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07/9/22-9/25
路線:
Bartin-Zonguldak-Eregli-Duzce
距離:約
300公里


Bartin的夜晚異常熱鬧,鎮中規劃良善的步行街上張燈結綵,逛街的人潮絡繹不絕,離開特拉布宗之後,就沒見過這麼熱鬧的人氣了。黑海沿岸險峻陡峭的海岸山脈即將接近尾聲,那些隱藏在高聳山壁間的偏僻小村,已經被人口越來越密集的中型市鎮取代。但這不代表路就比較好走,海逐漸消失在視線之內,路切進內陸的山嶺之間,依舊叫人不得喘息。而沿路的土耳其人,也不變的以其熱烈的友善,時時激動著我。


Bartin街頭,接近晚上7點,人群逐漸散去要去吃飯,我也四處尋覓哪裡有免費的食物發放,走著走著,被一群年輕的學生攔下,吵雜喧譁和西門町的青少年沒有兩樣,圍著我興奮好奇的問東問西。我跟隨著他們的邀約一同去餐廳吃飯,吃的是土耳其披薩Pide配可樂,簡單迅速、便宜美味,很「青少年」的吃法。之後還隨著他們在夜晚的鎮上漫遊、喝茶、上水菸館吸土耳其水菸……他們是同一間高中的同學,分別考上不同的大學,而在土耳其各地求學,現在因為放假,從各地回到家鄉,過去混在一起的朋友才重又聚首。


問他們讀什麼,有醫學、法律、英語...在土耳其,他們想必是相當菁英的一群學生吧!整個晚上,就在他們瘋狂的打鬧玩笑,說一些蠢話中度過,並每每不知何故的,對著我的回答哄然大笑而當我拿出相機時眾人馬上陷入瘋狂,要我用相機拍下他們,並爭先恐後的借我的相機自拍、互拍、集體拍不斷引起周遭「大人」們的側目。我不禁想起我那未曾有過,與同輩朋友們「集體」的出遊嬉鬧。


是什麼原因使我如此孤僻、總是想逃避人群,從未能輕鬆自如的與人相處,我已經不太記得,也說不清了。但現在,我所知道的是,踩踏過幾千公里在遙遠陌生的土地上,我把自己帶向人群。


儘管孤寂的風景讓我感到心神舒暢,但在難行的漫漫長路,在身體的磨難與精神的振奮中間,與人的碰觸、相遇,儘管短暫,都帶給我一重又一重的感動,還有更多的是慰藉。我似乎找回自己喪失的能力,那種在原本生活了二十幾年的時間與空間中,所匱乏的一切。但其實我並沒有做什麼,只因為沒有退路,所以我不停的前。


對於過去的孤獨,我並沒有感到太多遺憾,或許正是這種總是「一個人」狀態,在過了許多年之後,成為我獨自出發上路的動力


-----------------------------------------------------


海岸景觀越來越工業化,鐵工廠、大型船塢、隧道、急速行駛的來往車輛、骯髒廢氣...似乎在宣示著,謐靜遠僻的海濱小村已遠,「文明」世界即將到來。從Eregli,我所待的最後一個黑海濱城市,我騎過最後一段海岸線,切進內陸,開始沿著主要幹道往伊斯坦堡的方向而行。


穿重重阻隔的山脈後,我停留在Duzce,一座規模更大的城市城中寬闊的廣場上架起一座巨大的篷子,幽暗的天光下,一個個模糊的剪影排成一長條蜿蜒曲線,一看便知,今天的晚餐有譜了!我像是經驗老道的流浪漢,跟著湊近長長隊伍的尾端。隨著開飯時刻的接近,各路人馬將隊伍越排越長,同樣沒有人為我的出現感到奇怪,排在前頭的年輕人笑吟吟的轉頭過來,用簡單的英語與我攀談。在路邊一道吃完晚餐,他說要不要跟他回去坐坐,他就讀附近的理工大學,在此租屋而居,好啊,我依舊來者不的接受人們的邀約及好意。


