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來,一群水鳥飛掠過海面。


海風不停吹著
,黑暗中不知等了多久家人們才終於回來。原來我會錯意了,他們進城裡與親戚吃完飯才回來,並沒有要接我的意思。叫我進屋子裡後,還好媽媽弄了些熱食端上給我,傍晚吃的那些剩餘存糧,到現在已經飢腸轆轆,餓得發慌了。


吃完特別為我準備的晚餐,在昏黃溫馨的屋內坐了一會,我表示得休息了,小夥子即帶我出到外頭,在他家院落裡,海邊的水泥地上紮營。呼呼的風聲中,這一夜我又在土耳其人家旁安心的入眠。


隔天起床,天氣一片晴朗,收拾好帳篷後,家人們陸續搬出桌椅,一如前一天早上看過的,盛放食物的盒子被端出來,裡頭是大同小異的起士、蜂蜜、橄欖、番茄等配料,這小方格盒子,像是土耳其人的標準早餐配備了,再加上一顆白煮蛋,還有一大塊麵包,除了小夥子的姊姊不在,全家人都和我一同坐在桌邊開動,用小湯匙敲開蛋殼,灑上胡椒與鹽,一匙匙舀著半生不熟的蛋、用麵包配著各式甜鹹配料等津津有味的吃著,最後以數杯茶做結。現在才大白天,但齋戒月對他們沒有影響,大家吃得正大光明,心安理得。前一天的大哥告訴我「想吃的人仍是可以吃」,果然一點不假,今天我就遇見一個非常世俗化的家庭。吃完早餐、拍了幾張照,謝過他們,小夥子陪我到門口,準備送我上路。


標準的土耳其式早餐


正當我跨上坐椅,說完最後的再見準備前進時,小夥子突然伸出手來,「moneymoney」。在土耳其待到現在,他人無私的招待與分享已經成為一種常態,這個舉動當下令我不知所措。前一刻,小夥子才熱情跟我介紹他家的環境,與我勾肩搭臂合影,他的家人供我吃、讓我睡……臨走前,他這突來的舉動,打破我習慣的期待與信任,打破我自以為永遠一致的無私與好客。


一路行來,我經過的絕大多數地方都不是什麼知名景點或觀光勝地,沒有任何事前資訊,憑著在當地蒐集到的地圖,走到哪算哪。在這些旅遊指南不曾提及的地方,在夏天結束、連本地度假遊客也離去的黑海沿岸,除我之外,別無一個外來旅者。


所以我幾乎已經不覺得這是一場「旅行」,我沒有買門票排隊等著進某博物館瞻仰、沒有與某個名勝古蹟拍照合影證明到此一遊,甚至沒有利益交換,需要用金錢去換得吃喝、住宿、熱情的接納……在土耳其,漸漸的,我竟忘了我是一名「外來者」。在受寵若驚的善意裡、在壯觀開闊的風景中,一天一天,我早已不是一名普通觀光客,抱著不確定的期待、驚奇的距離,或窺看奇風異俗的心態,看待這陌生的異國。


走過一個個原本叫不出名字的地方,到處都有著待我如至親的土耳其人,一路向西的蜿蜒道路,近旁是沉靜深邃的黑海,再多艱險的路況都已被我遺忘,我像是走進自己內心的風景,走進當地人們的生活,找到一種平生幾乎未曾經驗過的,直接的與人接觸。


在講著自己語言,有著自己熟識親朋的故鄉,我是接近無能的,在這一點上。笨拙的語言與肢體,每每讓我想逃脫所有與人互動的場合,在團體中,我永遠像是一個隱形人,插不上一句話。我希望自己隱沒,或趕緊逃離到一個安全、不會被別人看到的空間,比如廁所、講台下(某年高中舞會,雖然歌是我放的,但不敢找舞伴,在最後一首歌中,PrincePurple Rain,我還真的這麼做了)、自己的房間……在熟悉的土地上,我是陌生的;而在這場不斷移動的過程中,我卻不再徬徨無助。


旅途是未知的,世界卻不陌生,它伸開無私的雙臂,接納我。而我不斷往前踩踏的灼熱身體,回到一種最原始的驅力:向前。


而現在向我要錢的小夥子,才驚醒了夢中人,儘管感到錯愕,但我告訴自己,不是每個地方都應該讓我白吃白喝的,這裡不是我家,儘管它多麼深刻的鑽入我的身心。我塞了一張新里拉紙鈔給他,勉強拾起微笑的說聲再見。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習慣了天堂,再走向世俗。雖然明白這才是現實,但難免會感到一點失望和失落。這一天回到了真實世界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