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boys <Fishermen's Blues>

"我希望我是漁人,顛沛在海上;

遠離乾燥的土地,與苦澀的回憶..."


收到通知已經超過一個禮拜了,每天在不同的風雨城鎮與沒完沒了的綠色中泅泳,天氣在一天之中能使你陷入絕望,下一秒,湖上的彩虹又帶你上天堂。除了四十種不同的綠,在那起伏的緩坡上,看不見別種顏色。


一直想寫點什麼,但經過一整天從早到晚不停歇的行軍,抵達旅館已經腳酸腿麻,眼皮猶如千金重壓,永遠停在打第一行字,旋即不支。


從Dublin到Kilkenny ;從Cork到Killarney;現在在Galway,西部第一大城。


一直忘了提一個80年代的團Waterboys,雖然主要成員是蘇格蘭及英格蘭人,但某時期他們移居愛爾蘭,就在Galway附近的小漁村,音樂中融合強烈的愛爾蘭民謠元素,這首YOUTUBE上的現場演出"漁夫藍調"即是代表作。


I wish I was a fisherman
tumblin' on the seas
far away from dry land
and it's bitter memories
castin' out my sweet line
with abandonment and love
no ceiling bearin' down on me
save the starry sky above
with light in my head
with you in my arms...

 

i wish i was the brakeman
on a hurtlin fevered train
crashin head long into the heartland
like a cannon in the rain
with the feelin of the sleepers
and the burnin of the coal
countin the towns flashin by
and a night that's full of soul
with light in my head
with you in my arms...

And I know I will be loosened
from the bonds that hold me fast
and the chains all around me
will fall away at last
and on that grand and fateful day
I will take thee in my hand
I will ride on a train
I will be the fisherman
With light in my head
You in my arms...

Light in my head
You in my arms...

Light in my head
You...

With light in my head
You in my arms...

部落格是什麼,對我這個科技白痴+人際低能兒來講,實在很遠。我的動機,非常單純,我的手法,非常傳統,停留在那個寫日記年代的思維。只不過,在這個網路化的年代,使用部落格這個載體,竟使我達成了一個從來也沒完成的事:好好的把一頁日記寫完。


從前年起,一面整理大學時期拍的黑白底片,掃瞄成數位檔。這些相片疏離又憂鬱,擺在那裡既無法替我生錢,也不夠酷,進不了當代藝術殿堂。現實社會找不到它們的位置,那麼就開個部落格傳上網路吧,不管多少人會看,至少把它們從不斷積灰塵,不斷腐蝕的抽屜中,丟向網路這個未知的宇宙,那幾年拍照的晃盪似乎才不會顯得如此虛耗。


結果可想而知:門可羅雀。過不久就沒再玩了,直到去年底今年初結束一場長遠的旅程,回來後,主觀客觀之下都必須交出東西來,每天晨昏顛倒,絞盡腦漿,把那幾乎難以言說,不可能複述重返的經驗與回憶化成文字,比真正的旅程還要辛苦百倍。


悶著頭寫不是辦法,於是拾起荒廢已久的部落格,它變成我的嘔吐盆和馬桶,一階段寫就後,就一股腦丟上去,解決一部分的積鬱,再慢慢艱難的排放下一段。試著試著,效果好像還不錯,原以為表達不出的東西,竟也有些樣子來。


我的文字份量對網路閱讀來講,是過於稠密了,書才是理想的形式,所以讀者雖然有一些,但仍遠遠稱不上什麼部落客。一篇篇長文放在網路上,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永遠生錯地方似的。進入決選,老實說是意料中事,不過大概也就僅止於此了吧!無論如何,這份小小肯定,鐵定要歸功於少數幾位定期收看的讀者(有到30位嗎?可見這個部落格的互動性有多麼低,我完全無從掌握讀者何在),一向被許許多多人的書,電影,音樂觸動,希望現在自己也有些反饋的能力。


回到正題(這篇終於可以不那麼有連貫性了):愛爾蘭。


橫跨歐亞大陸的遊記還沒解決,我又貪心的自討苦吃,在巴士上,在旅館的床上,我時常會突然恍神,透明的空氣,冷冽的陽光中,我想起葡萄牙的某個小鎮;簡陋粗曠的城堡教堂裡,我會把它們與義大利輝煌百倍的建築與廣場比較。


過去和現在,我迷失在腔調濃重的英語中間。


愛爾蘭很多雕像,但幾乎沒有王宮貴族,除了獨立運動的英雄人物,有的是作家,搖滾歌手,大饑荒時期第一批移民至美國的姐弟們,甚至是推車賣菜的婦女...很少廣場,一排排勞工階層的水泥房舍像狹小幽暗的監獄,現在大半上頭都漆上鮮艷的色彩,我猜,這只是近十幾年的事。


愛爾蘭的古蹟教堂城堡幾乎完全沒看頭,因為它從來未曾成功寫下自己的輝煌歷史,它在政治現實上無法伸展的力量,表達在文化上,從文學到搖滾樂,都深刻無比。被英國壓制八百年,好不容易自治,又陷入更為慘烈的內鬥(電影豪情本色,吹動大麥的風都有很詳盡的描繪),而北愛爾蘭問題,一直到上世紀80年代前,都仍是顆不定時炸彈(電影以父之名,冥王星早餐皆以此為背景)。好不容易從90年代持續至今的經濟狂飆,迎接一個愛爾蘭人未曾經歷過的現代化發展,卻在現在遇上世界性的金融風暴,愛爾蘭女總理已宣布減薪因應這一波的經濟衰退。而因為政府財政緊縮,近日宣布取消老人的健康福利卡,更是造成全體國民極大的不滿...


(撐不下去,得睡了...)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定期收看+1
  • 我是定期收看的人而且收在書籤裡。實際上是以十分感謝的心情收看的。
  • 謝謝~你這樣說我真是太不敢當了,也希望接下來(不定期)po上的東西會對你有意義。

    tzewu 於 2008/10/23 02:52 回覆

  • tzuche
  • 有時間就會收看的人 +1

    tzuche
  • 哈哈~你是VIP級的了!

    tzewu 於 2008/10/24 05:50 回覆

  • aaalion
  • 互動低有時也是版主的低調方式嗎?
  • 沒有刻意低或高,但不擅在網路和人裝熟是真的。

    tzewu 於 2008/11/04 09:36 回覆

  • 蘋果
  • 老實說部落格大獎從甚麼時候開始,辦了幾年?得獎人是誰?我完全不知道...

    這次莫名其妙地,我瀏覽所有的得獎者的部落格想尋找我有興趣的文章閱讀,結果看到了你的文章!!

    真得太有趣好看了!!!

    於是,在這裡定期收看的人+1
  • 我之前也不甚在意,不過最近有東西可寫,就插插花囉,
    能藉此被你看到,也是一個機緣吧!

    tzewu 於 2008/12/18 18:16 回覆

  • clancyr
  • 感覺生活漸漸起了變化,歸來後應該有了很多轉變吧?
  • 其實就是生活著,沒有特別感覺改變了什麼。

    tzewu 於 2010/01/13 18:3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