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起的海岸公路眺望遠方的海灣,何處才是下一個棲身之地?
日期:2007/9/15
路線:Yakakent-西諾普(Sinop)
距離:約90KM


傾斜的陽光越來越刺眼的正對著雙眼
,汗水不斷滲進眼裡,難以看清前方,鼻樑上滿是汗水,三不五時得推回因此而滑落的眼鏡。海與山在身旁時而高起、時而低下,彎曲與平緩交錯,在天黑之前總算熬過這連續八九十公里的海岸山嶺來到幾乎位在土耳其黑海沿岸正中央的西諾普。這座城市形狀像一根自陸地伸向海中的觸鬚,四面被海包圍,海另一側的岬角,則是土耳其的最北端İnceburun


翻過陡長的上坡路,我騎進西諾普狹窄的街道,越深入市區,一旁古老的城牆與盤據海邊的堡壘一一浮現,雖然有些只剩破舊的斷垣殘壁,從那一塊塊堅實碩大的石塊中,仍得以想見這裡曾是一座非常重要的戰略要地與貿易轉運站。因著它深廣的海灣,及控扼黑海的中樞位置,從希臘到羅馬時代,都在西諾普留下建設的痕跡。奴隸、商貨、軍隊、往來不絕的販夫走卒與王公貴族都已灰飛煙滅,只剩下爬滿藤蔓的牆垣與傾斜的堡壘。


問了一間飯店價錢,習慣了借宿當地人家及免錢四處露營,聽到那數字,實在難以接受,還是決定往海邊走,找一個無人的地方度過今夜。天已經幾乎全暗了,憑著點點路燈,沿著一段長長石階,我將自行車及行李陸續抬到公路底下的海濱。地上全是軟綿的細砂,每走一步腳就陷進裡面,比我想像的還要費力,步履蹣跚的拖著一件件行李。海邊只有一對正沉浸愛河,對我視而不見的情侶。像搬家一樣,在幽暗的沙灘上來回橫越了兩三趟,好不容易找到一處看起來隱密之處,搬完最後一趟,重重的把馬鞍袋摔在地上,打開袋子,迫不及待拿出衣物及盥洗用具,因為,旁邊就是露天的蓮蓬頭,在還剩一斯餘光之前,趕緊洗澡了!


強勁的風颳著,拍浪聲不絕,因為太冷,先穿著衣服洗頭,當水花流下,頭皮一陣刺痛,迅速洗完擦乾後,才褪下全身衣物準備洗澡。我
光裸的身體不停顫抖下定決心扭開水龍頭寒冷徹骨的水如瀑布一般噴發拍擊在身上剎那間心臟像是一條被狠狠扭緊的抹布極度收縮至幾乎麻痺的地步我不由自主的不停上下跳動
,但身體的微小熱能在大地之下完全微不足道,陣陣海風更加強了冷水的冰凍程度,我似乎可以看見自己現在扭曲痛苦的臉龐,極度後悔為何自討苦吃要在寒風中沖冷水澡。


  西諾普海邊的堅實堡壘(注)


我不敢關水龍頭,深怕一但暴露在無遮蔽的海風之中,會迅速受寒感冒,在強勁的水柱中匆匆抹完沐浴乳,再沖了一會,牙一咬,從地上拿起毛巾,顫抖的雙手使勁的胡亂擦著身體,薄薄的一層毛巾阻隔了大量寒氣,加上身體不再滿是水滴,才終於結束這一番苦刑。


先把行李放一邊,穿起大外套進城吃晚飯,入夜後的天氣開始變得不穩定,陣陣狂風颳起,連大街上也不例外,伴隨而來的是時而細密時而斗大的雨。吃完飯後,特別到甜點店點了許多樣甜死人不償命的土耳其甜食,為這風雨飄搖之夜再積存更多熱量。


頂著風走回海灘,現已人影全無,晦暗的城牆與塔樓像陰魂不散的巨靈,高高矗立在眼前,壟罩整片海灘,任憑海浪千百年不止息的沖刷撞擊。蕭蕭的風聲中,我攤開帳棚,這時候,它的輕量化旋即成為缺陷。外帳像一張薄紙片禁不起吹襲而亂舞,有時吹往這邊、有時吹往那邊,我則像是拿著張網,四處飛奔的追蝴蝶,好不容易把一角的掛鉤固定,整個帳棚居然被連根拔起的吹翻了!連支撐的骨架也太輕,而另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沙地過於鬆軟,插進的營釘根本聊勝於無,完全沒有強固的功效。勉強鑽進帳內,想以身體的重量撐住,但進到裡頭,帳棚卻像是遭受強烈地震襲擊一般,被風吹得劇烈搖晃不止。


我重新爬出來,正煩惱今晚該如何安歇,看到海灘後方,視線所及之處正好有個小木屋,用簡單的圍籬架起一道矮牆,裡頭還有一座小院子,看起來沒有任何人住那。我趕忙搬著整座架好的帳棚往小屋移動,院子的大小剛好容得下我的帳棚,門窗緊閉,轉了轉木頭門把,緊鎖著,看來夜裡沒人會在這吧,我放心的在水泥院子裡固定帳棚。


圍籬的高度剛剛好,替我阻隔了不絕的海風,看了最後一眼海岸堡壘的巨大身影,我鑽進帳棚,這個小小的、暫時的棲身之地。狂風呼嘯著,帳棚卻不再搖晃了。不知過了多久,我還沒完全入睡,閉著的眼睛感覺怪怪的,一張開,居然有幾許晃動的光線從帳篷外照射進來……


注:若你有將本部落格從頭看到尾,就會知道曾經發生了一件事(part1part2)。所以很遺憾的,本部落格從現在開始,從土耳其一路到歐洲的前半段,就完全沒有照片了,那無數個美麗的城市與時刻,只能藏在這些堆積的文字裡。我只能從網路上找些該地圖片,或將現有的圖片掃描,聊作示意圖,本圖出自此處。在此之前的文章得以有照片搭配,都幸虧我沿途不時的有空就找當地網咖,將相片慢慢傳至Flickr相簿,所以還有部分相片存活,否則,就真的是純文字的回憶錄了。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zuche
  • 哈哈,那種就為了省些錢,做些難以想像傻事的行為,我真的是很能體會啊~~

    tzuche
  • 這是一定要的啦!

    tzewu 於 2008/11/01 02:35 回覆

  • clancyr
  • 花錢還是不花錢? 就是這決選擇吧。那種酷刑應該感受過一次便不想再犯了。

    那些光線,難道有人要來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