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生活好似在等待,等待明年出書(大賣或乏人問津都影響到往後生涯規劃)、等待新的寫作計畫能如泉水一般湧出,等待感情的依歸有自動導航系統、等待與家人關係的突破、等待錢從天上掉下來……

 

我好像一個被困在後台的半調子演員,遊蕩著、蟄伏著、預備著,為了那不知何時開演的戲,還有那不知何時才能回去的平凡現實。

 

回來兩個月了,除了在部落格上即興的寫一寫,以及在一個氣味不是那麼相投的場子,分享了一場,並沒有太完整的呈現本次旅程的面貌。畢竟,在一個google地圖首頁被女王i曼谷占領的世界,網路或現實也好,要怎麼訴說這些,難以觸及、剝除矯飾、不迎合、不討喜的事物……是有點困難的。

 

常常很佩服那些能夠沾沾自喜、理直氣壯、自我感覺良好的聲音,用他們的「專業」與「自信」,拯救我們的無知、無感與無聊,適時的上場享受底下觀眾的歡呼與掌聲,洽當的下場數算滿滿的荷包,這是我所沒有的能力。

 

其實也在是逃避,深怕一旦憶起那一道道刻痕,那曾經在身心裡不斷交錯、不斷的移動、翻攪的經驗,就會像沙漠中常見的「塵暴」氣旋,一發不可收拾的將我捲走,再也回不來。

 

而當我逃避去想,又如何能清楚的記述下來?儘管部落格看似時常更新(因為也沒啥正事好做),但困難是顯而易見的。兩年前的旅程,花了一年時間,寫下超過十五萬字,幾乎所有騎自行車長途旅行會有的獨特經驗,都已包含在裡面,而這一次,許多事情已不再新鮮,就像是從一個迫不及待告訴父母親學校發生什麼大事、交了什麼新朋友的小學新生,變成一個領悟世事的成年人,長大了,卻還找不到一種新的語言。

 

昨天半夜,我又因為寫不出滿意的東西,而自暴自棄的將自己放逐在漫漫的網路荒原。接近天明之時,收到一封email,來自一位伊朗大姊Pari,在首都德黑蘭時,她對我非常照顧,不但幾次請我到她家作客,還讓我將自行車寄放在她家,使我得以較輕鬆的坐巴士南下,參觀幾處著名的城市。

 

她說她看到台灣地震的消息,短短的幾句話裡,盡是關切與擔心,問著我以及其他人是否都好。這場地震雖不小,但並無直接影響到我的生活,當場「挫」一下之後,就不再在意,突然看見在遙遠另一個世界的伊朗大姊,比我還關心我自己,還有這片土地,頓時有些愧疚,也有無比的感動。


回信時,我注意到今天國際新聞裡的伊朗又傳出消息,一位地位非常崇高的改革派宗教領袖於上週六過世,他的死又牽動改革派與當權者的敏感神經,前者號召人們再度站出來,向這位偉大宗教家致意,後者又開始頭痛要如何壓制國內愈加高漲的不滿聲音。從我回到台灣之後,伊朗國內的改革派抗議行動與政府的強勢鎮壓每隔一陣就登上BBC國際新聞網站的頭條,現在更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在信裡,我向Pari大姊詢問最近的情勢並致上關心,馬上就收到她的回信,許多英文字母拼錯,但讀著讀著,我已不能自己的,將心中那些堅硬融化,在寒冷的冬夜裡,燃燒著:

 

 

是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和政府之間有許多問題,所以我們養成了一個習慣,起床以後第一件事就是聽新聞。

我希望一切平安,但是許多大學生現在知道了一切,他們沒有辦法沉默。

無論如何,你好嗎?當我在Facebook看著你的照片時,我想念你。

 

 

或許自我貶抑、不合時宜、憤世嫉俗、不被了解、不被看見,這一切狗屁倒灶的抱怨,全來自於關在自己的小房間太久,自我意識過剩到滿出來的地步。我既已走上這條少有人煙的道路,就該認清自己的命運與責任,做能做且應當做的,所以我先將這些整理完的路線貼上來,希望能一步一步的,吐出胸口的熱氣。

 


使用須知:

整趟旅程以區域區分成五個部份,也可以說是五個階段,用不同的顏色來標示每個部份的路線。前四個部份基本上都是以土耳其為基地,延伸到它周遭的鄰國,最後一部分則進入到阿拉伯世界。各區域以不同顏色的氣球示意,會詳細列出所經國度、所待的時間、及扼要的整理出在該區域所經歷的事件。雖然路線有些複雜,但與兩年前的路線圖相較,這一次應該更清晰而明確吧!由於上面的碎念過於冗長,所以得麻煩各位在最上頭的全幅路線圖與底下各分區氣球間拉來拉去...


