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土耳其,就不斷與當地人有近距離互動。晚上營地旁的麵包店,只有年輕女孩Yesim會說點英文,權充翻譯。


雨天騎車很難受
,若再加上爆胎,則鐵定是最令人沮喪的慘事。


經過一道下坡路時,突然發現車子晃動的有些劇烈,連忙停下查看,果然,後輪整個沒氣了。雨不停下著,附近沒有任何房舍或遮陰處,只能先暫時停到路邊修理。首先將行李一一卸下,從一堆行李內找出久沒用的工具,再翻轉車身,拆下後輪,接著放氣、拆漏氣內胎、換上新的內胎,再重新將輪子裝上,把車身放直,一一裝回行李袋。


我狼狽的蹲在地上
不太熟練的換著內胎雙手每樣零件都沾上濕滑的雨水,使得整個過程更加不順,黏答答的汗水悶在雨衣內,更是十分惱人。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把內胎換好,右手臂急促用力的操作著打氣筒,將輪胎打好氣後重新上路。


想不到沒過五分鐘,後輪又出現異狀,停車檢查,!我忍不住冒出髒話,後輪居然又沒氣了。我不信邪的用打氣筒將氣打滿再繼續騎,實在不想馬上又停在路邊一面淋雨一面換胎了,但氣還是繼續漏,騎沒多久,不得不在雨中沮喪的推車到一旁海邊的空地,好好將輪胎拆下來仔細檢查。


大費周章的再換上一條內胎,並整個摸過一遍外胎內緣,確定沒有任何異物卡進來刺到內胎,才又將行李一一裝上車。前後的這一番折騰,使我幾乎多花了一個小時停在路邊修車,時間不停溜走,原已陰鬱的天色越來越昏暗,沒剩多少時間讓我找今晚的棲身之地了。

停在海邊空地準備換內胎


雨淅瀝的下著,罩著行李的薄薄防水套根本發揮不了什麼功效,水開始滲進行李袋裡面,而我的鞋襪與身體也濕得差不多了,雨衣內外已分不出到底是雨水還是汗水。經過公路旁的一間商店,問了問聚在這兒的土耳其人前方可有旅館可住?這一身狼狽實在讓我想好好休息,兼整理濕漉漉的衣物行李,結果答曰只有較大的Giresun才可能有旅館,但離這裡足足還有二三十公里,我騎得再快,也得花兩個小時才到得了,但以現在的天色,一個小時內天就會全黑了。

看來一定得紮營度過今晚,無奈的邊騎邊注意路旁是否有加油站或遮風避雨之處,這時,前方的海岸邊一座鋼筋水泥裸露,像是蓋到一半的建築矗立著,我停下來將車牽進去瞧瞧。除了四根梁柱牢牢撐起樓層,一堵面對馬路的牆垣,周邊沒有任何門,可以直接進入屋頂底下,雖然滿地灰塵與碎石塊,但這裡簡直是天造地設的良好營地,有寬廣的屋頂遮雨,還有一堵牆隔開馬路,增加些許的安全感。從屋子裡望向黑海,透過面海的建築線條,海被分割出一塊塊深淺不一的藍色,像是羅斯科(Mark Rothko)繪畫裡孤寂、沉靜的色塊。


公路對面房子的一樓燈火通明,看起來像是雜貨店,一排房子也都像是住家,若是居民走往海邊的屋子旁,就會輕易發現我的帳篷立在裡面,擅自在這裡露營。這裡不是無人荒野,還有可能是私人宅邸,我想有必要向對面的居民打聲招呼,徵求他們的同意才比較安心。


跨過公路,有些忐忑的進到屋子裡。屋前的玻璃窗和櫃台的桌子上擺個幾個大大圓圓的土耳其麵包,屋子中央則是一個正方形、貼著磁磚的大平台,後方則是大烤箱與爐灶,原來這是一間土耳其麵包店。有幾名婦人正把剩下的幾個麵包買走,等店裡的年輕男子忙完,我比手畫腳的說我騎自行車旅行經過此地,不知可否在對面建到一半的空屋下借睡一晚,我有自備帳篷。我一面解釋,不知從哪來的更多人都慢慢被吸引過來,眼前七八個男人可能都在這間麵包店工作,不然就是熟識的鄰居,充滿好奇的你一言我一語,但無人會一句英語,看來對我所說的似懂非懂。


一個年紀較長的大哥像有什麼大事般,突然跑出門外,其他人示意要我等一等。不久大哥帶著一名年輕的女孩進來,女孩有著金褐色的頭髮、立體的五官,大而有神的眼睛溫和的看著我,「你需要什麼幫助?」她不急不徐的說出一句英語,剛剛那位大哥找她就是要來翻譯的。

