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r所住的老房子,磚木合構的四方形制是很典型的傳統鄂圖曼風格(注)

帶著一身失落與歉疚
我在燦爛壯麗的夕陽下沿著懸崖上的路面回到營地


第一次
我在土耳其感到如此沮喪為自己失控的情緒、為小孩子侵略性的追逐與窺奇、為滿口的money money像是被自己的初戀情人背叛,那個「純真」的土耳其已不在


我強打起笑顏
,面對滿桌的盛宴。


Omer
的母親和姊姊早早就來到別墅,為晚上的聚餐做準備。我們吃飯的地方就在戶外,草皮後方餐廳外的遮雨棚下,一位青年忙碌的在旁邊搬桌椅、整理桌面,從廚房裡陸續端出菜餚。俊美的臉龐像是立體的雕像,有一頭紮成馬尾的捲曲長髮,他是Omer的員工,雖然現在別墅沒營業,還是會固定前來幫忙。


桌上的菜餚與在Bafra受邀時相仿:由番茄、橄欖、黃瓜組成的沙拉,包著奶酪與碎肉的千層麵,主食也是米飯。突然有個陌生人同桌吃飯,一開始氣氛有些拘謹,但沒過多久,餐桌上就洋溢著Omer姊姊們開朗而大方的歡笑。三個姐姐輪流妳一言我一語的問我問題,由Omer翻譯,種種在他們聽來不可思議的經歷把大家逗樂了,接著連老媽媽也加入。


「你太瘦了,要多吃點。」


聽到Omer翻譯著老媽媽的話,我不禁有股落淚的衝動。低下頭來,看著吃到一半的食物,海浪拍擊聲清晰的在四周迴盪,交織餐桌上溫暖的笑容,我講起我走過的地方、吃飯睡覺的小撇步、土耳其人不可思議的友善、下午在鎮上遇見的那些追在我後頭的小孩……


「呵,那些孩子啊…」Omer搖搖頭,彷彿拿他們沒辦法似的苦笑著。這一刻我突然覺得,之前的氣憤是多麼微不足道啊!一次次的,在自以為將要習慣的瞬間,總會有些突發狀況,碰撞著我原有的認知。不管那是對帕慕克的拒斥Yakakent海邊餐廳伸手要錢的小伙子、還是剛才纏著我不放的小孩……不容置疑的愛國主義、現實的利益、強烈的窺奇,都暫時把我從對土耳其的迷戀中拉出來。


儘管當下是不解而失落的,但在Omer的笑容裡,彷彿一切都雲淡風輕了。呵,孩子嘛……

黑海的峽灣一景

還好,土耳其沒有讓我陷得太深。在習慣與疑惑之間,在感動與惱怒之間,我還在學著平衡我的情緒,期待、失落、害怕、追尋,我不知道這場旅程能不能夠給我答案,但在一次次的經驗中,當我獨自面對他人與自己時,我能看見某個真實的片段,讓我思索著,用身體經驗著。


聊著聊著
時候不早Omer說得先送老媽媽回鎮上
清真寺祈禱。接著大姊說了句話,結果馬上引起哄堂大笑,老媽媽笑得幾乎要掉出淚來。「我姊姊說,那就要靠你騎腳踏車把她們運回去了。」哈哈哈,聽Omer翻譯完,我做出騎車拖著重物,用盡吃奶力氣前進的姿勢,我說我會盡力試試,只是不敢保證能安然抵達,而且得分三趟!


老媽媽和姊姊可愛的在椅子上笑得東倒西歪,依偎在一起,時而溫柔的相視微笑。我幾乎感覺不到坐在面前的,是年紀與我的祖母、姑媽、母親相仿,大我好幾輪的「長輩」。在一片親密與熱絡的氣氛中,年紀、語言、膚色長像、主客分別,全都不再重要,重點是,在這個齋戒月的美麗海邊,我們同在。

冬天的Ayancik非常寒冷,黑海沿岸都會降雪,要是我這時候來絕不可能露營的吧!

送完母親與姊姊回來,Omer邀我到餐廳裡看電視,外頭冷風簌簌,電視螢幕上卻正火熱,原來適逢歐洲杯足球賽的預賽,土耳其代表隊正全力爭勝。雖然最後的結果是輸了,但有伴一起看,還是非常盡興。


但若不是有我這不速之客,Omer每晚都是獨自一人待在這海濱一隅啊!父喪妻離,他是如何度過這漫漫長日呢﹖來不及多聊聊,轉眼間,說再見的時刻又到了。隔天早上,晴朗透明的陽光與空氣,清澈冷冽的浪花與風聲,看起來和第一天初來乍到時沒有什麼兩樣,但在我眼前的兩個人,Omer及老媽媽,卻使一切都變得不同。


Ayancik
已不再只是地圖上的一個名字,而是一張活生生、呼吸著的臉龐。它的夕陽、漆黑的懸崖陡坡、讓我感到受傷的小孩、晚餐桌上的歡笑……他們站在門口送我上路,老媽媽布滿皺紋的臉龐中,清明灼亮的眼神從細縫中鑽出,她拉著我,輕撫著我的手說了幾句話。Omer的雙眼似乎有些濕潤,替我翻譯著,「我母親說:請不要忘記我啊……」


我強忍著不要往後看。騎上眼前的上坡,過了一道彎路,Omer的海濱別墅就完全隱沒在重重山嶺後頭。

 

注:經歷了慘重的失竊()後,來不及上傳網路相簿的照片全部不可挽回的消失,包括Ayancik的這幾天。但離開前,我有與Omer互換MSN,在旅途中即將他的聯絡方式加入電腦,因此回台灣後,還能透過MSN與他聯繫。正在寫到這幾篇的同時,在MSN上與他久違的碰了面,就靈機一動的問說可否給我幾張Ayancik的照片。幾天後果然傳來,當初搭營的海邊,已經覆上一層白雪,我彷彿又看見晚餐桌上的笑顏……


Omer在MSN上說現在那邊很冷,但很美。

這塊便是我曾經紮營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aulliao
  • 在他鄉異地還有這種回家的感覺,Omer及您的親人 謝謝!感動ㄋㄟ.
  • 也感恩你的加油打氣啦!把這些寫出來更是艱苦百倍的旅程啊~

    tzewu 於 2008/11/27 14:14 回覆

  • 關阿喵
  • 哇~這個地方讓人好驚訝的美,果然是截然不同的一個國度。失竊的那些好可惜,但是現在又捕捉回一些美好,謝謝你的分享...:-)
  • 是阿,那海邊的雪地與懸崖上的夕陽只能用魔幻來形容,不過這倒是有個好藉口,讓我再回去補拍一次吧!

    tzewu 於 2008/11/29 00:20 回覆

  • timemory
  • 好特別的房屋設計,在力學上有結構上的問題~很神奇
  • 可惜沒有機會進去,應該是在舊時房子的基礎上再加固的。

    tzewu 於 2009/01/14 02:31 回覆

  • clancyr
  • 看著也令我感動落淚了..Omer的母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