回到租屋處,一面喝茶,他一面從所知有限的英語字彙中擠出一些單字來和我聊天,一但語塞,便拿起一本厚厚的土耳其語/英語對照字典,翻查裡面的單字,再指給我看他的意思。這簡單的動作,讓我猛然驚覺,才不到一個月之前,我便是這般走天下的。進餐廳點菜、問旅館房價、到雜貨店買乾糧、問路的方向……沒有手邊的中俄對照辭典,我幾乎沒辦法做任何事,聽不懂就是聽不懂,英語對俄國人而言是完全不必要,你不會俄語,他也只能兩手一揮,愛莫能助。


但在土耳其,沒有土耳其字典,每天嘴上只掛著marhabateshekkür ederimgüle güle幾句輪流播放,但我卻不曾感覺任何溝通上的困難。還在幾個偏僻的地方,遇見口說能力媲美以英語為母語的人。而一但遇見問題,不是我走向他們,是他們主動走向我。


拿起一張白紙,他要我留下我的Email地址,他也用鉛筆大大的寫下他的。我的黃皮筆記本上,已經滿滿是路上相遇的土耳其人留下的EmailMSN帳號了:Gorele麵包店的YesimOrdu海上警察Bafra在紐約打拼的計程車司機Yakakent海濱餐廳最後跟我要錢的小夥子Ayancik的民宿老闆OmerBartin沒大沒小的大學新鮮人、Eregli指點我找旅館的遊客中心老伯……他們全都慎重其事的,一筆一畫的將連絡方式寫在紙頁上,像是小時後參加的夏令營即將結束前,彼此依依不捨的留下各自的學校、地址、電話,相約什麼時候再見面一起玩耍。


那些一同相處三天兩夜或四天三夜的夏令營玩伴是永遠失去聯絡了,但我仍深深記得那種離開家,到一個新鮮陌生環境的興奮與悸動。從一開始的緊張怕生,隨著營隊大哥哥大姐姐生動活潑的帶領漸漸熟悉彼此、分隊玩遊戲、跟同隊的男孩在床鋪上徹夜聊天、把手電筒放在下巴裝鬼嚇人、偷瞄大姐姐隆起的胸部、最後一夜充滿淚水與歡笑的營火晚會……那幾天內,暫時離開相同的街道、家庭、學校,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單純快樂,可以讓我在無聊而平淡的日子裡,回味一整個秋天與冬天。

 

我清楚記得,剛從營隊回到家裡,我每天打開蓮蓬頭洗澡時,就想起和同伴嬉鬧的片段、夏日清涼夜空下的蟬叫聲、海水的鹹味……怔怔站著,眼淚與水花一同流下。


去到另一個地方,像是一種彌補或替代,因為這是我平日生活所沒有的東西。永遠功課不夠好、體育不夠強、講話不夠好笑、不夠大方、電動不會打、人緣不夠好、不夠大膽或無顧忌的當個壞孩子,永遠打不進班上各式各樣的小圈圈,幾乎一眼就能看穿我的平凡。


去到另一個地方,我則變了一個人,不再是那個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平凡人,在全新的環境裡,我彷彿看見全新的自己。


而所有那些夏令營裡令人仰慕的大哥大姊、玩在一塊的同伴呢﹖他們鐵定都已經長大,不斷迎接現實生活的責任與重擔了吧!彷彿只有我,還停留在童年時代,一心盼望離開這裡、去到他方,在新的世界裡,不停接受新鮮的刺激,不停看見新的自己。


四天三夜的夏令營,被我獨自任性的延長,過去的小孩都已長大,趕赴他們穩定的工作與人生,只有我獨自一人,參加這場又長又遠的夏令——冬令營。而那些大哥大姐孩子們的名字,我已記不得了。


而我想念他們。



Hashish﹖他拿出一小包紙袋,打開來裡頭是黑壓壓一團乾燥、細碎的捲曲植物屑。他把它們放進捲菸紙裡,用手捲起,再用舌頭舔一下紙的外緣,一根有點歪斜,表面皺巴巴的大麻菸捲成型。


我們輪流傳著吸,在沉緩迷濛的白霧中,我會永遠記得這回相遇的名字,我是這麼相信著。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tzuche
  • 很多的孤單~閱讀你的文章我好像看到自己。

    很喜歡這篇,有機會一起喝杯咖啡聊天吧。

    ps:放心,我沒有跟土耳其卡車司機同樣的癖好。ha
  • 那有什麼問題,大部分時間都有空!

