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adel of Arbil, Capital of Iraqi Kurdistan  2009/7/10

 

為何我會在這裡?虛弱地攤在床上,我不禁自問。


從昨天起,就不停地拉肚子,中午剛吃完的烤肉,也在前一刻全部吐光了。電視不停播放歐巴馬訪問非洲迦納的新聞,而他所領導的國家,幾年前「解放」了這裡──如今每隔一陣子如家常便飯的自殺炸彈就登上國際新聞一角的國家:伊拉克。


沒有公共交通系統,從一地移動到另一地,唯一的選擇只有計程車。不可否認,當透過車窗望向如月球表面般荒蕪的土地,看見遠方泥灰色的城市不斷竄起(也許是油田)火焰,前方的路標幾個城市的名字,配合著箭頭方向映入眼簾:巴格達(Bagdad)、摩蘇爾(Mosul)、基爾庫克(Kirkuk……是有幾分超現實的冒險快感。手邊這本Lonely Planet的中東旅行指南聲明,除非活得不耐煩了,否則千萬別去伊拉克旅行。


而我當然還想要這條小命,事實上,只是從這幾個地方的外圍經過,活動的範圍僅限於北部。從各方打聽來的消息都顯示,此區安全無虞,外國人大可放心自由來去,免簽證一律可待十天。

 

它有獨立的政府、單一的民族、美國的撐腰、共同的利益:石油,它的正式名稱是: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Iraqi Kurdestan)。這個曾經被海珊屠殺、被土耳其政府剝奪文化與權益,命運多舛的民族,現在是最接近「國家」的一刻。


我來到的此時,即將總統及議會大選,印滿標語及大頭照的海報四處可見,這是一個新聞記者大展拳腳的時機──一個充滿曲折歷史、不確定未來地區的關鍵大選。可惜,我只是一個天真的旅行者,在逼進攝氏五十度高溫及惡劣環境下,終於不支倒地。


但至少,我遇見了人。

 

剛到的第一晚,在雜貨店遇見一位英文不錯的庫德族青年,第二天早上他帶我逛這靠近土耳其邊境的城鎮Zaho。他說著他如何努力自修英文,一心想考進美軍基地作翻譯,「如果能順利進去,很有機會拿到綠卡,這樣就能到美國去了,可惜上次沒有考上,我會繼續試的。」他的眼神混合著憂鬱及盼望。


最後幾天,東部的城市Sulemaniye,我在一間中國餐廳遇見一個中國女孩,她跟著公司來此,公司卻因經營不善解散,她的簽證也遇到問題,正喝著酒解悶。「就為賭一口氣吧!出來闖闖。一直到我上飛機的那一刻,我爸媽還不知道,我要去伊拉克。」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出國。第二天早上,她跟我講述更多不可思議的經歷,在中國生一場近乎喪命的病、被綁架、在伊拉克被搶,怎樣跟這裡的官員周旋……


他們都想要離開、或正在離開故鄉。在這片炎熱的土地上,我的生命與之短暫交會,也彷彿看到自己。

 

The Kurdish young man and his father run a little shop.

 

 

The shop in 1957.

 

 

He took me to the old bridge----the only "sight" in Zaho, the Iraqi border town near Turkey.

 

 

"I used to swimming under the bridge like these kids...", he said.

 

 

The flag of Iraqi Kurdistan fly over the Citadel in Arbil.

 

 

 Don't know why, houses inside the Citadel are all ruined.

 

 

Some objects left inside the house.

 

 

Books inside the house are all demaged and burned.

 

 

Kurdish soldiers wearing US Army shirts, they guard entrance of the Citadel, look over center of Arbil.

 

 

After few days diarrea, laying over the bed weakly...in Shaqlawa, the nothing-at-all town north of Arbil.

 

 

In Sulemaniye, the Chinese girl tried to sort things out about her visa problem.

 

 

Firstly, I bought beer into the hotel, the owner found them then confisticated(it's banned to drink alcohol inside the hotel), the girl insisted to go out again then hided beer inside her bag. Then we can drink secretly that night(the last night)...

 

 

Bye Bye Iraq...

 

 

From Jul. I have a column in one travel magazine(to earn little money to buy more beer...), it's the article of Sep. issue, I must thank Tsaiwei for helping me to type in Chinese.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zuche
  • 免簽證可待十天啊....可惜那時我沒從土耳其過去看看...

    tzuche
  • you didn't lose much for having not been there...

    tzewu 於 2009/09/13 01:08 回覆

  • Maria
  • 加油啊,老哥!
    大海就在前方了!
  • ha, I'm stand beside the Sea again!

    tzewu 於 2009/10/07 21:25 回覆

  • 蛋捲
  • 子午,

    我真的很替你開心你正在逐漸完成這趟旅行耶!你走的每一步,都為我們打開一扇窗子。真的。

    但還是要小心。台灣見。
  • see u there!

    tzewu 於 2009/10/15 06:43 回覆

  • flystone
  • 您好

    請教一下,如果從Erbil機場入境而且僅在庫德族政府管轄的地方活動,依您的經驗是不是在機場可以取得落地簽證?機場落地簽證有什麼注意事項嗎?謝謝!
  • 理論上,不管從陸路還是機場關口,外國人都是一律可取得十天落地簽,但最新情勢,還是得上這個討論板爬文比較保險喔: www.lonelyplanet.com/thorntree/
    請打關鍵字Iraqi Kurdistan搜尋

    tzewu 於 2010/04/21 01: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