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07/9/17
路線:Sinop-Ayancik
距離:60KM


燃上蠟燭,在幽暗的小木屋內,我像是回到小時候的颱風夜,風雨拍打的聲響、燭火與蠟油燃燒著的氣味,還有密閉空間內的安全感,尤其,當外頭的黑海正洶湧拍擊著無人沙灘,更顯得孤獨小屋的溫暖。


每天找營地、找水源、吃飯、勉強洗澡或僅是用濕紙巾擦重點部位」),終於搞定完這些瑣事,睡前就著手電筒,準備想記下什麼的時候,總是不敵一整天累積的疲憊,寫沒三五個字就恍惚睡去。今天難得原地停留一天,有充裕的體力、時間,和一方獨立的個人空間,我打開黃皮筆記本,開始回想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所經歷、看到的一切,想把它們儘量寫下——趁還沒有被不斷新增的經驗淹沒之前。


但我發覺除了一些瑣碎細節,我無法用文字敘述路上的感受:土耳其人不可思議的熱情、在雲霄飛車軌道般陡坡攀爬的艱辛、遊移在路與路之間不受拘束的暢快、扎眼的太陽、深藍的海:全然個人、孤獨、神秘的經驗,無法用文字轉譯似乎什麼都不必說,騎上車前進便已足夠,行動本身已充溢我的感官。相連的道路與國度,一體的海洋與天空,此方與彼方不是被隔開的距離,而是連續的時空在其間Deniz合為一體。此刻,不是我跳脫規律生活而進行的小小冒險,而是生命的全部,過程就是全部


就像迪奧根尼對亞歷山大大帝說的:除了別擋住太陽,其他一無所求。


或許這就是最單純的自由。永遠隨著太陽的起落,注視著正面迎來的日落,從東到西,為了前進而前進,為了看看這個世界而上路。


寫著寫著,卻對寫下的枝微末節感到不奈,寫這幹嘛呢?是為了使自己記得這些細節嗎?既然前進就已足夠,我又為何要記?


我開始有了睡意,小屋主人和他朋友今晚會不會再來偷喝一杯呢?我想等等看。明早又要啟程離開此地,我珍惜還能有和他們碰面的機會。如同一路上的每一個人,這輩子應該再也見不到面了,可是他們的身影,已經永遠留在我的記憶裡。


手錶上的數字慢慢流去,仍一無動靜。我穿上外套,打開門走出去,瑟縮的站在寒風中抽菸。不遠處的堡壘底下打著燈光,它的輪廓在漆黑夜裡看起來更神秘、巨大海浪仍不絕的拍擊著營壘,凋零,但仍未倒下,殘破歪斜,卻仍堅毅。呼嘯的風聲裡,我回到木屋,鑽進睡袋,渡過西諾普的最後一夜。


-------------------------------------------------


早上的天空仍然雲層壟罩,但雨已經不下了,離開之前,不管他們看不看得懂,我用淺白的英文寫下我的感謝,那是我僅能使用的表達留下一包未抽完的菸,那是我僅有的,能給予的東西。


重回到公路上,沒有半點喘息機會,馬上又是幅度驚人的上坡,狹窄的公路兩旁,時而是面無表情的牛群,時而是溪谷與山壁,一路上,只有Deniz轉動輪圈的嘶嘶聲響和我急促的喘息難得經過有幾棟房子的聚落,卻全是無人空屋,安靜而詭異。一段段彎曲的迴旋路面後,密集的植物與茂盛綠意,其實頗類似台北的郊山,但這一次,我不再有在俄羅斯黑海沿岸時,即將下山回家的錯覺,不知不覺中,思鄉之情已消融在土耳其的風景裡。


今天停留在Ayancik,一如所有黑海旁的城鎮,這裡是鋸齒狀交錯險阻沿岸旁,少數的平緩低地。鎮中心有一間旅館,我沒有停下來詢問房價,心無二想,理所當然的直接騎向海邊。


雖然海就在近旁,岸邊卻佈滿巨大的石塊,根本不可能紮營。走進路邊一家咖啡館,想打探一下附近可有適合露營之地。寬闊的室內無人,聽到有動靜,一個中年男子從旁邊相連的屋子出來,是咖啡館的老闆,長得非常性格,有著一副長期勞動的精壯身驅,斑白的頭髮與鬍鬚下,是極深的輪廓,刻滿一道道歲月的風霜。他開朗而大方的請我坐下,喝什麼,咖啡或茶?


我選擇比較少喝的土耳其咖啡,對不起,我英文很差,邊喝著老闆親手煮的咖啡,他羞赧的說。你會德語嗎?我德語比較行。我說我不會德語,但為何老闆會德語呢?他吃力的以一些基本的英文單字表達


他年輕時曾經到德國工作數十年之久,而跟他同時代,甚至更早的年代,德國就從土耳其輸入一批批勞工,他們就像臺灣的外籍勞工,從事各種基礎的勞動工作,填補了二次大戰後德國勞工短缺的窘境,替670年代的德國經濟起飛打下堅實基礎。但與臺灣外勞不同的是,土耳其外勞許多都在德國落地生根,第二、三代都已成為德國社會的一份子,至今土耳其人是德國人數最多的外來移民高達兩百多萬


但他選擇回到家鄉,攢了點錢,開一間自己的店,天氣好時,就開著自己的船到近海捕魚。咖啡店門口的馬路邊,就有一艘停在拖車上面,「這是整理好的」,他帶我到旁邊的工作室參觀,「這艘是正在修的」,他走近固定在工作室裡的船,幾乎佔據整個的空間。談著他的船、拿起工具敲敲打打時,他略顯憂鬱的眉頭舒展開來,放鬆的笑著。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ncyr
  • 再次與當地人交流,會有什麼奇遇嗎?

    能夠過上他那種悠閒的生活,如果再能夠和愛的人在一起,那該有多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