父母催促著女兒和她的朋友分別站在我的兩側,穿著泳裝的年輕俄國美眉攬起我的手臂,我則像木頭人一樣,僵硬的站著傻笑……

僵硬的傻笑著... 再低調都無法避免眾人的注目。


在太陽下山之前,又去了一趟海邊。海像是聆聽告解的神父或心理治療師,從年少的時候起,「去海邊」就像是某種儀式,喪志、失意、煩悶、失戀、想抓住轉瞬即逝的青春與夏日……在一望無際的大海前,在迤邐的沙灘上漫步,解答不知不覺浮現:海天一色的純粹、海底下看不見的神祕,使我可以投射無限想像與希望,海水洗去重負,使我可以迎接一個新的開始。

現在當我獨自泡在黑海裡頭,我知道我的旅程也走向一個全新的開始。坐船至土耳其後,同樣是沿著黑海岸一路向西行,緊接著進入歐洲,則沿著地中海諸國,走到最後的目的地,大西洋岸的歐亞大陸盡頭。黑海、地中海、大西洋,乾旱不毛的內陸已遠,現在我要開始串連起海洋。在前面的內陸地帶,心中的多重顧慮使我常裹足不前,多次用其他交通工具快速掠過陸地前進;看見海洋的時候,正好身心臻至成熟,大海更進一步開啟我的勇氣與心胸,我終於可以完完全全靠著自己的力量前進。

我挑起幾顆溫潤黑漆的小石子
放進包包裡,這片溫暖的海水,我將永誌不忘。夕陽落下依依不捨的看著幾抹浮現的彩霞。兩個月我已經撐過,繼續奮力邁向前方的道路,去海邊,真是最好的賞賜。

傍晚時,管理員邀我一起喝啤酒,Davia!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休息一天,才能帶著更好的心情上路吧。特別是在這種長期旅行,時間的概念大概會變得含糊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