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2007/10/5-10/7
路線
Istanbul-Ipsala
距離
:約250KM


跟騎進伊斯坦堡一樣,要離開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首先,得顫顫巍巍的慢
慢騎,小心輪胎別卡在狹小道路上的鵝卵石中,或在凹凸不平的路面失去重心摔車;然後,在被暴衝的汽車與電車撞上之前,趕緊找縫隙鑽出陷入無政府狀態的市區交通(這裡,我指的是Eminonu區前有渡輪站,後是火車站的交叉路口)。


從金角灣繞到馬爾馬拉海畔,就是離城往邊境的主要幹道,理論上一路朝西走,就可以到希臘了,當然這只是理論上。


一百多公里之內,路面時寬時窄,時平時陡,不變的是公路旁一個接一個擁擠的衛星城鎮和呼嘯而過的汽車。直到蜿蜒的坡道出現,在吃力的爬升中,馬爾馬拉海消失了蹤影,聚落和人口密度也才開始稀疏起來。


這塊博斯普魯斯海峽另一側的崎嶇丘嶺,是土耳其的「歐洲」部分。加上保加利亞南部、希臘東北部,這片夾在黑海、愛琴海、馬爾馬拉海間的土地古稱色雷
,是歐洲東南方的最邊陲地帶。色雷斯人並沒有一個統一的國家,而是許多小部落並存,在東西方來來去去的鐵蹄與征戰中,被不同的強權控制著,驍勇善戰的色雷斯人則常被招募成為傭兵。


作為小亞細亞連接歐洲的唯一陸路通道,在過去,商旅、軍隊在此往來不絕、絡繹於途,但當空中交通興起以後,如今這裡只是一處以農業為主,發展落後的地區。雖然地理上稱其為「歐洲」,實際上仍是道地的土耳其鄉下。

 


在抵達邊境前的兩個晚上,我又領受到那非常熟悉的濃濃人情味。


第一晚在荒僻公路旁的餐廳吃完晚餐後,試探性的問老闆可否在餐廳後面搭帳篷,他竟乾脆的叫
我直接睡在餐廳裡。打烊後,果真把整間餐廳讓給我!(雖然夜裡旁邊加油站的工人忽然出現在餐廳門口,一度讓我緊張了一會。
後來發現他只是好奇,除了抽根菸,互相微笑著雞同鴨講,並沒有發生什麼事。)


第二晚則在一間烤肉店前,想說前面有一大片草坪,在此搭營應該不成問題。餐館老闆也點頭應允,沒想到免費請我吃一頓烤羊肉大餐後,老闆及他朋友幫忙拎著我沉甸甸的行李,走一段路到他住的公寓,在裡面邊看電視邊「續攤」,並把自己的房間讓給我睡
……

 

 

離邊界越來越近,景色也益發荒涼,幾乎看不到村落、商店、農作灌溉的蹤跡,只有偶爾幾間加油站突兀而顯眼的立著。當我停在一家門口休息,並買水、吃自己準備的乾糧時,加油站的工人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話的走進屋裡,再出來時,手裡拿著兩大包東西,拿到面前。


拿去,他示意我全部拿走。打開來看,裡面是滿滿的起士、橄欖和葡萄。我想起剛在土耳其上路時,第一次被路旁一群村民攔下來請喝茶,他們就是給我這幾樣東西帶在路上。


一千多公里的距離,30個日夜,第一天和最後一天的土耳其,以幾乎一模一樣的方式對待我,還能多說些什麼?


我多麼希望還沒結束、還沒到邊界,就這麼每天每天騎下去。


但簽證的戳記明天就到期。

 


放眼望去,全是一成不變的土黃乾燥荒原,天空的藍色,也似乎比較深沉,一陣陣熱風捲起黃沙,透過陽光的反射,我包裹在一片金黃裡。


邊界地帶一片荒涼,似乎各地皆然,至少我所經過的陸路邊境:中國
/哈薩克哈薩克/俄羅斯都是如此,更何況歷史上曾發生過多次戰爭與衝突,關係不時陷入緊張的土耳其/希臘。萬一雙方開戰,這片廣大荒原作為首次接戰區,也像是個緩衝區,不設任何重要建設是很自然的,以避免各方人民生命財產馬上受到損失。


看到邊境的路牌了,直走還有
5公里就是海關,右邊是最後一個土耳其小鎮Ipsala。還有幾個小時太陽才會下山,應該來得及過邊境,但我沒有多想的馬上決定右轉進Ipsala,我要在這個國度待到我能待的最後一天

 

 

雖然是個非常小的地方,但仍找到一家四五層樓的中型旅館,似乎也是鎮上唯一一間,空蕩的樓層間全部就我一個客人。


待放好行李,稍事休息,天色也暗了下來,在樓下餐廳匆匆吃完飯,我些許焦躁的遊走在鎮上,想找間網咖,想知道
3天前在伊斯坦堡發的信,是否會有回音。


而在這麼偏僻的邊境小鎮
,還真的被我找到一家,打開電子信箱,一封新的信件顯示出來:

 

Dear Tzewu,

我希望我有那種
神奇的力量!
或許我能夢見我的屋子外就是海

……
……

事實上我也很不社會化,哈
~
過了土耳其,你就到希臘了,酷!

請用力記得海的樣子,我知道那種藍! 

ps:
我正在準備考研究所,還有,深深的沉浸在愛河裡,這真是種艱難的生活。 

繼續保重

 A

 
讀著一個一個英文字,我的臉頰發燙,心跳和血液循環急速加快,幾乎無法端坐在椅子上。從一開始的欣喜、感動,知道遙遠地球的另一端,有個人正在掛念我,但不久就陷入困惑。


深深的沉浸在愛河裡」,這是什麼意思﹖
跟誰呢﹖為何要跟我說﹖


網咖裡傳來一陣非常熟悉的旋律,是輕亮的曼陀林聲,直接而乾脆,不拖泥帶水,纖細陰鬱的歌聲接著響起。


我的天
居然是REMLosing My Religion〉,我國高中時最常聽的歌之一。


在這個荒涼的土耳其邊境小鎮,一瞬間
我像回到那個17歲的蒼白少年。


That's me in the corner

That's me in the spotlight,
I'm Losing my religion

Trying to keep up with you
And I don't know if I can do it
Oh no, I've said too much

I haven't said enough
I thought that I heard you laughing
I thought that I heard you sing
I think I thought I saw you try



把信再從頭到尾讀一遍,忽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失落。


我發現在伊斯坦堡接到那封信後
,竟不知不覺中開始出現了某種期待。


人家有男友了
我不禁為自己的一廂情願感到愚蠢,憑著隻字片語,就無端的幻想著……我用故作輕鬆的筆調回完信,踏出網咖大門,走回旅館。

 

氣溫驟降,街道上沒有人影,只有幾盞蒼白的路燈,到處包裹在濃重的霧氣裡,非常、非常安靜。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aulliao
  • 荒蕪的景色,寂寞的旅程,孤寂的心情,旅者都能適時的得到撫慰,曾說過"男人不怕黑暗.只怕心中沒有陽光"
  • 我已經牢牢記住你這句話了~

    tzewu 於 2008/12/31 09:41 回覆

  • clancyr
  • 「憑著隻字片語,就無端的幻想著」這是男生都會有情感和期待吧,特別是感情單純的男生,,呵呵。

    算了吧,放下這一部份,繼續上路。離開這神奇的國度,繼續尋找已知和未知。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