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07/9/20-9/21

路線:Doganyurt-Cide

距離:約60KM


上路快3個月了。3個月,在人的一生中是多麼枝微末節的短暫。但在這段時間裡,生命的精華卻壓縮到一個極致,在我的周邊,在我身體之內。


季節就像我移動的速度,緩緩的、不停歇的發生變化。


我清楚記得,即將離開平原,跨越北高加索看見黑海之前,第一次察覺到秋天的訊息,那是彎曲爬升的公路兩旁,整齊排列的白樺樹上窸窣閃爍的金黃葉片。


我清楚記得,7、8月幾乎像進掉進火爐裡,要將人燙熟或蒸發的炙熱,那是突厥斯坦鋼水四濺的的土法煉鋼廠,還有滯悶房舍內一張張光裸著的上半身。


多少個日子過去,到現在不時起風颳雨的海邊,我終於得穿上長袖,微寒的風吹得頭難受,更別說偷偷在海濱或停業餐廳旁,咬緊牙根的接水洗澡,不久前的無上享受,現在是凍徹心扉的苦刑。真不敢想像接下來到歐洲的後三個月,我要如何在更寒冷的天氣中存活﹖


3個月來,我面對前方未知路途的心態也不斷發生變化。


剛從中國上路的惶恐不安,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我每每在猶疑中退卻,藉著巴士、火車迅速掠過一片未知之境。面對更荒涼的哈薩克,這種情況有增無減,直到越過邊境到了俄羅斯,才明白這裡已經沒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可以讓我依賴,退無可退,不得不終於真正靠著自己的雙腿(除了中途的一次便車),來到黑海之濱。現在在土耳其,我的身心狀態總算「準備好了」,而土耳其的人們,更讓我沒有後顧之憂的前進著,不以為苦。領受著不間斷的噓寒問暖,身體忘記了疲乏,意志忘記了孤獨,全然跟隨著前行的節奏,翻越盤旋山嶺。


隨著越來越明顯的路標,一個名字開始深深刻印在腦海深處,令我神往不已。未知消散,上路以來,從來沒有對一個地方、一個城市,有這麼明確、熱切的期待與想像。伊斯坦堡,我每日默念這個神奇的名字,似乎可以看到高聳的清真寺尖塔、輝煌燦爛的燈火,在博斯普魯斯海峽旁閃爍,海鷗成群飛舞在城市與夕陽的剪影之下。


即使還來不及充分研究它的背景知識,我也知道,這是一座獨一無二的城市,被一道細長的海峽隔成兩半,橫跨歐亞大陸,見證著基督教及回教兩大文明的盛世。它是舊世界的中心,也像是我的旅程中,時間與空間的中心點:在它之前,是3個月的亞洲;3個月的歐洲,在它之後。


900、700、600、400……公里數不斷遞減,沿著別無一個觀光客的崎嶇海岸,我數算著抵達伊斯坦堡的時刻到來。


-------------------------------------------------------


從餐廳回到Doganyurt港邊的營地,天空不時飄下細雨,待我躺平在帳棚底下,半夜時分雨勢並沒有停下的跡象,淅淅瀝瀝的落在外帳,直到早上。我在帳內輾轉反側,擔心撐不過這綿密的雨勢,濕冷的寒氣從泥地傳來,包圍著睡袋四周,我一再用手觸摸帳棚邊緣,確定雨水沒有滲進來。完全沒辦法放鬆睡著,黑漆的天空就這麼轉成灰白。


這算是第一次沒有遮蔽的讓帳篷接受雨水的考驗了吧,早上醒來,果然沒有辜負它將近台幣一萬的身價,雖然濕冷冰涼,但所有東西都還是乾的。但套上雨衣出了帳外,不大不小的雨滴不停落下,卻是一片狼藉等著處理。


雖然套上防水罩,四散地面的馬鞍袋(由於地面太硬打不進營釘,我是用細繩分別從各側緊緊綁住地上的行李或石頭,使帳棚穩固)全部裹上一層白色的水氣,裡頭的衣物行李、地圖書籍就算沒濕透也被泡軟了。我狼狽不堪的來回在旁邊施工中的建築,將行李放到裡頭遮庇,將沾滿泥石的濕漉漉帳篷勉強清乾淨,收進袋子裡,現在恐怕得在大太陽下曬一整天才能繼續使用吧!


一樣的整裝待發,但望著小鎮外令人咋舌的垂直山壁,甩不掉這一身沉甸甸的雨水與困乏,我走到鎮上,搭上久違的巴士,到下一座城鎮。巴士在山坳谷地與層疊峰巖之間爬升、盤旋、剎車、俯降。沒有一刻是直線前進的,不停的變換方向、速度、高度,青灰色的黑海像一塊移動的鐵板,瞻之在前,忽焉在後。


難以想像,這樣的路我是怎麼騎過來的,簡直不可思議,因為那誇張的角度與險峻程度跟雲霄飛車的軌道沒兩樣,而且是放大數倍。若我是先坐在車上,在車廂裡面感受路況,鐵定會認為土耳其這段趕快坐車略過就好,太可怕了!


但要不是帳棚、行李被淋得一身濕,今天我仍會一如既往的騎在上頭。當我身在其中的時候,卻就這麼過來了,雖然也有心臟幾乎停止的時候,但我從沒有下來牽過車,咬著牙撐過去,就是一番開闊的天空與海面,種種磨難,一遇下坡,就馬上被我拋諸腦後。我相信那不是只有憑我自己的力量。


反倒是現在,在車廂裡不必受風吹雨淋,不必費勁克服上下起伏,我卻難受極了。車子在狹小的路上顛簸不堪,搞得我暈頭轉向,我很少暈車,這下子卻非常想吐。車頂傳來碰撞的聲音,還得擔心上頭被五花大綁的自行車在劇烈的搖晃之中是否會掉下來。


用自己的力量走了那麼久,或許我的感知神經已經越來越「原始」了吧,突然的機械化速度一來,打亂我的平衡與節奏。窩在座位上度日如年,我巴不得趕快回到座墊上,呼吸外頭的新鮮空氣啊!


地圖上看來短短60公里的距離,居然搖搖晃晃開了4、5個小時之久才到目的地Cide,可見其百折千迴的難行程度。下了車,我兩腿癱軟、臉色蒼白,渾身虛得跟什麼一樣。現在最大的折磨,莫過於把車晾在一旁,不要騎它,坐著「現代」化交通工具前進吧。我想,我已經可以聲稱自己的每一寸骨肉,都屬於這看不見盡頭的道路,無法與之分開、隔離。


當我回到上頭,用自己的方式前進著,那才是「對」的節奏。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zuche
  • 心中跟著你的文字,一起感受了何謂對的節奏~
  • 除此之外,我已無法用其他方式旅行了~

    tzewu 於 2008/12/09 02:20 回覆

  • clancyr
  • 習慣了去相信自己的力量,現在變成要依賴內心變得不好受吧!

    這裡已經看到旅程上為自己帶來的變化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