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老同性戀……」

 

背後冷不防冒出人聲,我嚇一大跳,轉頭一看,一個穿著淡藍色長袍、膚色黝黑的男人,坐在房外走廊邊,低著頭。

 

「都死七十幾年了,我搞不懂為何還有人要來看他生前住過的破地方。告訴你,外面天氣這麼好,大可出去海邊曬曬太陽、吃海鮮,還有那個新蓋的圖書館去了沒有?又新又大又漂亮,觀光客來都一定要去參觀參觀,否則不算來過此地呢。」

 

「你說照片上的這位先生已經死了?」我倒抽一口冷氣,指著牆上一張老頭的半身照片,繼續說,「但我剛才在街上才遇見他,只是看起來老了一點,但我確定是同一人沒錯,他還塞給我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這間屋子的地址……」

 

男人聳聳肩,「我對他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是要混口飯吃,才不得不成天坐在這鬼地方。告訴你,不只我,整座城市都對他沒興趣,他寫的那些東西,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是說,這些詩嗎?」除了牆上的手稿,走廊一長排的玻璃櫃裡,也展示著一本本不同版本的詩集,作者也都是他。「若他不重要,為何又要保留下這些許許多多關於他的東西呢?」

 

「不知道,表面上做做樣子罷了。或是要討好希臘,叫他們給我們點錢,給得甘願、給得服氣。你知道,這老同性戀是希臘人啊,會來此地的,也都是希臘觀光客,你是第一個『外國人』,哈哈哈﹗」

 

男人站起來,向前走近玻璃櫃,手上拿著一長串鑰匙,點數一番之後,拿出一支打開櫃門,取出一本詩集。

 

「大老遠跑來這破房子,我看你挺喜歡這老頭的,反正他的書放在這裡只是積灰塵,拿一本去吧,我要準備關門下班了,快走吧。」來不及解釋或多追問些什麼,收下這本書,男人就打開厚重木門,把我請出去。

 

﹡﹡﹡

 

接連好幾晚在半夜驚醒,實在太詭異了,我不想,也不敢太早回旅館,決定待在外頭越晚越好,等到精疲力盡了再回去睡覺,累到一個程度,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嚇得醒我。

 

走在黃昏的街頭,不知不覺又來到海邊。海濱大道旁,一長排茶館、咖啡館外面,桌椅佔滿人行道,男人們悠閒的坐著喝茶、聊天、下棋,斜倚身子抽著水菸,空氣中瀰漫香甜誘人的煙霧,和咕嚕咕嚕的模糊冒泡聲。不仔細看的話,會以為那根細長彎曲的菸管是蛇的鮮艷軀體,溫柔的纏繞在男人的上半身,男人瞇著眼,猛力吸吮蛇的頭部,有的還接連吸上好幾口不停,像是纏綿的熱吻或貪婪的咬噬,最後全化作一股股白煙,在人行道上停留一陣,然後消散無蹤,只留下各式水果的香甜氣息。

 

選了張靠窗座位,我點了一杯咖啡坐下來。這間咖啡館和下午那家玻璃窗印著希臘名字的大異其趣,室內空間全部打通,沒有牆面隔開,寬敞得像是社區活動中心,除了幾面大鏡子和木製門窗,沒有多餘的裝飾。桌椅散佈在一根根水泥柱子之間,無時無刻店裡店外都鬧哄哄的擠滿人,穿著黑色背心的中年侍者,端著擺滿各式飲品的銀盤,熟練的穿梭在柱子與桌椅間。

 

下午的咖啡館完全沒有這裡的人氣,而這裡雖然也十分陳舊,卻一點也不華麗。可以說,下午的咖啡館是凝結在時光裡的標本,這裡則是還在呼吸奔跑,活著的人,不管多麼其貌不揚。

 

不知什麼時候,咖啡已經擺放在我的桌上,跟它的環境一樣不加修飾,直接倒在一大杯透明玻璃杯裡,黑褐色液體表面的氣泡中,似乎還看得見隨之旋轉的咖啡渣。喝下一口,又甜又濃的味道迅速從喉頭蔓延到鼻腔,喚醒不少原本萎靡的精神。

 

拿出方才意外獲得的詩集,書頁已有些泛黃,發出一陣刺鼻的味道,我隨意的翻著,並非真的專心閱讀,只是打發時間罷了,文字就像飄飛的白煙,不多久就發散消失。但其中有一首詩名,以及開頭幾句,卻沒有飛走,停駐了下來。

 

Ithaka 

When you depart for Ithaca,

wish for the road to be long,

full of adventure, full of knowledge.

 

綺色佳

當你揚帆前往綺色佳

期望旅途既久且長,

充滿冒險,充滿知識。

 

雖然沒有再繼續往下讀,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卻讓我一遍又一遍的,持續覆誦著這幾句。

 

﹡﹡﹡

 

這座城市的建築雖然體積巨大堂皇,卻大多老朽不堪,牆面上、屋頂中、柱頭下、窗槅間,曾經華麗的紋路、雕飾、彩繪,在黑夜裡像是一件件拋不去的包袱與重軛,壓迫著這具年老虛弱的身軀,使其更為衰頹不堪。

 

走著走著,路燈照耀下,前方馬路邊出現一棟建築,頗不尋常的交織著乳白與金黃的光芒,非常不真實。建築前面擠滿了人,七嘴八舌的用我聽不懂的當地語言叫嚷、推擠。

 

正在一旁瞧得出神時,一隻手拍上我的肩膀,撇過頭去,看不清隱藏在陰影裡的面孔,只看得出眼前這人身材壯碩。

 

「朋友,你是來此旅行的嗎?」我答說是。「有沒有興趣打個工,賺些旅費。今晚這劇院裡有一場非常重要的演出,舞台上,我們需要各種不同膚色的臨時演員,到現在都快開演了,卻一直找不到黃種人,沒想到現在居然看見了你……」他一面指著那棟發亮的建築,一面說,臉還是藏在陰影裡。

 

舞台,聽到這兩個字,我遲疑著,臉上表情些微的扭曲,心情有點沉重,準備掉頭走開。

 

一把拉住我,面孔隱在陰影裡的男人說,「朋友,你要做的只是當個路人走來走去,很簡單,不會花你多少時間,拜託幫幫忙了﹗」

 

「再讓我考慮一下……」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貓
  • 很喜歡這篇的氛圍
    請繼續
  • 繼續中

    tzewu 於 2009/12/15 02:48 回覆

  • tzuche
  • 我喜歡ithaka~
  • 你有去過喔?

    tzewu 於 2009/12/15 02:4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