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海像一座巨大、平靜的湖。
日期2007/9/10-9/12
路線
OrduFatsaSamsun

距離
:約250公里


到了黑海另一岸,天氣真的變了,悠閒的夏日度假氛圍,幾乎瞬間轉成狂風驟雨襲來之勢。
或許是架帳篷時沒有考慮好風向,加上除了一側面對公路的牆,周遭沒有任何遮蔽的直接面海,入夜後,強勁的海風夾帶陣雨震得帳棚東搖西晃遠處的車燈不時劃破黑夜射進帳棚。同樣是露營,同樣是黑海之濱,之前在俄羅斯極為空闊寂靜,在土耳其的第一夜卻很不安寧。


在俄羅斯空寂的草原、樹林、河流中,廣大的純粹讓我幾乎以為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人,這不可思議的孤寂,既是一種恩寵,不斷滌洗我的感官,使心思澄澈清明,但不安也隨著夜晚的一絲絲風吹草動襲來,使我難以安枕。


但外在環境卻似乎與我待在帳篷裡的睡眠品質呈反比,雖然外頭風雨飄搖,被雨淋了個透,也沒澡可洗,但我躺臥在這第一天使用的新帳篷裡,想到剛才在土耳其麵包店裡的善意與分享、下午路邊村民的無比盛情,就像被一股安定的力量,緊緊的包裹住我,外頭的聲響已經完全不會帶來驚恐,好久沒這麼輕易就放鬆睡著了。

第一次使用從俄羅斯買來的帳篷


早晨醒來後,還懶懶的躺臥在帳篷裡,我總是沒法早起趕路,幾乎都要等到日上三竿了,才不得不起床收整行囊。這應該是以往在野外露營,晚上總會不安而難入睡,才一直無法有早起的習慣吧,即使這夜難得睡得平穩,還是習慣性的賴床。迷迷糊糊中,聽到一陣腳步聲慢慢走近,我趕忙穿起衣服褲子,拉開拉鍊看是否是這塊地的主人來了。探頭出去,結果是麵包店其中的一個年輕人,merhaba,他笑著跟我打招呼,示意我到對面喝茶。待我將東西收好,行李打包上車,進到店裡,只有兩三個師傅在,睡眼惺忪的與我問安,替我泡茶。桌上擺了炒蛋、香腸和麵包,居然是特別為我而留的。


吃完後,踏出門
準備再度上路Yesim正在過馬路到對面搭車上學,我們的眼神交會了一下,淺淺的微笑中,我知道,又要離開才剛剛建立起的情誼了。我像是不斷遷徙移動的候鳥,飛掠過人們的生活,繼續向西前行。即使觸及的只是淺淺的海面,那份湛藍,卻已經深深的滲進我的體內。


雨過天青,陰沉的烏雲已經遠離,今天的陽光一片透亮,遠處的雲彩像從打翻的油漆桶中噴發出一道道不羈線條與團塊,公路時而沿著海邊伸展,時而盤入一座座突出的岬角。在蜿蜒的陡峭弧度中,仍時時看得見海,在陽光之下,發現海面上泛著在俄羅斯所見不到的湛藍。


夏天已經結束,出了幾個海岸旁的小城鎮,路上幾乎只剩我一人的身影,而這像雲霄飛車一樣突起又陡降的海岸線,恐怕連開車都相當吃力。踩斷腿、忘了心臟的存在、不斷噴發的汗水……這些,我已不陌生,套一句軍中常講的話:「撐過去,就是你的。」但是現在,三不五時的爆胎開始找上我,或許是負重太久,自從第一天在風雨中上路以後,爆胎開始成了家常便飯。一次次重新卸下行李,汗流浹背的掏工具、換內胎都消磨著我的耐心,還有信心。萬一在下一個面對的下坡上爆了怎麼辦?那不是普通的下坡,角度極大、行進的方向蜿蜒曲折,就算兩手不斷按著剎車,還是擋不住的以狂飆之勢,在懸崖間、深谷邊重力加速度的下降到海平面。

「又」爆胎了,這個小孩不知何時來到我旁邊,一直不斷用童稚的聲音跟我講話,像是以他的經驗告訴我該怎麼辦。一對土耳其夫婦走過。婦人從塑膠袋裡拿出一大塊乳酪,放到地上給我。


隨著每一個揮汗喘氣的片刻,景觀也無時無刻不停變換,緩緩的吃力攀爬過另一個上坡,轉過彎來,我來到連串山脈的制高點,公路隨著坡勢向內側傾斜,忽然間,整個世界、天空、海面,以一種奇異陌生的角度出現。沿著像隨時會掉下去的峭壁公路前進,四周除了呼呼的風聲沒有一絲人煙,從我歪斜的視角中,一片氣勢磅礡的景觀映入眼簾:底下的黑海被連綿山脈環繞到天邊,波光粼粼的黑海此時從高處看來異常平靜,像一座無比巨大的湖。


黑海的確幾乎是個湖,一片封閉的水域,除了狹窄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可通向地中海,周遭全被歐亞各國的海岸包圍。黑海表層的鹽度含量很小,浮在鹽度高的底層海水上,隔絕了兩層海水的交流,使深層海水極度缺氧,
220公尺以下就是完全的無氧層,加上海底微生物釋放出有毒的硫化氫,更沒有任何生物能在海底生存,除了邊緣淺海和上層海水,黑海底層一片死寂。兩層水之間徹底翻動交流一次需要上千年。


