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時時檢查簽證上的有效期限,計算著還剩下幾天到期,深怕稍一不慎,來不及在簽證到期之前趕到邊境,出土耳其,進入下一國希臘。

伊斯坦堡西邊250公里之外,一條「真正」的邊境等待著我:跨過去,就正式進入只要一張申根簽證就能通行四方的歐盟。

當我某天驚覺簽證還剩3天就要到期,明天再不走就來不及了,馬上整理好情緒,準備踏上最後一程土耳其的道路。

晚上習慣性的晃到網咖,這在土耳其連很偏遠的小鎮都基本上都會有一家,伊斯坦堡更是非常多,美其名是想查查接下來將踏足之地,但其實心底更期待的是,收到一些來自台灣的問候。



剛從台灣出門前,由於一股不吐不快
的興奮與焦慮想找人傾訴,我發了封Email給聯絡名單裡各個「不熟」的朋友。儘管一時感覺有些突兀,因為平時疏於經營人際關係,大部分人都很少聯絡,某些人根本只有一面之緣,但轉念一想,反正隔天拍拍屁股就走,也沒什麼不好意思了。就把那些現在會令我臉紅的信件,喀啦一聲傳送出去。

但令人訝異的,之後竟非常頻繁的接到了回信。剛上路中國時,是我身心最脆弱的時刻,也幸虧有這些回音,讓我在旅程初期能靠此保有一絲絲的慰藉。加上中國的網咖極為普遍,大部分的晚上,就算再疲累,我都會走進那一家家陰暗悶熱,充斥滿身大汗青少年的吵雜密閉空間,閱讀著不時傳來的關心、祝福與問候,並定期透過信件訴說那度日如年的漫漫長路。

隨著出中國,進入網路極度不發達的哈薩克俄羅斯,沒有什麼機會再寫信,收到回信的頻率也等比下降。漸漸的,當我從俄羅斯的荒涼大草原,一路沿著黑海到伊斯坦堡這段期間,就再也沒有一封信了。

有時會想,我是否被這些「不熟」的朋友遺忘了。但我的脆弱經過這麼多日日夜夜,已被磨得粗礫,土耳其人的熱情,更是叫我接應不暇,通過Email對某個看不見的對象傾吐,不再是旅程中的必需,因為在這裡,彷彿每個人都是我的好朋友。

 

但在大城市裡,之前在黑海沿岸與人面對面的接觸一下子全都沒了,每天只有我獨自一人晃來晃去,回到旅館,也是只有自己一人的單人房。

從中國以來,這是第一個真正非常「觀光」的地方,它的美、它的壯麗不是到我抵達時才被發現。它已被頌讚千百年了。

看著一群群觀光客,不管是背包客或一大群旅行團,我有些失落,也有些漠然。這個土耳其,已不再是我一人「獨享」,就像那黑海畔的每一天,沒有任何觀光客或外來者,就只有我,和真實生活在此地的人們。



那麼多觀光客讓我感到彆扭、不自在,無法接受「我就是他們其中之一」的這種感覺。他們無知、輕浮、吵鬧,來幾天走馬看花就坐飛機打道回府。而樓下那群吵鬧的白人更是使我憤怒,還在那邊給我討論起每個城市的「個性」。

只會不停打嘴砲的「老外」……我在心裡喃喃著,抱著棉被被吵得無法入眠,胸中一把火直燒到天空魚肚白,直到他們喝醉回房才散去。

經過廉價背包客旅館前,蓄著蓬鬆長髮,「狀似嬉皮」的歐美年輕人,彈著不成音符的吉他,說著「那年我在非洲……我操她
」,嗑藥嗑掛的空洞眼神望著我;

走在觀光客雲集的蘇坦那美區(
Sultanahmet),店家熱切的跟你打招呼,叫你喝杯茶,但我在那太過機械的笑容中知道,這不過是做生意的花招;

「嘿,朋友,你好嗎﹖晚上要不要過來某某夜店,和我們一群朋友一起玩﹖」打扮入時的年輕土耳其人,抹了過多髮油的頭髮非常閃亮,而這只是太過老套的伎倆,跟著他們喝酒狂歡完,眾人就會一哄而散留你一個人在那裡付帳(而這只是最好的情況);



不,我和他們不一樣。我走過沙漠、草原、高山、海洋,流了多少汗,遇見多少人,忍受多少個上坡、烈日、雨水,才來到這個地方。

我騎了三個月,他們坐飛機只要幾小時就能抵達。

但那又如何呢


我仍然是伊斯坦堡千千萬萬個觀光客其中之一,望著美景嘆服,然後離去。


只有在排隊領齋戒月晚餐的時候,我才稍感自在,又像是回到了黑海沿岸無比快活的日子

儘管不停的接受這座城市給予的感官刺激
,但我清楚知道我是獨自一人的,孤獨輕易的在人滿為患的大城市中,侵蝕著我。


在那些荒涼的地方,我能享受並與它共存,而熱情的當地人,也幾乎讓我無暇想起自己的孤獨處境。但熱鬧中的孤獨卻變得難以忍受,那被我忽略已久的,有個對象分享、傾吐的渴望,此時悄悄浮現。

我開始寫起明信片,寫給一個個「不熟」的朋友。用盡一切高級形容詞來形容伊斯坦堡的美麗,以及我對土耳其的熱愛。

在伊斯坦堡的最後一個晚上,我不抱太大期望的走進網咖,打開電子信箱,猜測收信夾裡應該又會同樣顯示:0

結果竟出乎意料,有一封信!

