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愛爾蘭第二大城德瑞,紀念血腥星期天的12幅街頭壁畫之一,描繪的是1981年的毛毯抗爭及之後的絕食運動背後的的H,象徵當初關押共和軍成員的H型監獄:H-Blocks

這是兩部電影
也是兩個真實活過真實死去的青年


兩部電影都在今年的金馬影展放映
在大雜燴的影展片單裡他們默默對話彼此映照串連起有相同頻率的觀者


我不是影評人,無力一一解析,只能暫時隨手記下一些感受,有空的話,再說了。


兩部片子的調性、主角的經歷、社會的背景、追求的目的誠然相異,但都為著一個「純粹」的理念,走向死亡。


最後一幕給我最大的衝擊,導演不約而同的,都以從上而下的角度,讓我們俯視陷入彌留狀態、即將死去的主角的臉龐。他們的表情極其相似,睜大著眼,臉部抽蓄顫抖,眼角滲出淚水,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混雜著悲傷與狂喜。


在殘酷的現實中,主角的腦海疊上想像與回憶,像是一絲溫柔的救贖。他原諒了父母親的一切,奔向他們,緊緊的擁抱著。


另一個青年,則想起小時候參加越野賽,在Donegal美麗的鄉野,沿著他心中的亞馬遜河跑,頻頻回望後,終於頭也不回的跑向密林。


幾個月前,我剛看完從網路上下載的《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最後的那一幕讓我淚流滿面,那時我剛結束流浪的旅程,還停留在飄盪的身心狀態,整個投射進主角的經歷。


昨天剛看完金馬影展放映的《飢餓》Hunger),幾個禮拜前造訪愛爾蘭的匆匆印象變得鮮明,隨著不忍逼視的絕食身心狀態,我打開全身的毛孔,彷彿重新活過一遍。


前者由暢銷一時的同名著作,也是90年代的真實社會事件改編。一個出身良好,看似前程似錦的美國青年,棄絕包圍著他的物質生活,獨自一人在美國遊蕩,走向他心目中的純粹荒野,阿拉斯加。最後被大水圍困而斷糧,並因野外求生知識不足誤食有毒植物,終至活活餓死。


後者則聚焦在1981年愛爾蘭絕食運動的領導者Bobby Sands,絕食66天之後死去。起因是被英國關押在獄中的北愛爾蘭共和軍,因為不滿被視為「一般罪犯」,要求等同「政治犯」的待遇,而展開一系列的抗爭行動。


五點要求是:



1.不穿囚衣
2.不做勞改工作
3. 自由與其他遭囚禁者結社聚會,以及舉辦育樂活動
4.每周可與一人會面、收一封信與一件包裹
5.全面回復政治犯的地位


有必要為此付上生命嗎?其實這象徵著北愛共和軍所堅持的民族認同,英國將他們貶為恐怖分子,但對他們而言,讓北愛脫離英國的管轄是嚴肅的理想,即使被關押,他們也要誓死捍衛自己在政治上的地位。


從一開始拒絕穿上囚衣,全身上下只裹著一張毛毯的「毛毯抗爭」;到拒絕出囚室盥洗、在囚室內大小便、將大小便塗滿牆面、地上堆滿吃剩菜渣、爬滿蝨子的「骯髒抗爭」;終至以Bobby Sands為首的接力「絕食抗爭」,死去一個絕食者,第二個絕食者隨即補上,平均每個人撐了60~70天。第10個絕食者死去後,英國政府讓步,應允愛爾蘭共和軍成員政治犯的待遇。


紀念絕食運動的紀念碑,一個大大的H,象徵當初關押共和軍成員的監獄:
H-Blocks,以及Hunger,飢餓。



紀念碑近景,後面是血腥星期天時的宣言:YOU ARE NOW ENTERING FREE DERRY(你已進入自由德瑞),象徵對官方名稱倫敦德瑞(LONDONDERRY)的抵抗。一頁北愛衝突史,真是說也說不完...


一個是富裕但心靈空虛的90年代美國;一個是鎮壓、反抗、暗殺、流血,仇恨循環不止的80年代北愛爾蘭。


一個是物質社會的無形牢籠,一個是歷史現實中的真實牢籠。


美國青年放逐自己,在心靈與自然的荒原中,抵抗他所不認同的家庭與社會;北愛爾蘭青年用肉身殉道,在痛苦的折磨中,發出最巨大、最終極的怒吼,抵抗統治著他們800年的英國。


影像重建了他們生命的細節,我們看到美國青年初臨自然荒野的解放、震顫、暢快,在美好的孤獨中自言自語,食物耗盡的慌亂、無助;我們看到愛爾蘭青年衣不蔽體的在滿是糞便、食物殘渣的囚室沉默抵抗,在獄卒的棍棒與拳打腳踢中掙扎,骨瘦如柴的身軀滿是潰爛膿瘡,躺在床上等待死亡,看見童年的自己走來……


美國青年的傳奇足跡在書籍影像的詮釋中,持續流傳在全世界渴望流浪的人們心中;監獄裡的愛爾蘭青年有效的組織、串連起同志,激起全愛爾蘭的同仇敵愾,獲得全世界媒體的關注,英國讓步。


逃避是一種抵抗,自我折磨是一種抵抗,當這個世界看起來如此荒誕無趣,如此不公不義。


自由的靈魂永遠在呼喚著徬徨的青年。


他們是逃避現實的邊緣人,腦袋燒壞的恐怖分子。


至於我,和他們是同一國的。



坐巴士的路上,看見馬路旁的理髮店貼滿反對里斯本條約的標語,右下及中間偏左的泛黃報紙上即是Bobby Sands,愛爾蘭永不會忘記他。


第四名死去的絕食者Pasty O'Hara,他出生在德瑞。

關於絕食運動的紀念影片:

 


影片字幕全文翻譯如下:

1981愛爾蘭共和志士被關押在愛爾蘭土地上的英國監獄展開誓死絕食

絕食的目標是獲得政治犯待遇

五點要求是:

1.
不穿囚衣
2.
不做勞改工作
3.
自由與其他遭囚禁者結社聚會,以及舉辦育樂活動
4.
每周可與一人會面、收一封信與一件包裹
5.
全面回復政治犯的地位

由柴契爾夫人領導的英國政府將他們歸為罪犯

愛爾蘭共和軍指揮官Bobby Sands領導絕食

Bobby Sands198141日開始絕食

監獄外騷動不安的政治氛圍席捲全愛爾蘭,北愛爾蘭四處發生暴動。

絕食開始不久Fermanagh & South Tyrone地區的國會議員猝逝補選的聲浪加大

Sands被提名為反拘押運動參選者並在198149日當選為下議院議員

一般認為Bobby Sands當選為國會議員後柴契爾政府便不敢讓他就這樣死去,會與絕食者妥協。

3週後,198155Bobby Sands活活餓死在監獄病房。

Sands的死訊迅速傳開有些人祈禱有些人準備好汽油彈,北愛爾蘭全面陷入暴亂。

超過十萬名民眾在貝爾法斯特街頭參加他的葬禮,這是愛爾蘭至今規模最大的葬禮。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lancyr
  • 一個時代的足跡...到處都充滿著壓制與抗爭的人們。我也希望能以自己的雙眼去看到這一切,即使只有過程遺留下來的結果和痕跡。
  • lorenzero
  • 我兩年前是從阿拉斯加之死的相關討論才找到這文章。才意外地認識到北愛爾蘭問題。最近成大南榕廣場的事件使我感觸更多。

    我想抵抗權威、力爭自由的價值是普世至高的。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