Yesim在我的筆記本上寫下幾句簡單的土耳其會話,阿姨和其他人興致昂然的看著我們的互動。


女孩名叫Yesim,今年高三,準備要考大學,努力的用學校學過的有限英文來和我溝通,雖然不甚流利,每說一句英語前總要想一下,但以高中生的程度已經滿不簡單了,我想她一定是認真用功的好學生。我複述一遍關於旅行和想在對面空屋露營的事,她說那完全沒有問題,而且麵包店樓上有個空間,原本他們想讓我在裡面睡,但是因為等會要整晚做麵包,怕吵到我而作罷。


這間麵包店是她親戚開的,現在在場的每個男人都是她的表兄弟或舅舅叔叔,他們待會就要上工了。「我非常喜歡和旅行者聊天,可以練習英文,也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幾年前有一個日本人,也是騎著腳踏車來到這裡,現在我都還和他保持通信,你也是日本人吧!」


「不,我來自台灣。」她笑著抱歉,說沒有聽過這個地方。「這很正常,我們是一個小小的島嶼……」我解釋了一下我所來自的國家,接著問她可否教我一些簡單的土耳其會話,沒問題,她開始拿起筆在紙上寫下一句英文,對應著一句土耳其文,並不厭其煩的教我怎麼念:


你好——merhaba

謝謝——teshekkür ederim

再見——güle güle(在原地的人對離開的人講)或hosh-cha-ka(要離開的人對其他人講)
……


麵包店的其他男人興致盎然的看著他們家族中的這位小女孩
認真的和我對話為我解惑,不時有人插進來想問我問題,要女孩幫忙翻譯。外面的雨雖然越下越大,麵包店裡頭卻是一派熱絡的景象。不知何時,一位包著頭巾的婦女也來到店裡,在一旁用慈祥和藹的眼神看著我們,她是Yesim的阿姨。過一陣子,婦人向女孩說幾句話,她們便起身向我道再見,「女孩子不能在外面待太晚,我得要回家了,希望明天早上上學前還能看見你。」我們互留下Email後,她和阿姨就先回家休息。


現在就只剩麵包店師傅們和我,他們開始泡茶給我喝,雖然完全無法用言語溝通,但很明顯他們要我留下來,為什麼呢?因為要開始做麵包了!眾人磨拳擦掌的開始預備,我也趕忙拿起相機,拍下他們的身影。是不是該感謝那幾次爆胎的延宕呢?因為無法順利找到旅館,不得不在路旁空屋紮營,才有機會來到這一夥熱情、善良的麵包師傅中間,並親眼看看,土耳其人日常生活必備的"Ekmek",是怎麼做出來的......


Yesim回家前,眾人合影留念。


(1) 兩人開始得意的搓麵糰給我看

接著旋轉使它出現像辮子的紋路

(2)比較年長的老大哥到後面房間操作揉麵機,架上是正在發的一個個麵團。

(4)開始往爐灶添燃料,加進去的不是木柴而是榛果殼。黑海沿岸是全世界榛果產量最多的地區,榛果殼滿地都是,因而就地取材吧!

(5)這是第一種比較小的麵包,等會要先進烤爐,表面刷一層水後,另一人用手壓出造型:外圍一圈,中間分成幾個方格。

(6)把麵包送進爐裡,只有資深的能做。這是第二種比較大的麵包,進爐前,先把剛才揉的辮子放在大麵團上。

用一柄長桿子將麵團送進爐裡,專注得像是在撞球檯上敲桿。

(7)雨勢太大,做到一半,後面擺放麵團的房間居然淹水了。眾人一陣手忙腳亂的把漏水處堵住,再將積水掃出門外。

(8)不一會兒,麵包出爐囉!表皮金黃,比人臉還大,滿室都是熱騰騰的撲鼻香~

用拋擲的接力傳到店頭玻璃窗前

(9)在做麵包的過程中,另一位大哥其實一面在一旁切肉切菜。現在答案揭曉:要來一頓大餐了!兩旁是生菜沙拉,中間的主菜是燒羊肉,配著剛做好的麵包,以及比家還像家的招待、接納、分享,我實在不知道要如何形容這樣美好的滋味。

第一天上路就不斷領受著土耳其人豐盛的情意,而這僅是第一天而已...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aulliao
  • 哇!是不是真這麼好運氣,他鄉異地還能有這麼溫暖的感覺,整個心情都好起來了.
  • 就如我不斷強調的,沿路都是土耳其人毫不保留的好客與熱情,無分男女老幼、無時無刻...

    tzewu 於 2008/09/24 17:54 回覆

  • clancyr
  • 看著心情都興奮起來了,如此熱情的情節真的除了在電影電視外很少見到! 我有理由相信那輪胎是為了你們的相遇而自我犧牲的!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