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路不久,便被村民攔下,熱情招呼吃喝。
時間2007/9/9
路線特拉布宗Görele
距離70公里


看著新買來的土耳其地圖
密密麻麻的海岸線上全是突起的陡峭山脈才剛騎過俄國的黑海岸,眼前這一路崎嶇綿延有一千多公里,直到歐亞交界的偉大城市伊斯坦堡,更令我無法小覷。俄國近三百公里的海岸線就已讓我吃力不已而現在這條光看就腿軟的路線,我不得不懷疑,能否在簽證時限的一個月內,順利騎完進到希臘?


多想無益
,早點上路是唯一的辦法。雖然整個城市的氛圍令人著迷隔天起床後,我就馬上整裝,離開特拉布宗,馬不停蹄的向西前行。知道前方路況絕對會劇烈的起伏難行,為了減輕行李重量,那在俄羅斯給予我無限幫助,讓我不至於完全聾啞的中俄對照辭典、完整公路地圖,以及還沒花完,為數甚多的俄羅斯盧布硬幣,都不得不心一橫,在出發前通通捨棄在旅館裡了。


     帶不走的,只能留下,雖然它們曾經多麼重要,由左至右依序是:哈薩克和俄羅斯公路地圖、中俄對照旅行辭典、俄漢/漢俄辭典。

公路地圖內頁:俄羅斯黑海沿岸。


昨天雖然享用了久違的大餐,代價卻也不輕,結帳時,價格簡直令我瞠目結舌,直逼住一晚旅館的費用,大概是在台北吃一頓稍稍豐盛西餐的價格吧。但這卻只是當地人愛來的普通餐廳,就跟我們的自助餐沒兩樣,並非什麼高級名店或騙觀光客錢的黑店。看著來來去去、衣著普通的土耳其人,我不禁疑惑,難道土耳其人都那麼有錢?隨便吃點飯就是台北兩到三倍的消費水平。


加上旅館錢及其他有的沒的花費,昨天才剛領完,以為至少可以撐一個禮拜的新里拉,一天過後馬上所剩無幾,出發前,不得不再去提領出更多現金。上路以來其實完全沒記過帳,就如同路上的生存之道,該花多少,該怎麼花,一切均仰賴「直覺」。或許因為之前多是露營及吃罐頭,花費不多,並不覺得需要控制預算,但這短短一天幾乎花光剛領完的錢,卻使我不得警覺到,這不是開玩笑的,我不多的存款還要撐三個多月啊,而且是物價愈益攀升的歐洲。昨天就當作是小小的慶祝,接下來能省則省了,才剛買了個快台幣一萬塊的帳篷,能不住旅館就不住旅館吧!


天空壟罩著層層濃厚雲層
,灰撲撲的色調蔓延天際遠方的山脈和近旁的海水也都染上一層陰鬱黑海更黑了山則鐵青著臉,一副穿不透的深沉這似乎不是什麼好預兆在土耳其上路的第一天


有夠差的天候


特拉布宗是黑海邊少數的幾個大城
,離開它廣大的郊區之後,道路便縮減到只剩狹窄的兩線道,左側是深沉的山壁,右側是黑色的海。不時颳起的海風,翻捲出陣陣白色浪濤,一會兒風中開始夾帶起小雨,麻煩了,看來整天都會是這麼壞的天候。


雖然四周是陰沉的灰色風景,土耳其人陽光般的熱情卻向我一波波湧來,只要騎經的路旁有人看見我,就會動作誇張的揮手打招呼,想叫我停下,可惜
才上路沒多久,得先趕些路才行,我只能揮揮手致意。他們堆滿笑意的臉龐與熱情的呼喊,開始讓我真正明白,朋友的話果然所言不虛。


經過一棟公路旁的房舍
,外頭圍了人數頗眾的村民,正在喝茶聊天,有人瞥見我的身影,立即誇張的招手要我停下,略過這麼多人的好意,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也甚是可惜,這一次我終於停下。


