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fahan, Iran  2009/8/26
氣溫逼近攝氏40度的下午,男人們祈禱完直接在清真寺門外倒頭大睡。 (不久後相機在這座城市摔壞,此篇文章的背景Shiraz便完全沒有照片...)

「生命很短暫,」老頭吃完手中檸檬口味的冰淇淋,慢悠悠的說。這是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我卻像被電到一樣震撼不已。

 

 

 

吃過晚飯正準備回旅館路上,一句「哈囉」冷不防從一旁的暗處冒出來,隨即面對我伸出一隻手。在伊朗兩個星期,除了人煙稀少的荒涼公路上,人們會請我喝茶吃東西,在城裡就鮮少遇見主動的好客熱情,而這在土耳其是屢見不鮮的。

 

我有些驚喜的伸出手來,「下午我在海飛茲的墓園外看見你,就想與你打招呼。」海飛茲(Hafez)是古波斯最偉大的詩人,至今仍受到每個伊朗人的尊崇,家家戶戶都有一本他的詩集,人人能引述一段他的詩句。他在設拉子(Shiraz)這座城市的陵墓,幾乎已成為朝聖之地。

 

雖然未讀過他的詩作,但金黃的夕陽餘暉底下,看著老老少少伊朗人漫步在圍繞陵墓而建的花園中,三三兩兩坐在一旁,研讀他的詩集,四周音響傳來空靈的音樂與吟誦,瞬間就被當下的氛圍感染,心中像有一條平靜的河流過,洗去自然環境的乾枯與城市的喧囂。

 

 

 

「但當時我坐在車上來不及停下來叫你,來,請你吃冰!」繞過市中心厚實的城堡外牆,我們人手一杯本地最知名的老字號檸檬冰淇淋,坐在城堡的另一頭草地上開始閒聊。


「生命很短暫,」我已記不得當晚他重複了幾次,但幾乎像每句話的發語詞。「我們的古詩人奧瑪開儼(Omar Khayyam)說過,生命就像球場上的球,你不知道下一刻會被踢到哪裡去。」老頭提到他靠近伊拉克邊境的故鄉,兩伊戰爭期間被戰火波及,他當時受傷住進醫院,之後舉家便遷居設拉子。

 

「每個宗教都說自己是獨一無二的真理,然後用這個真理控制人,我一點也不相信伊斯蘭教,也不相信現在的伊朗政府,它說它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伊斯蘭共和國,這是完全錯誤的,沒有誰是獨一無二的,我們都是人類的一份子。蘇格拉底曾說:『我既非雅典人,也不是希臘人,我是世界公民。』」

 

「我相信什麼,我相信人的良善,我相信幫助別人便是幫助自己。」

 

「這世界上的書本、知識,太多太多了,窮究一生,根本不可能讀完。所以其實不想什麼的人是很好的,沒有太多煩惱,只要汲汲營營於眼前的利益

 

「我們能知道的太有限,而生命太短暫。」對,我感到他的字字句句都像是替我而說的。


「就像睡了一場覺,一覺醒來,你發現這趟人生旅程已經抵達終點。」聽到我回他這句話,他有點憂鬱的臉龐展開笑顏,在設拉子的夜空底下,我們再次握手。

 

 

 

本文同步刊登  於11月號AZ旅遊生活雜誌專欄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ria
  • Thanks for sharing!
    I also thought of a 史奴比格言 : Life is like an ice cream cone, you have to lick it :) yum~
  • 老妹妳還是這麼口愛,史奴比耶!

    tzewu 於 2009/11/14 14: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