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兩天,都有找到海邊的露營區過夜,度假的季節已過,整個營區裡只有我一人。第一天找到的地方,其實已經停止營業,我大費周章的卸下行李,偷偷翻牆過去,在安靜得詭異的營區裡,找到一座可以看見海的「帳篷屋」,在它有頂篷遮蔽的前廊搭起帳篷。

 

這裡的露營地大部分都是這種小屋,幾乎像度假別墅一般什麼都有,廚房、臥室、屋外的躺椅、餐桌……只不過牆壁和屋頂換成了帆布與鋼架。我偷偷拿起人家用過丟在一旁的鋼碗、湯匙,接水龍頭的水,用著今天剛在超市買的隨身瓦斯爐,第一次在外頭給自己煮了一餐。

 

入夜後,外頭突然亮起強烈的燈光,並有車輪駛過砂石地的聲音,我壓低身子在帳篷邊,動都不敢動,我真是太大膽了,就算沒在營業,還是固定有人會來巡邏視察的吧!還好我選的位置相當偏遠,並有帳篷屋做掩護,應該不至於被發現。我靜靜的拉開拉鍊躺在睡袋裡一旁愛琴海整夜規律的拍擊著,卻怎麼也驅散不了濃厚的疏離。

 

第二天抵達的Kavala是座港口城市,我一度考慮要是有船的話,就直接坐去雅典,略過一大段還有近七百公里的路。才騎了三天,我卻已對這片疏離的土地感到不奈,並且非常失落。如今看來,Ipsala外的那一條邊界才是真正的歐亞「分界」,從那頭跨過來到這一頭,是一道巨大的斷裂,我像是掉進那道裂口裡進退維谷,眷戀著回不去的彼岸,也難以上到眼前的此岸。

 

問了幾處地方,獲得的是同樣冷淡的回應,聽說咖啡店旁的船公司有船開到雅典,但大門深鎖,不得而入。坐在海邊的咖啡館,我想靜一下,想想接下來該如何是好。土耳其有土耳其咖啡,希臘應該也有希臘咖啡吧,我點了杯希臘咖啡。

 

送上來的是一個小杯子,深褐色的濃密泡沫浮在杯緣,幾乎滿溢出來,小口小口的喝下去,那甜膩、帶著咖啡渣的口感,竟跟土耳其咖啡完全一模一樣!

 

想起近代希臘獨立以前,數百年來都是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統治之下,飲食的同質化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只是這一口相同滋味的咖啡,只是更強烈的凸顯出現實上的斷裂。

 

獨立的希臘不只拔去了鄂圖曼文化的外觀,也將土耳其人熱情、好客、無私分享的性情連根拔起,只有在飲食裡,殘留著抹不掉的痕跡。同時,我也想起幾次在土耳其黑海小鎮見到的廢棄拜占庭教堂,那是曾經生活在土耳其數百年的希臘裔族群,所留下唯一的證據,殘存的牆垣內,只剩隱約模糊的聖像壁畫。

 

一次大戰後,交戰完的兩國(由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率領的軍隊擊敗希臘,並宣告土耳其共和國成立)簽訂人口互換條約,千百年來生活在彼此土地上的居民(土耳其的希臘裔、希臘的土耳其裔)必須回到他們的「母國」,即使這個「敵國」其實才是他從小生長到大的「故鄉」。共計有50萬在希臘的土耳其人,和150萬在土耳其的希臘人被硬生生的從原本各自的家園拔起,而殘存在伊斯坦堡的少數希臘裔,也因土耳其政府計畫性的隔絕政策,及不時被煽起,針對希臘裔居民的暴動,從1924年的15萬到2000年只剩三千人。

 

一路上,時常可見藍白條紋的希臘國旗隨風飄盪,只是這一次,我無緣接近國旗背後的人心,如同在土耳其時一樣。

 

喝完咖啡,船公司仍沒有動靜,我決定今晚留在Kavala。人們悠閒的在黃昏的海濱步道上散步,一旁的淺灣內,停著一艘艘私人的小型遊船,大街上的高級飯店底下是一家家旅行社,大概是許多有錢的歐洲人會來此度假吧!一度考慮在規劃良好的海濱公園找個地方偷偷紮營,但到處是前來散心的一家大小,最後還是作罷,繼續騎到城外3公里的收費營地了。

 

安頓好,我又往市區,去超市買點今晚要自己煮來吃的東西,並像是本能反應的,向著來時在路邊看見的一間網咖前進。雖然說上一次在土耳其邊境接到信時,我非常的失落,並為自己的一廂情願感到愚蠢,但希臘實在讓我悶的發慌,還是不由自主的打開收件夾……

 

 

這週末我們經歷了一個奇怪的颱風,它在宜蘭、花蓮外海形成颱風圈,然後減弱下來就離開了。我可以感覺到它強烈的風雨
……

……

這跟「某個傢伙」無關。我們仍然有許多價值觀、許多過去的事需要討論,要達到兩人間的平衡,對於我們來說很難。你知道,愛很複雜,很困難,還像颱風一樣製造麻煩哈哈~

 

所以,不要羨慕某人,哈哈~

 

A

 

 

如果妳在愛著某人,那麼我會很羨慕他」……在上一封回信中,我最後一句話這樣寫著,後面還加上個吐舌頭的MSN黃色小人頭,故作輕鬆俏皮。

 

經過幾天來苦悶的希臘風景,看到這句話我們仍然有許多價值觀、許多過去的事需要討論……不要羨慕某人」,我呆呆的看著這些字笑了。我們」……我喃喃念著,並感到一股動力,又從體內復甦過來,興沖沖的馬上回了封信。

 

 

Dear A

 

希臘的天氣很暖和,但人們很冷漠。

甚至連一點點微笑也吝於給我,和土耳其實在很不一樣。 

我依然記得看到妳信上寫著「深深的沉浸愛河」的那一刻,我極度失落的走回邊境小鎮的旅館,寧靜的夜裡滿是霧氣。

 

隔天我沿著寬闊荒涼的土地向希臘騎去,當我向後看土耳其最後一眼時,眼淚幾乎要流下來。許許多多的面容縈繞在我腦海,我感覺活了一次好長好長的豐富生命。

 
小時候,我超喜歡颱風天,平淡的生活因此戲劇化許多,有一次颱風夜,我甚至幾乎把我家給燒了(提醒我以後跟妳說這個又蠢又好笑的故事,我相信妳一定會喜歡!) 

今晚我待在一個海邊的露營地,也許明天我會跳進愛琴海,如果不太冷的話。

 

晚安,祝妳好運

 
tzewu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zuche
  • Also good luck to you, my friend.

    tzuche
  • good luck to everyone~

    tzewu 於 2009/03/16 23:28 回覆

  • paulliao
  • 失落.寂寥 懷念在土耳其那令人雀躍的情景 .
  • 儘管如此,仍得繼續向前走啊!

    tzewu 於 2009/03/19 01:53 回覆

  • clancyr
  • A小姐這樣說也是對你好吧,相信她也感覺到你在文字間對她的期待了,她必須打斷你的幻想,好讓你回來本來的旅途上...

    苦悶的土地,思念的心情,之後會發生怎樣的事?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