地標藍.jpg 6/1~6/22  土耳其-北賽普勒斯    

土耳其  Turkey
伊斯坦堡(Istanbul)-布爾薩(Bursa)-卡帕多其亞(Cappadocia)-
大數(Tarsus)


北賽普勒斯  Northern Cyprus
法馬古斯塔(Famagusta)-卡帕茲(Karpaz)-吉爾尼(Girne)
--------------------------------------------------------------------------------------
・在一片焦慮與未知中,於盛夏的開端從台北飛向歐洲與亞洲的交界──土耳其。鄂圖曼帝國曾有的輝煌未曾消逝,從壯麗的伊斯坦堡一路往南,穿越土耳其中部的崎嶇高原,經佈滿上古基督教遺跡的卡帕多其亞,抵達南方地中海岸的港口。


・乘船過地中海,為的是親眼觀察一座充滿歷史糾葛的島嶼──北賽普勒斯。由土耳其裔居民居住的北賽,仍留有大量希臘東正教遺跡,碧海藍天的景色中,過往歷史的糾葛仍揮之不去。


地標紅.jpg 6/23~7/13  土耳其-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

土耳其
塔素古(Tasucu)-加濟安提普(Gaziantep)-畢里契克(Birecik)-
烏爾法(Urfa)-迪雅巴卡(Diyarbakir)-巴特曼(Batman)


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  Iraqi Kurdestan 
薩霍(Zaho)-阿爾比(Arbil)-蘇萊曼尼亞(Sulemaniye)
--------------------------------------------------------------------------------------
・回到土耳其後,一路朝向庫德族占大多數,相對貧窮與偏遠的東土耳其,在白日逼近攝氏50度的高溫下苦苦前進。在當地得到的資訊顯示,與土東接壤的伊北庫德族自治區情勢平穩,且不需簽證就可入境,故決定將自行車寄放在土耳其,搭乘當地交通工具前往。


・伊拉克北部全副武裝的軍人崗哨無所不在,城市與城市之間是一片寸草不生的沙漠,酷熱程度相較土耳其南方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可以從城裡不少正在興建的大樓、道路的修建、熱鬧的市集…看見開始穩定發展的跡象,但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下嚴重上吐下瀉,只能憑意志力硬撐。


・遇見當地的庫德人與為了工作來此的中國人,與之交談與相處的過程中,除了看見遙遠的世界,也彷彿看見自己。


 地標綠.jpg 7/14~8/11  土耳其-喬治亞

土耳其
畢特里斯(Bitlis)-凡城(Van)-多古拜亞茲(Dogubayazit)-艾茲倫(Erzrum)-特拉布宗(Trabzon)


喬治亞  Georgia
堤比利西(Tbilisi)-戈里(Gori)-庫台西(Kutaisi)-波久米(Borjomi)-瓦濟亞(Vardzia)-阿卡契黑(Akaltsikhe)
--------------------------------------------------------------------------------------
・經歷過伊北嚴峻的身心考驗,再次回到土耳其後,不管是美麗壯闊的自然環境,還是親切友善的人們,都使我像是回到家一般感到放鬆。


・極端的酷熱已經威脅到身體狀況,再往愈加炎熱乾燥的南邊走,鐵定撐不下去,甚至生命安全都有疑慮。因此一面往土耳其東北方移動,一面考慮轉往氣候較涼爽,鄰近的高加索國家。在黑海沿岸大城特拉布宗,得知喬治亞邊境即可取得落地簽,並「意外」的申辦到伊朗簽證,於是二話不說就前往土耳其東北方的外高加索地區。


・在凋零、破敗的街景中,這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處處散發著一股逝去的優雅氛圍。去年此時因兩個半獨立省份的爭議,與過去的老大哥俄羅斯發生戰爭,喬治亞被打得潰不成軍,原已不振的經濟更是雪上加霜。這片土地雖然青山綠水,可是在複雜的國際政治情勢中,只能在夾縫中苦苦求生。我造訪的此時,適逢戰爭一週年,在人們抑鬱的臉龐及電視紀念節目中,沉重的記憶依然壟罩此地。


地標青.jpg 8/12~9/9  土耳其-伊朗    

土耳其  Turkey
卡爾斯(Kars)-多古拜亞茲(Dogubayazit)


伊朗  Iran
 馬庫(Maku)-大布里茲(Tabriz)-德黑蘭(Tehran)-伊斯法罕(Esfahan)-設拉子(Shiraz)-亞茲德(Yazd)-德黑蘭(Tehran)
--------------------------------------------------------------------------------------
・原計畫從喬治亞往南到另一個信仰基督宗教的國家亞美尼亞,而剛好亞美尼亞與伊朗邊境有關口,便可一路前往伊朗。但等到了邊境才發現無法取得落地簽,只好原路折返回喬治亞,再回土耳其,千里迢迢的繞一大圈,才從土耳其的邊境進入伊朗。


