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7 Tue 2009 15:50


這是一座平凡的城市。

 

灰撲撲的街景中,羅馬時代的浴池和城牆像是廢墟一樣殘破的據有一角。

 

無特色的水泥樓房中,一座被整齊磚頭填滿,整修到原貌盡失的城門立在馬路中央,傳說這是埃及艷后與情人馬克安東尼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無論是真是假,沒有半點引人神往的浪漫氣息,只有打瞌睡的駕駛停在一旁。

 

巷弄之間偶有經過維修保存的傳統鄂圖曼宅邸,但大部份都任其殘破凋零。

 

廉價旅館有著陰暗狹長的走道,走進房裡就像是走進病房。

 

這是一座不平凡的城市。

 

我們四人蹲在山丘上,吃乾果、喝果汁、抽著菸。一條高速公路剛好將這邊的山頭和那邊的山頭分開,層層烏雲壟罩天際,山坡上全是開墾的痕跡。沒有什麼話需要講,除了一些最基本單字,他們聽不懂英語。

 

我們剛剛才從對面山頭底下的山洞出來,某些東西已經超越語言。

 

 

 

 

一離開市區,兩台機車就如脫韁野馬般狂飆著,尤其是我所乘坐的這台SUZUKI打檔車,全速蛇行在蜿蜒的山坡間,幾乎沒煞過車,坐在後座的我已經被嚇得魂飛魄散。

 

是Vechettin的朋友載著我。昨天傍晚進城後,停在路邊問哪兒有旅館,Vechettin和他的朋友熱心的替我找到全城最便宜的一家,還請我吃東西、喝茶。沒想到今天在城裡閒晃,下午居然巧遇他們,還有一位年紀較長的男人。

 

他們邀我跟著他們一起走,去哪哩,不知道,但對我而言那一點也不重要。

 

坐上摩托車後座,我們在城裡晃蕩了一個下午,還莫名其妙的跑進人家家作客,莫名其妙喝下一杯從麥加朝聖帶回來的聖水……接著,噗—噗—噗,朝向市郊的山丘前進。

 

看到斜坡上方一座清真寺尖塔,下方許多小店賣著零食和紀念品,週日的午後,四處停滿了汽機車,我知道我們到目的地了。清真寺旁是一座山洞,是此地重要的朝聖之地。他們領我走下階梯時,就看到下方的平地滿是人,個個虔敬的面朝一角,用鐵欄杆圍起的地方。

 

待下到底下,三人瞬間收起前一刻輕鬆的嬉鬧,在後面一點的地方站定,面對那塊角落,雙手手掌朝上,伸在胸口,半闔著眼,嘴裡發出輕聲喃喃。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杵在那兒,雙手不知該往哪裡擺,只好微微交置於背後腰際,像是稍息,彷彿以這個姿勢說明我的虔誠,一個外來者的虔誠。

 

 

 

 

結束朝拜,我們走進更深的地底。低頭、屈身,小心翼翼攀附著濕滑的岩石,循著腸子般狹小蜿蜒的通道走進山洞深處。

 

來到一個石室般的空間,無路可走了。年長男人放下手中裝滿零食的塑膠袋,狹窄的空間內連我擠進四人,或站或蹲的緊挨著彼此。

 

「準備好了嗎?」他示意我拿出相機,開啟錄影功能。

 

蹲伏在陰暗的洞穴一角,我手忙腳亂的打開側肩背著的小包,掏出相機緊握手中,還來不及轉到錄影功能,吟唱已經開始。

 

頂上有盞強烈刺眼的燈光,為石壁染上漸層的色調,墨綠、土黃、赭紅、靛藍、絳紫……沒有讓人馬上眼睛為之一亮的燦爛色彩,一但瞥上一眼,卻有股如漩渦般的引力,將你緩緩捲入其中。

 

吟誦的音律跌宕起伏,三人皆閉起眼睛,帶著濃濃鼻音的聲音如泉水,源源不絕注入四周冰涼的空氣。

 

深沉的色彩在眼前飛舞,皺褶的壁面上壟罩著一層濕潤水氣,像是有它自己的生命。

 

還沒從極速飆車的驚嚇回過神來,現在,虔敬的誦念聲中,我像是參與了一場儀式,等待靈魂一一降臨、歸位。

 

誰的靈魂

 

除了坐在SUZUKI打檔車後座被嚇傻的我,鐵定還有其他人。或許就是那七個睡著的年輕人

 

 

 

 

在基督教仍為非法的時代,羅馬皇帝殘酷的趕盡殺絕所有基督教徒,這七人不願放棄他們的信仰,躲藏在這個洞穴裡。幽閉的黑暗中,他們睡著了。某一天眾人睡醒,他們派其中一人出洞去找食物。到了一處村落,這人拿出錢幣想跟村民買東西,卻被告知他手中的錢幣早已過時,而當初被禁絕的基督教,現在已成為國教。

 

聽說這七個人睡了309年。

 

故事從此廣泛流傳在基督教世界,甚至影響到後來興起的伊斯蘭教,被記載在古蘭經上。這個洞穴,有的傳說是在土耳其的以弗所,有的說在大數,現在我所在的地方。

 

沉浸在另一個時間,另一個世界,一覺醒來,已是百年。 

 

是不是有點像,「從前從前有個浦島太郎……」。浦島太郎被報恩的海龜帶到海底宮殿,度過了一段短短的時光,當他回到海邊的家鄉,卻只看見父母和他自己的墓碑,悲傷與絕望中,仙鶴帶他永遠離開這裡,飛向他方。

 

時間讓七個年輕人度過了宗教迫害,讓浦島太郎記憶中的家園消失殆盡。

 

時間的救贖?時間的殘酷?

 

不知道這七個年輕人後來的命運如何?他們當會歡欣得不能自己,感謝上帝的救恩;還是艱難的活在這個不屬於他們的時代?


 


 

閉上眼睛,沉浸在吟誦聲中,像是被一波波海浪推著前進,推往另一個時間。

 

待我走出洞穴,外面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anteuse
  • 看著文章,感覺好像參加了一場神秘的儀式....
  • 那吟唱真的是難以言說的神秘(因為我聽不懂啊)與憾人心魄...

    tzewu 於 2009/11/18 02:38 回覆

  • 育榮
  • 子午啊
    希望你可以排泄順暢
    哈哈....

    開玩笑的啦
    期待你接下來的創作
    加油
  • 什麼時候再來illy喝喝咖啡啊~

    tzewu 於 2009/11/18 02:37 回覆

  • clancyr
  • 以心靈作為支持,把一件事變得神聖。我這種無神論者,希望有天也能感受這氣氛!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