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西北部

 

Pink Floyd〈The Great Gig In The Sky〉

這個下午天氣很好,陣雨與陰霾彷彿是很遙遠以前的事了。


坐在桌前打這些字之前,陸陸續續辦完一件件或大或小的事:開一個月後伊斯坦堡進開羅出的機票、跟人拿行李袋缺的配件、花一萬多元把整套Ortlieb馬鞍袋買回家...做了不少事,因為七點半就起床了。


沒睡多少時間,這麼早起是為了趕到松山高中演講。上次進這所學校,是國中畢業要考高中聯考,試場即在松山高中。


那應該是我第一次感到人生茫茫的起點,懊熱的暑氣中,連續失眠恐慌,胃痛冒冷汗,拼了命趕赴人生第一場戰場,巴望著能在考試制度下有一席容身之地。若失敗了,你就什麼也不是。


但失敗的預感縈繞不去,並在考數學的時候達到高潮。試卷發下來,疲乏的身心已經快撐不下去,每一題都像有字天書一樣完全看不懂、不會寫,到最後只能儘量張開耳朵,聽著提前交卷的同學在走廊上討論的竊竊私語,胡亂瞎猜著答案。


不知道為什麼,松山高中是我的第一志願(或許是離家近或男女合班吧),但以當時的能力,要能上比中樂透還難。結果,連擠上吊車尾的公立高中都很勉強。

 



早上太趕太匆忙,當時老師問是否來過,我居然說沒有,這些事,是回到家後才猛然想起的。


整個二年級有八九百人,是第一次面對如此人山人海的情景,大多數帶著眼鏡,一臉聰慧、漂亮、帥氣、潔淨的都市少年,只有站在台上時,方能感到臺灣的城鄉差距之劇烈,不久前台下坐著的,是所謂『偏遠地區』學校孩子們黝黑、茫然的臉龐。


第七場校園,第九場公開分享,其實已有點疲乏,老鳥變不出新把戲,終於把之前在校園裡有意迴避掉的A級秘密武器搬出來,果然獲得極強的效果,是我參與的校園講座中笑聲及反應最嗨的一次。



扯遠了,其實一開始並不是要寫今天早上的校園講座。


而是葡萄牙。


我常常想起葡萄牙,尤其今天下午坐在房間裡,窗外金黃的陽光傾斜映照在微微飄動的窗簾上(寫到現在,太陽已經快下山了)

Santa Cruz Church


那一個下午,我在柯音布拉(Coimbra)沿山丘的老城區閒晃,石板斜坡小巷如迷宮般盤旋交錯。漫步在斑剝的牆垣間,陰影與光亮對比強烈,映照或遮蔽著門內華麗的地毯、古董飾品,與門外凋敝的樓宇門面。走過一扇大大的窗邊,約是兩層樓的高度,沒有玻璃或窗框的遮擋,拉上的紅色布簾隨風輕拍、舞動,隨之傳來一陣樂音。


從一開始的模糊隱微,直到越來越清晰,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襲上心頭,我確定聽過這首曲子,但怎麼也想不起來是哪一首。我站在牆邊怔怔的望著飄動的紅色窗簾,聽著這似曾相識的聲音。


沒有任何歌詞,隨著背景的鋼琴伴奏,只有靈魂味十足的渾厚黑人女聲,像一波波海潮襲來的低吟著、嗚咽著,時而激昂高亢,時而抑鬱感傷,撕心掏肺的像是要把她所有一切的憂傷、狂喜、憤怒、歡欣,全部一股腦的赤裸裸坦露出來。


我突然記起來,這首歌是Pink Floyd《Dark Side of theMoon》專輯裡的一首曲子The Great Gig In The Sky,「一場天空中的偉大演唱會」。那是某一代人永遠的搖滾啟蒙,也是我中學時期自己第一次花錢買的CD專輯,離開高中生涯就沒聽了吧,CD也不知丟到哪裡去了。

 

整首歌沒有歌詞,只在樂曲開頭時,有一個老頭喃喃自語的聲音...


"And I am not frightened of dying, any time will do, I
don't mind. Why should I be frightened of dying?
There's no reason for it, you've gotta go sometime."

 

"I never said I was frightened of dying."


我不懼怕死亡,任何時候都會死,我不在乎。

何需怕死呢?這是沒道理的,有時候你得釋懷。


我從沒說過我怕死。

夜裡的Coimbra


正當我聽得入迷,心神跟著起伏跌宕、激動不已時,吟唱聲驟然下降,越來越細、越來越微弱,像是最後一眼的夕陽,落下在灰藍色大海的後方,在還沒有心理準備的時候,光線消逝,夜色降臨。


這就是旅程快要結束前的真實感受,來得很突然,似乎是剛剛適應了這種生活節奏,然後就是盡頭了。


所有的經歷、情緒、感受,不管怎麼樣曲折起伏,就像這首曲子,在時間之流中,終有結束的一刻。那個結束的聲音,不是歡慶高呼,不是激動落淚,不是以為我的人生從此變得不凡、獲得改變。而是平靜、低緩,偶有一絲繚繞的不捨,最後不知不覺的溶入寂靜。

乾燥的丘嶺只有低矮的橄欖樹


葡萄牙治療了我,在旅程最後,使我能坦然拾起飄蕩的心神,再往回到西班牙,從馬德里踏上飛機,回家。


從土耳其進入歐洲後,就是一連串的打擊與意外。衰事一件接一件,罄竹難書:陰冷的天氣、人們的疏離冷漠,與土耳其對照之下益加巨大的失落感、一再重感冒、自以為浪漫的戀情最後證明是一場可笑的夢幻...包包在巴塞隆納被偷走,幾乎是最後一根不能承受的稻草。