    tzewu 於 2008/12/09 01:52 回覆

  • 虹在天涯
  • 才剛 post上我新的巴爾幹半島遊記,就看到了你的這一篇。隱隱約約和我的心情有些相近(又不盡相同)。上週末的聚會,會叫我心情不好了那麼久,大概就和『沒有歸屬感』有關吧!在國外住了那麼多年,一直覺得沒有歸屬感是很自然的。直到去年搬回台灣,發現一樣沒歸屬感。在任何團體裡都格格不入。結果那樣的感覺太傷,間接促成了今年決定接下海外工作,再度流浪異鄉。畢竟,在別人的國家,感覺不到歸屬感,比較沒那麼傷‧‧‧咦,Tzuche也有同感嗎?

    嗯,你什麼時候才會開始寫愛爾蘭遊記呢?有去 Galway 外的 Aran 群島嗎?
  • 你是受到什麼刺激這麼傷?有機會也可以紀錄一下阿,對我而言,格格不入可以促使我一直用自己的方式過活,走著走著,就走這麼遠了。於是現在再回頭看...

    時間很趕,Galway外只去了Cliff of Moher,愛爾蘭近期內是沒時間寫在網誌上了,若想看的話,明年的MOOK會出。

    tzewu 於 2008/12/09 02:04 回覆

  • tzuche
  • 我只是任性的男孩,孤僻的很孤單。

    tzuche
  • 也因為這樣,也才讓你多看了許多不同的世界吧(那麼,我也想將這個部落格定調為:孤僻男孩一點也不熱血、不勵志、不具啟發意義、沒有夢想的腳踏車之旅...)

    tzewu 於 2008/12/09 02:12 回覆

  • tzuche
  • 我的email是 tzuche (at) gmail dot com

    來封信約時間吧。

    tzuche
  • 回信給你囉,有收到嗎?

    tzewu 於 2008/12/11 01:14 回覆

  • 育榮
  • 看你的文章
    怎麼可能不熱血ㄋㄟ
    呵呵...
    就讓我們認真的紀錄下每個階段的自己吧
    俗話說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哈哈
    真的是俗話
    可是我卻覺得很有道理勒
    對吧
  • 只能說,你真是太捧場囉!
    我想我是,靜靜的熱血著...噓...

    tzewu 於 2008/12/11 01:20 回覆

  • 虹在天涯
  • Mook 出?是會出成單行本的書嗎?還是只是合集?還是‧‧‧只出版在他們網站上?

    哈哈哈,我們 + tzuche 該組成『孤僻男三人組』,交換一個人獨旅的心得。可惜我回去作外勞了,暫時不會在台灣出沒了。
  • 就一整本那種,進度也已經快被追殺砍頭了...

    若真有機會碰面,那一定非常有趣了!

    tzewu 於 2008/12/17 00:45 回覆

  • tzuche
  • 虹在天涯如果回台,記得通知我們兩個~
  • 這...本部落格淪為三位孤獨男子的留言版了嗎?

    無論如何,期待見面聊聊啦!

    tzewu 於 2008/12/25 14:12 回覆

  • clancyr
  • 我也感覺到在看著自己似的,哈哈。

    「是什麼原因使我如此孤僻、總是想逃避人群,從未能輕鬆自如的與人相處,我已經不太記得,也說不清了。但現在,我所知道的是,踩踏過幾千公里,在遙遠陌生的土地上,我把自己帶向人群。」這感覺像小時候的自己,當然,我沒踏過單車旅行~

    而這正正是現在的自己:
    「對於過去的孤獨,我並沒有感到太多遺憾,或許正是這種總是「一個人」狀態,在過了許多年之後,成為我獨自出發上路的動力。」

    文章很精彩,但留言也不遜色,哈哈!
  • 呵呵,是啊,你是本站開張有史以來最熱情、閱讀最仔細的讀者了,在此鞠躬致意。
    有機會來台灣的話,請你喝咖啡啊!

    tzewu 於 2010/01/03 01:46 回覆

  • clancyr
  • 哈哈,早陣子忙生活,又有煩事,抽不出時間來追遊記。總想先按時間順序去看畢,哈哈。

    到台灣來一定會找你的嘿嘿 = =v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