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葡萄園採葡萄,弟弟的女兒仍是調皮的扮成老婦人在一旁嘻鬧

似乎怕我閒著無聊,他說我們到處走走吧,帶我參觀了二樓正在整修的空間,所有設計、木工全由他一手包辦,想來他這半年待在家鄉的時間,大部分的心思都花在這上頭吧。下了樓,我們走到前方的葡萄園,弟弟正在葡萄園裡逗弄看家的大狼犬。小孩子們也從家裡出來,一起動手摘葡萄。

弟弟的女兒最頑皮,從頭到腳披掛著花布,一跛一跛的學著佝僂老婦人的模樣,嘴裡嘰咕著怪聲,向大人慢慢逼近。這些孩子,每一個都外向又開朗,愛笑又調皮,一點也不怕生,恣意的跑跑跳跳,捧著滿滿的葡萄,大家又回到客廳繼續坐著,等待開飯的時間。「今晚就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

原本只想停下來喝杯茶,想不到碰上一個這麼重要的日子,可以同他們一起度過。在這片土地上不到一個禮拜,卻一點也不像初次踏足的異國,不管在哪裡、不管大人小孩,那股自然流露的熱情、豐盛的分享,都全無保留的向我湧來。滿溢的感動中,我帶著百思不解的困惑。現在終於有機會,用「語言」的溝通,嘗試尋找答案。我向他提及在土耳其短短幾天所經歷——包括現在他們對我這樣——不可思議的善良與熱情。

「這是我們的傳統。古早時候,不管在多荒涼的地方都會有棟房子,掛著一盞燈或燃上火把,替出門在外的人指引方向,旅行的人看到就可以進去休息。另外一點是,古蘭經告訴我們:要善待旅人如同自己的親人。」

我想起來,在哈薩克的突厥斯坦,先是被載一程便車,後又被邀至穆罕默德與穆斯林兄弟的家,吃了一頓豐盛無比的午餐,從種族上看,他們則是廣義的突厥人(Turk),也正是虔誠的伊斯蘭教徒。而在俄羅斯大草原上,主動要載我一程的,是從土耳其而來的卡車司機。加上在土耳其這一路上親身的體驗……忽然,許多分散的點開始連成一條線。

土耳其人、突厥在英文裡,都是同一個字:Turk。前者是狹義的單一國家民族;後者則是泛指操持同一種語系的民族,包括新疆、中亞五國、土耳其、亞塞拜然,彼此的語言都相當近似,並可互通。

他們都是突厥的後裔,遊牧的突厥人早年活躍於中國北方,曾經短暫的建立起幾個朝代,後被唐朝所滅,一路西遷,散居在中亞一帶,並與鄰近的部族交雜融合。其中的一個支系,在十一世紀遷移到小亞細亞,建立起二十世紀前最強大的伊斯蘭帝國,他們就是現在的土耳其人。由於發展出最強盛的文明,土耳其人一直以突厥的直系後裔自居。

突厥、伊斯蘭,這兩個關鍵字浮現在我腦海。遊牧的血統,使他們對正在移動、旅行的人總有一份親切感;而信仰的教導,藉由古蘭經,表現出來的,是一個與刻版印象、與被西方操弄影響的主流文化完全相反的訊息:對陌生人的包容與無私分享。

從哈薩克到土耳其,我所經驗到的熱誠與善意,如此一致、和諧、獨一無二,我相信這不是偶然。這些伊斯蘭教徒,這些被中國視為蠻族的突厥後裔,像荒野中的火炬,溫暖了我從封閉島嶼帶著的,不擅與人溝通的心,指引我繼續向西前進,直到歐亞大陸交界的偉大城市:伊斯坦堡。

  吃葡萄:現在只屬與小孩與我的專利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這就是眼見為憑吧! 一天自己沒有親身經歷也不能證實。善良的人們、微笑的土地…很喜歡分散的點開始連成一條線那段。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