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晃晃的手電筒黃色光柱飛舞在帳棚內,該不會是屋子的主人回來了吧!或者,更糟的情況是,動機不明的不速之客?我驚慌的穿上外褲,鼓起勇氣,拉開帳棚拉鍊,準備為我的擅闖跟屋主致歉,或與不速之客對峙。總之,在這風聲鶴唳的時刻,沒有躲起來「裝死」的餘地。


不管如何,在這荒僻海灘一隅,我既擅自露營在先,只能先採哀兵之姿,小心翼翼探出頭,一看見手電筒後面的黑漆人影,我馬上低聲下氣的說抱歉。但出乎意料的,沒有質疑、責難或任何我所不願見到的麻煩,那個我看不清輪廓的黑影,充滿精神的發出我再也熟悉不過的問候:「
Marhaba!」聽到我比手畫腳的道歉,他則笑嘻嘻的說:「problem no!」


他點燃煤油燈,我才看清還有一名他朋友,兩人皆長得矮壯結實,一派樂天的笑容,好似有什麼好事即將發生。他拿著鑰匙打開小屋的門,從裡面拿出桌椅,熱情的招呼我坐下,接著他朋友小心的把一罐瓶子,還有兩三個杯子擺上。


Ramadan(齋戒月),problem。」他指指瓶子,搖搖頭。他朋友正將其中的液體倒到杯子裡,對水後,原本透明的液體瞬間變成混濁的白色,兩人乾杯後便一飲而盡。接著他忽而離開,過幾分鐘後回來,帶了幾罐土耳其國產Efes啤酒還有零食,拿到我面前。他們喝著白濁的液體,我暢飲著土耳其本地最知名的啤酒,雖然只能用幾個簡單的英文單字溝通,但一陣酒酣耳熱後,我已大致知道他們所為何來了。原來齋戒月期間不准飲酒,他和他朋友趁著月黑風高之際,偷偷來到這個他親手打造的小木屋,一解酒癮。怕我喝不慣他們香料味濃烈的乳白色茴香酒(或者那是他們好不容易留到今夜的品,捨不得給我喝),喝完第一杯,他還特別跑到鎮上買啤酒回來給我。


problem noproblem no!」對於我在他門前露營,他一再強調一點問題也沒有,甚至還說風太大,要我進小木屋裡睡,雖然我連說不必,還是又驚奇又感動。他非但歡迎我在他的小屋前搭營,更毫不考慮就爽快讓出小木屋讓我棲身。酒過三巡,喝得滿面通紅,他說得回家了,不然老婆那邊會有「problem」,留下小木屋的鑰匙,他和朋友就頂著風雨,踏著歪歪斜斜的步伐消失的黑暗中……


隔天當我睜開眼醒來
人已經躺在小木屋裡長型的靠背椅上。一排緊閉的窗戶外,一望無際的天空、灰色海面與沙灘依序排列,像一張極簡的抽象畫映入眼簾,從屋外強風不時吹動的嘎嘎作響聲,和翻動的白色浪花,不難察覺外頭天氣還是很差。但在小木屋裡,卻像躲在某個祕密基地,縱使整個世界被淹沒,我仍感到無比安全。


從木製的桌椅到拼裝的洗手台,屋子裡每一件東西,都有著親手打造的樸拙味,當我抬頭朝上望向近在咫尺的木板夾層時,赫然發現一柄長槍擺在裡面,而我整晚就睡在它底下,當下感到的,不是驚慌,而是再一次印證土耳其人無與倫比的信任,就這樣毫不保留的把自己藏了槍的小木屋,交給一個半夜在前面擅自露營的小夥子手上。長槍附近的木板上,用黑色簽字筆畫了不少塗鴉和字,我一眼就認出那個矮矮壯壯、滿臉鬍渣、表情歡樂的可愛漫畫人物,就是小木屋的主人。昨夜那個偷偷跑來喝酒,一派樂天笑嘻嘻,說起老婆又畏懼三分的神情彷彿又在眼前,我不禁笑了起來。


由於土耳其的路程非常長、非常陡峭,加上現已不借助其他交通工具,全程用騎的,因此幾乎不敢稍歇的每日馬不停蹄趕路。坐在桌前,望著窗外的風雨,在這一方小小的、素樸的空間裡,這一次,我想多待一會。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呼,幸好是好心人的招待啊!

    在外面和裡面的強烈的對比下,小屋應該無比的溫暖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