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德黑蘭  阿札迪塔(Azadi Tower)  2009/8/22

 

 五個多月前,德黑蘭第一次出現在我眼前。不是一千零一夜中的古都,也沒有神秘的異國風情,不給你任何時間喘息或遐想,早晨的曙光出來沒多久,一切都大剌剌的裸露出來:汽車、建築、天空、山脈,自夜裡醒來,發出瘋狂的喧囂,呼吸著刺鼻的氣味,整座城市就像是那一顆會印在菸盒上,醜陋漆黑的肺。

 

中東地區最大都會,一千四百萬人口,他沒有要刻意隱藏什麼。小客車、大巴士、摩托車,一輛接一輛,沒有間隙的在我身旁怒吼,像是被湍急的水流圍困,而且不止一條,重重交錯,難以穿越。

 

馬路成一直線延伸,像是無邊無盡的長河、巨流,行人被一座座堅硬、冰冷的護欄隔開到的角落,看著洶湧澎湃的河道,幾乎要被淹沒,只能小心翼翼的在破碎的河岸邊迂迴閃躲著前進。

 

這幾乎是工業社會最大的噩夢,人被趕到邊緣,中心被無數的汽車、廢氣、交流道、工地、灰色的水泥樓房佔領。

 

城市西端聳立著阿札迪塔,高大的塔身中央被鑿空,留下巨大空隙,使你以為這個巨塔飄浮著。從它的頂端,一道道線條向下方的馬路四面散放,車陣組成的漩渦不停的在塔底下的圓環交織、旋轉、匯集……阿札迪塔就像是蜘蛛網的中心,密密麻麻的車子、道路都圍繞著它擴散出去。

 

這座巨塔原本是為了慶祝波斯帝國建立兩千五百年,展現統治階層高高在上的力量,人的形體渺小,微不足道的臣服在它底下。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這座曾經不可搖撼的權力象徵,被賦予另一個名字:自由(波斯語Azadi),循著伊斯蘭的正道就是自由,他們說。2009年的綠色革命,成千上萬帶著新潮眼鏡,手持照相功能手機的年輕人,別上綠色布條,聚集在自由之塔底下,呼喊自由,反抗那以自由為名的壓迫。

 

壓迫、革命、解放、再壓迫……這座建築的歷史,就是一面交纏扭絞的蛛網,牽動著國家的體制、人民的生活。

 

貪腐的王朝被推翻、伊斯蘭革命已結束、六月的大選暴動也過去一陣子了,我從土耳其申請到簽證,一路從西北方乾燥炎熱的荒漠來到這顆汙濁的肺裡。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白色的塔身上黑黑黃黃的淡淡汙漬,並非因歷史悠久而留下的時間刻痕,而像是汙水、痰跡,猥瑣的黯淡色澤。

 

巨塔下,一切囂嚷騷動像是未曾發生,但眼前仍是一片鉛灰色的戰場。只是這個戰場跟上述的大歷史無關,而是雜亂的交通、汙濁的空氣、八月中的極度酷熱……有誰能教我,該怎麼從馬路的這頭,跨越到另一頭?

 

每一個行人像是被無形的盾牌保護,無視於幾乎要迎面而來一台台不曾剎住或停下的車子,就這樣大步橫越沒有紅綠燈與斑馬線的道路兩端,微微皺起眉頭,大約只是被一隻小蚊子騷擾會有的反應。

 

過著馬路,當一切的歷史、事件塵埃落定,塵土仍是塵土,天空仍是天空,人們依舊得過馬路。

 

對我而言,卻是項不可能的任務。

 

牽著自行車,我傻眼的不知如何是好,那像山洪暴發的河道,滾滾車潮怒吼,一但膽敢投身進去,鐵定粉身碎骨無疑。在人行道上躊躇著,看著人們一個接著一個,敢死隊般的,毫不遲疑的走進這漩渦裡面,太陽愈加高張、廢氣愈加濃密,又累又渴又餓,快要喘不過氣,再猶豫下去,恐怕會體力不支倒在此地。

 

剎那間,看見兩三人肩並肩的走向車陣,咬咬牙,把心一橫,抱著必死決心,就是現在:迅速閃進人群外側,藉著層層人肉的護佑(也就是說車子一但撞上,我或許不會第一個遭殃,要等第二、第三四五個人變成肉餅或飛到空中,才換我犧牲在馬路的戰場),神奇的抵達彼岸,毫髮無傷。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aulliao
  • 這馬路過的真是驚心動魄.
  • tzuche
  • 我覺得德黑蘭的交通沒有德里糟糕。不過你騎腳踏車,可能感受不同。

    tzuche
  • 德里的情況幾乎沒什麼印象了。但目前在我經驗裡,混亂程度唯一超越德黑蘭的是埃及開羅。

    tzewu 於 2010/01/13 18:30 回覆

  • 網頁設計
  • 德黑蘭

    德黑蘭沒有去過..那裡的文化民情是如何呢..現在台灣出國旅遊的人很多..但是這個地方比較少聽到..其實要利用過年到不同國家旅遊才能體會各地的文化民情..了解他們的生活模式..吸收不同的知識..可以珍惜每一天還有把握每一天....
  • ws
  • 膽子好大

    台灣第一勇。 向前衝、向前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