深層海水中的
硫化氫是黑色的這也就是黑海看起來黑的原因
,可是我現在在土耳其看到的黑海,卻是一片湛藍。在這個可以一覽無遺底下海面的公路上,我突然懷疑,是否碰上那千年一次的交流?即使是我一廂情願的想像,但旅行至此,已經徹底翻動我長久以來壓抑、死寂的內心,我在翻山越海的路上開懷的笑著,一點也不感到寂寞,因著土耳其人那不求回報,對陌生人的——我不知道該不該這樣說,但在我貧乏的詞彙裡,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字眼——愛。


看到我走過,冰淇淋店裡的小弟馬上瘋狂的把我攔下,接連請我吃了兩次滿滿的冰淇淋。


這些都是些平凡的人,沒有任何動機或目的,只是單純的分享、歡迎與幫助。在一段汗如雨下的爬坡路上時,遠遠看見兩三個小孩站在路肩,快接近時,居然發現其中一人拿著一個盤子,上面裝滿一粒粒水果,伸直著手將盤子朝著我微笑,他可能剛在採水果準備帶回家,一瞥見我,就佇足在那裡等我。我停下車來,疑惑的問這是要給我的嗎?孩子點點頭,仍是那溫暖的笑容。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一路上不斷疑惑著。


有一晚在Ordu的警察局前露營(傍晚我抵達該城,東問西問之下,一個土耳其人帶我去的,他說那邊比較安全),隔天起來後警察邀我到辦公室裡聊聊,拿出他引以為傲,憑生所得的證照、英勇事蹟的簡報,還有一張張他多年來在海底潛水時拍的照片(當他發現有些照片檔案不在辦公室裡時,還馬上打電話叫他兒子從家裡送過來),熱切的與我分享他的生活、他的喜好,彷彿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但我只是他今早才見到,在此露宿一夜的陌生人而已啊!


會有這樣的際遇,原因是否來自於我是一個外國的旅行者?疑惑的同時,有另一個現象令我百思不解。


  拿出證件及簡報(關於他以前曾救起一名溺水的泳客),海事警察得意的分享著他的生活經歷,還有潛水、釣魚的嗜好。除了紅茶,還請我喝一種淺黃色,有植物泡在裡面的茶。



海邊警察局前,搭帳篷在凱末爾頭像底下,晚上那由燈泡組成的頭像會閃閃發亮。


沿著公路走,會發現不管哪裡都會揚起紅底星月的國旗、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雕塑比國民黨時代的蔣公銅像還頻繁的四處豎立、每一家小店餐廳一定會懸掛他的肖像、城鎮裡也不乏有他身影的大型看板……到處瀰漫著愛國氣氛與偉人崇拜,如果只看這些印象,會以為,我是否來到一個極權的獨裁國家?對政治領袖的如此崇拜,現在除了北韓,在世界各地已不太多見,而土耳其卻是一個民主共和國,凱末爾也已去世七十年了。為什麼?


土耳其人對我的熱情,以及土耳其人對國家、國父的熱愛,像兩道難解的謎,在人們與風景交錯的身影中,我等待獲得解答。


(莫非,在我的臉上,他們看見凱末爾轉世的跡象……)


土耳其烤肉餅

經過一處小村,被小孩瞥見到我,馬上造成暴動的失控景象。全部圍著我又叫又笑鬧,拍了一會兒照,才逐漸冷靜下來...

Fatsa:被中年男子攔下,結果他把全家一起叫來請我喝茶。

炸小魚晚餐

餐廳的老闆父子,背後懸掛著老闆年輕時的豐功偉業。

夏天結束,Fatsa無人的海邊帳棚區,只有我一人睡在此地。

Unye:在小店買瓶可樂一邊休息一邊喝,可愛的女店員一直叫我跟他們一起吃飯,可惜我已吃飽。

再度爆胎,在加油站買完飲料正準備修時,一旁修車廠的年輕人主動叫我拿到他們那兒,要幫我修。

Samsun:剛進城,沿著海濱亂走,一群玩單車滑板的青少年把我攔下,把手上的土耳其披薩(Pide)還有優格(Ayran)分給我。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aulliao
  • 如文中所提,土耳其熱情的人們樂於與您一起分享他們的快樂,不論小孩.青年與成人皆讓人深切體會到無比的溫暖.
    太棒了!土耳其的人們.
  • 是的,真的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不過我的經驗僅限黑海地區,其他較觀光化的區域我就不敢保證了~

    tzewu 於 2008/10/01 00:38 回覆

  • 悄悄話
  • Jess
  • 感覺是趟好有趣的單車土耳其之旅

    昨天才剛看過石田裕輔的「不去會死」單車行遍五大洲的書,書上說土耳其似乎治安不好,到處都有警察站崗不適合單車騎士,但看了你的文章感覺好像完全不是這樣,反而帶給人依種溫馨的感覺。真的是個很棒的旅程,文字也很優雅:)
  • 完全沒有石田裕輔那種感覺,除了雲霄飛車般的海岸公路,這裡離我所想像的天堂不太遠了...沒有一天不是笑著上路的。

    tzewu 於 2008/10/01 00:43 回覆

  • clancyr
  • 微笑的國度,一個我從未知道的土耳其! 看來單車旅行土耳其是首選哦!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