熱茶不斷的從裡面端出,桌上是葡萄、起士、橄欖、麵包。


今天是星期天
,十幾個村民圍著一張小桌悠閒的喝茶看報聊天眾人讓出一個最中間的位子給我,「çay?」其中一人伸手湊近嘴旁,問我要不要喝茶,這時已經有人從房子裡端著擺滿數杯紅茶的托盤出來了。拿著小巧玲瓏、鬱金香形狀的透明玻璃杯,丟入兩塊方糖,用小湯匙叮叮咚咚的攪拌,我學著他們熟練的進行這一連串喝茶程序,喝下又濃又甜的熱茶,一路所受的風涼馬上一掃而空,心頭升起一股暖意。想起第一次喝到土耳其紅茶,是與卡車司機一同被困在草原上,那前一晚的驚魂也還歷歷在目,而現在,竟已真正踏上海另一方的土耳其。


待眾人喝罷
裡面又繼續煮喝完一杯還有一杯同時又不知從哪來了一大串葡萄起士橄欖、麵包,擺放在小桌上,村民們催促我盡量吃,午餐就奇妙的在此解決了。十幾個村民全是男人,有老有少,一個個村民臉上掛滿友善的笑容,間或幾句言談,雖然完全聽不懂,但豐盛的情意是確確實實領受到了。臨走前,他們又拿來更多的食物塞給我帶在身上,再用同樣熱切的態度,揮手送我上路。


為村民們的熱情深深感動
我不自覺的一面騎一面臉上掛滿笑容繼續上路過沒五分鐘,遠遠又看見前方一個人影, 在路旁向我招手,「你要吃冰淇淋嗎?」我停下來,這個帶著眼鏡的中年人充滿元氣的用英語大聲喊著。好啊,我跟著他走下低於路面的屋子前,「來、來,先坐一下」,不久,他從屋子裡拿出好幾球冰淇淋,像座小山似的堆在蛋捲餅乾上。「好吃嗎?」我一面吃著,他一面拿著英文字典和我聊天,一遇到不知怎麼說時,便勤奮的翻字典找要怎麼講。


退休老師與他讀大學的兒子


他是名退休的中學歷史老師,推休後就專心顧這間小雜貨店,而他念大學的兒子這時剛好在,也一起出來和我打招呼。我恭維的說他英文很好,「不、不,只是有興趣,但沒機會練習,你知道,英文對我們很難的。」我們交談時,一名包頭巾的婦女不時進出屋子,忙著在四周做家事,偶爾見到我只露出靦腆一笑,又匆匆隱身不見。這應該是他的妻子吧,從剛剛全是男人在外頭聊天聚集,到現在只有退休老師和他兒子在外頭招待我,能夠明確察覺到此地男女有別的保守觀念。


我說我得繼續趕路了,退休老師說等一下,不久就從雜貨店裡拿出一大堆餅乾,塞到我懷裡,我感激的接下,連同五分鐘前村民們給我帶走的食物,包包已經塞得滿滿都是。正跨上車時,雨不巧的越下越大,我不得不拿出從中國以來用不到兩次的雨衣,正當我在風雨中笨手笨腳的要穿上時,感覺後面出現第三隻手替我撐開袖套,讓我能方便的將手伸進去,原來歷史老師也跟我到了路邊,在後面幫我拉住這一件式的笨拙雨衣。


穿好雨衣,他又拿出一件物品交到我手上,是一頂棒球帽,上面印著仿冒的NIKE標章,他指指這天空,搖搖頭,彷彿在說,天氣真糟,把帽子戴上,小心別淋濕著涼了。我再一次道謝,「請別這麼說!」(Please don’t mention it!),他皺起眉頭,要我別為這不足掛齒的小事大驚小怪。雖然他的反應令我有點不解,但我還是心頭充滿暖意的在陰雨中奮力前進。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將發現,這真的不算什麼。對土耳其人而言,善待旅者,就猶如呼吸喝水一般自然而然,不需任何特別的動機或理由。


在退休老師的小雜貨店前。開始颳起風下起雨,居然有點冷,得第一次拿長袖出來了。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zuche
  • 土耳其物價真的很貴,我以前印象一直聽說土耳其物價便宜,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呢!
  • 你也這麼"早"還醒著啊~
    主要原因是土耳其通貨膨脹長期居高不下吧,百姓收入不高,物價卻貴得很。

    tzewu 於 2008/09/23 06:16 回覆

  • clancyr
  • 看著覺得太神奇了,竟然沒事經過都招待自己吃喝聊天,還要吃ICE CREAM!! 如果在別處,一定會見自己是旅客而想高價賣給你吧 >< ......相信已對這國度充滿信心了啊!

    P.S. 退休老師的樣子有點兇,看不出原來這般熱情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