・適逢齋戒月,在鋪天蓋地、無所不在的嚴謹的戒律以及乾燥炎熱的自然環境下,我驚訝的發現,伊朗人是非常友善且知性的。儘管被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標誌為「流氓國家」,並被國際經濟制裁,但事實上這個國家許多方面的發展都相當完善。


・不久前的大選爆亂才剛落幕,表面看似平靜無波的社會,其實暗潮洶湧。有幸在首都德黑蘭接觸到中產階級的伊朗家庭,親身感受到受過教育、較西化的階層普遍對目前被伊斯蘭神權體制牢牢控制住的社會強烈不滿,渴望改革卻又力不從心、困難重重。


地標黃.jpg 9/10~10/14  敘利亞-約旦-埃及    

敘利亞  Syria
大馬士革(Damascus)

約旦  Jordan
艾爾比(Irbid)-死海(Dead Sea)-阿曼(Amman)-阿卡巴(Aqaba)

埃及  Eygpt
開羅(Cairo)-亞歷山卓(Alexendria)-撒義德港(Port Said)-蘇伊士(Seuz)-開羅
--------------------------------------------------------------------------------------
・從伊朗首都德黑蘭坐上一班開往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國際火車,總計花了四天三夜才抵達目的地,雖然非常疲憊,卻能親身觀察到當伊朗人離開本國到另一個國度時,所展現出來的差異,每個人都異常輕鬆而興奮,尤其是女性,在外在裝束上變得自由許多,由此點可深刻感受到當代伊斯蘭世界的文化矛盾。


・進入敘利亞之後,正式踏入阿拉伯國家,令人意料不到的是,一連串「災難性」事件接二連三,讓我吃盡苦頭,幾要精神衰弱,也讓我認清「想像」與「現實」的差別。


・去之前,對阿拉伯人,或更精確的說是巴勒斯坦人,抱持著同情態度。從歷史資料及新聞報導中看見以色列及西方勢力長期在當地的作為,自然而然會傾向被壓迫的弱者。但實際經驗到的種種不友善(敲詐、偷竊、粗暴的肢體和語言、被成群小孩丟石頭攻擊…)使得我再也無法客觀的看待這個區域,而原本想跟當地人更深刻接觸的期待也幾乎完全落空。無論如何,回顧這一段日子走過的路、遇見的人,仍是一段無可取代、無比真貴的生命經驗,因為我看見了——真實。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羊
  • 別急。(包括書與其他)
    不一定要被看見、被了解。
    不合時宜、憤世嫉俗也無所謂。
    持續地寫,就是最佳解答。
  • 妳又搶得頭香
    下次來喝威士忌

    tzewu 於 2009/12/22 00:51 回覆

  • rosine
  • 活著就是行動,有一天你會找到它的。不要問它是誰,我也在找~
  • 大姊都是對的~

    tzewu 於 2009/12/24 19:26 回覆

  • tzuche
  • :) 趕快先存檔下來,慢慢品嚐。
  • 聖誕快樂啊,印度子哲。

    tzewu 於 2009/12/24 19:27 回覆

  • yuan
  • 真實,似乎總是不完美,
    但你透露出的真實,確有一種異域的堅持。
    :)佩服佩服
  • 繼續磨練、發掘,請多指教!

    tzewu 於 2009/12/31 17:21 回覆

  • 阿翔
  • 來給你灌水,加油~!!!
  • 灌完水就是灌酒的時候了。

    tzewu 於 2009/12/31 17:21 回覆

  • 阿潑
  • 看了你的文字忍不住笑了出來
    很多地方有所感
    足跡越遠越多
    越是很難與人分享
    那都是自己的迴聲

    不過你的書寫真的很精采
  • 常在妳的部落格潛水,仰慕已久,歡迎造訪寒舍,
    新年快樂!

    tzewu 於 2009/12/31 17:32 回覆

  • 蛋捲
  • 我寄了一本日記本給你....
  • 剛回到家,見到這本黑皮日記躺在我的書桌上,翻開來,一些不認識的人名,感覺都是女生,有點難為情,好像涉入了幾個女生朋友間的私密絮語,不過有朋友說我本質上很女性,或許妳會寄給我也不是巧合吧。
    會找時間寫下,但,要寄給誰?

    tzewu 於 2010/01/09 19:47 回覆

  • 虹在天涯
  • 2010 新年快樂啊! 今年甚麼時候要出書呢?
  • 二月底(沒意外的話)...

    tzewu 於 2010/01/09 19: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