但終點還沒有到。


當我不顧一切的再向前,走過最後一段陸地,進入葡萄牙之後,我知道它正在治癒我。


輝煌的陽光、狹小陳舊的街道、敷滿金箔同時陳舊蒙塵的教堂、比義大利還香醇濃郁的黑咖啡、處處顯露出的老派悠閒步調,還有不可盡數,無法形容的安靜、緩慢、薄霧、炊煙、暮色微光……


雖然這裡仍然不可能有人會請你回他家,瘋狂的與你打招呼,免費請你吃冰淇淋,無保留的跟你分享他們生活的一切,但葡萄牙人那溫和的一抹微笑,我想是再適宜不過的告別。



我的速度慢了下來,時常騎不到三四十公里,找到一處安靜的收費營地或青年旅館就停下來,慢慢的紮營、吃飯、盥洗、張羅生活瑣事,不用掛任何行李的騎到鄰近的區域閒晃。


我享受溫暖陽光照射在身上的舒暢;


坐在小鎮咖啡店裡與當地人一同啜飲小杯黑咖啡;


為每個溫和的臉龐感動不已;


在雨霧中的寂靜山林裡感受神祕的震顫;


咬緊牙根在攝氏一兩度的暗夜裡鑽出滿是露水的睡袋、帳篷,全身顫抖不止的在草地上小便,在源源冒出的霧氣中,抬頭仰望星空。


葡萄牙不是連續不斷的整體,它不特別荒涼、壯闊、華麗、熱情,反而有點狹小、有些窮困、有點平凡、有些滄桑。它不像是一趟壯闊旅程到了最後,會發生戲劇化結尾的場景。


這個國家一點也不in,它輝煌的時代轉瞬即逝,無足輕重的處在歐洲邊陲,由於交通不便,連觀光客都愛來不來,我所待的每間青年旅社,幾乎每一次整間多人房都是我全包。


我想是它outsider的氣息,迷住了我,物以類聚吧。

早晨起來,帳篷內外滿是露水,得把外帳先曬乾才行收摺。


它是片片斷斷的絮語,親密而即時的在我耳邊響起。夾在植滿橄欖樹的乾燥山嶺與無邊無際的大西洋間,我在這片狹小的土地緩慢移動,讓氣味、聲音、光線、溫度、城市、海洋……團團包裹。



煞車與變速器到了這裡已經完全被操爆,最驚險的一次,是在大雨中來到傾斜的下坡路段,速度飛快的下降時,兩邊煞車線居然硬生生斷掉、失去作用,車子完全停不下來,只能將兩隻腳垂下,用力磨擦路面才稍微把速度緩下,全身因著摩擦力而振盪,差點以為腳下已冒出火花。


雖然車子已疲態百出,也沒剩下多少路,我還是想辦法把它修到最好。因為我要沿著這片最後的海洋—大西洋。


就像十年前的夏天,我騎著車,看見地球另一端,臺灣東部外的太平洋。


 

 



檢視較大的地圖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tzuche
  • Amazing experience!
  • 就差不多的內心戲囉!

    tzewu 於 2009/05/05 23:51 回覆

  • paulliao
  • 下雨天.下坡路段.用人力腳煞車~你夠狠.
  • 一定要的啊,還好有驚無險啦。

    tzewu 於 2009/05/05 23:53 回覆

  • Jess
  • 我好喜歡帳篷那張照片喔,陽光從樹梢透進,空氣中的微薄霧氣與光線微微糾纏,帳篷發著光...感覺應該有個好的開始,雖然最後來了個驚險的場面,但也是預告了化險為夷啊...
  • 那樣的光線與空氣真是令人懷念,非常純粹,非常透明。

    tzewu 於 2009/05/05 23:54 回覆

  • Midori
  • 這篇文章真的是道盡了旅行的意義呀。
  • 很高興裡面的訊息對你有意義~

    tzewu 於 2009/05/05 23:56 回覆

  • Alton
  • Cool

    我現在才發現"特A級秘密武器" 真棒.. 其實我也有類似這樣的狀況發生過!! 在印度在阿曼! 忍不住我笑了.. !!!! 但不可否認這真是在講座時,超有力提高講座現場的笑點..
    舒服的文章... 那帳篷照片拍的真好.. 讚啦~
  • 未免引起聽眾發生不適反應,通常我都避而不談那段,當天不知吃錯什麼藥,竟講開來了。週六見就聽你說啦!

    tzewu 於 2009/05/06 00:01 回覆

  • 杯子大革命
  • 第一張婦女晾衣的照拍的真好!......Celine
  • Penny
  • hihi tzewu你好~
    偶然搜尋到你的文章,
    很喜歡:)
    我兩年到過里斯本蜻蜓點水的一遊,
    很快又要再出發了!
    我也很喜歡這個國家, 這次會走的更遠更久一些,
    祝福你的旅程繼續,
    平安充實和滿足:)
  • 旅途愉快,葡萄牙的冬天也很舒服吧!

    tzewu 於 2009/12/02 14:52 回覆

  • A
  • 讓我想起了台北電影節裡看得,巴西人辦法要到葡萄牙討生活....
  • 但經過了好些年,現在有些此消彼長的感覺,巴西越來越旺(2016就要辦奧運了),葡萄牙則停留在時空膠囊...但對旅行的人來說,那裡真舒服,有空妳可以做個火車過去逛逛啊!

    tzewu 於 2010/10/15 01:5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