我連忙打開,裡面是短短幾行英文(在中國由於不會打簡體字,我一路都是用英文寫信,久而久之,回信的人也用英文回了):



哈囉:

一切都好嗎﹖你現在到哪裡了﹖

有交了許多新朋友嗎﹖

秋天到了,自己多保重!


希望你的旅程越來越有趣!

A


看著這封短信,我既驚訝又感動,幾乎要在網咖裡跳了起來。A是我之前上班無聊,在辦公室上網打發時間時無意間交的網友,偶爾在
MSN
上聊聊,一起出來看過一場電影、吃了一頓飯,後來我就匆匆忙忙的出國了。

她也在那群「不熟」的朋友名單中,出國前有留下地址,我答應會寄幾張明信片給她留念。

極巧的是,我今天正寄出一張明信片給她。那是所有寄出的明信片中我最喜歡的一張:黑白照片裡的伊斯坦堡近郊海灘,滿滿都是戲水的人潮,象徵著我這一路上幾乎被土耳其人的熱情給淹沒。


在即將動身離開伊斯坦堡之前,看著久違的來自台灣的問候,還有這(我剛寄出明信片,就收到她Email)微妙巧合,我又燃起了滿滿的熱情與動力。說不出的愉快中,我回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信,說著我有多高興收到來信,並且像是心有靈犀一般,今天才剛寄出一張明信片給她……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oseku2008
  • 你在那裡?

    若非你得獎,我不會進入你家;若非我好奇,也不會走進你家.
    還不習慣看你的圖文呢!
    不過會很自然的往下看!!
    幾乎足不出戶的我,因為有你的敘述,增廣了我的見聞.這是意外所得.
    擺開俗套,祝你順風!!
  • 感謝祝福,
    不知妳有否看完我那篇得獎感言Q&A?
    事實上我早就回來囉!
    目前只算是個回憶錄罷了。
    現在沒有圖,現階段的都在國外被偷了,目前只能靠文字描繪。


    tzewu 於 2008/12/17 19:08 回覆

  • A June Cat
  • 旅途愉快~

    每每看到有人上路,就有想要落泪的感觉。因为这也是我的梦想,不知道何时才能实现的梦想。
    我会常来,看你的旅途,带着我随时想要出发的心。
    加油~旅途愉快~
  • 慢慢開始計畫,出發其實也不是那麼難~

    我已經早就回來囉(奇怪,寫得不夠清楚嗎,為何都會以為我還在路上?)
    現在對我而言是回憶的旅途...

    tzewu 於 2008/12/17 19:13 回覆

  • Chanteuse
  • 其實我一開始也會常常搞不清楚時間和到哪了,倒不是不知道你已經回來了,只能說這麼長的旅途濃縮成一篇篇的文章,尤其前蘇聯那部分這麼多根本不會唸的地名,不是親身實地很難記得清啊

    (可能因為你這篇前面沒寫日期,而且又不是每個人都像我有強迫症一定要從第一篇看起:p)
  • 原來如此啊,其實「誤讀」也是滿有趣的啦,

    再次為妳的強迫症致意!

    tzewu 於 2008/12/18 18:10 回覆

  • roseku2008
  • 真的特別!

    我看完了你的得獎感言.
    終於知道評審為什麼頒這個獎給你?
    你的訴求真的很特別,我想我得花點時間來消化你所有的圖文!
  • 沒有什麼特別的訴求,是什麼樣子的人,就會生出什麼東西來。

    不用特別花時間,有空再看看吧!

    tzewu 於 2008/12/18 18:12 回覆

  • 關阿喵
  • 人際網絡總還是要維持的樣子,要不然就不像社會了。(這是說給我自己聽的)
    隨著年齡在增長,身邊人來來去去,朋友的分類已經難以歸類,小學、國中、高中、大學、上班、社團...
    有時我也覺得主動聯絡說不定是種叨擾,而且要維持往來也是很讓人發懶的,但是,像這樣的一封信卻好似讓人振奮。
    不能說羨慕你總喜歡隻身一人的獨立感,但偶而覺得自己好像也傾向這樣的生活方式(也許是短暫而非長久的)。
    廢話多了點,只是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祝安好!
  • 說的甚是,這樣的旅程像是要逃離社會,但終究沒有辦法切斷「期待與人的連結感」...

    tzewu 於 2008/12/24 16:13 回覆

  • clancyr
  • 說的雖然很大眾,這句說話已經沒有半點啟發性,但我覺得是真的,旅程的確能夠找尋自我,或者是自我所追求的。

    至少我們的生活,都比地球上很多人要幸福許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