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一根綠色的刺叢集在細長枝幹上底下是灰白色細碎石礫彷彿還聞到那股清香,在潮濕炎熱的南國俄羅斯的黑海沿岸曾經紮營在一片片乾燥木麻黃底下

 

夕陽在我的左側緩緩沉落台灣海峽木麻黃的側影恍恍惚惚飄移綠色針葉隨風搖曳強勁的風恆春的風

 

由南往北熟悉的歸返。過去每年夏天的自行車環島,從東部壯闊的山海繞到西部,蜿蜒的海岸線結束,換成洋蔥香蕉烤小鳥一座座被風與海與塵埃撫過的遙遠之地楓港內獅枋山枋寮

 

看著車窗外映現的風景,身體終於可以放鬆下來。結束了一個禮拜的「逃離台北計畫」,不知道是第幾年的春吶才剛剛開始。

 

墨西哥與泰國料理是專屬於狂歡者的食物嗎?街道上充斥兩者。吃完一客近三百元的墨西哥辣味飯,油膩感塞滿肚腹,墾丁大街上的乳波臀浪橫流滿溢,好想吐,應該是太熱了。

 

其實這時節墾丁的陽光與風最是舒服,讓人完完全全放鬆,躺在沙灘與樹蔭底下,就可以沉睡下去,永永遠遠,幾乎是。

 

 

 

高中畢業前的春假,1998年,剛推薦徵試上「第一個」大學,舅舅與一群友人欲連夜開車下墾丁,趕赴剛辦沒幾屆的春天吶喊,隨口問我要不要去,當時這活動和《破報》一樣,是所謂另類與地下的代名詞,被青春期的我煞有介事的當一回事,可以親炙心目中超酷的場景,自是二話不說馬上答應。

 

一群「大人」多是老外,開著我聽不懂的玩笑。簡陋的舞台上是什麼音樂已隨著記憶消失,只記得似乎不怎麼帶勁。一些攤位上中英文並列賣著簡單吃食、手工藝品還有一些看不出來是什麼的玩意兒。所有人都像彼此認識般,手拿啤酒或站或坐或圍成一圈,輕鬆的彼此寒暄。無人前來搭理我,一人孤伶伶的對著舞台看表演有些乏味,所以大半時間我總是躺在帳篷裡,沉沉睡著。

 

第二晚,精彩的表演才剛要開始,沒在舞台前的人也一群群聚集在空闊的海灘上,升起篝火,唱歌喝酒跳舞。

 

夜正年輕,無人會想在這時候睡覺,除了一個無趣的少年。

 

其實已經睡太飽,這麼早又再躺下,自是難以馬上成眠。隔鄰帳篷傳來細碎言談與嬉鬧聲,我對這聲音有印象,知道是一道從台北下來,黝黑開朗的大姊,及某個原本不識的老外。沒多久說話聲停止了,變成接吻的滋滋滋……我張開眼睛,探頭出去,不遠處的火光映照在他們的帳篷上,黑色人影像放大版的皮影戲一樣晃動著,海風息息,伴著海灘上的歡笑與舞台上的樂音,再看了一會兒皮影戲,就躺回帳篷,睡著了。

 

隔天起來,跟舅舅說我想自行先坐車回台北。但並不想這麼早回家,漫長的假期就像條長長鐵軌,似乎可以就這麼無憂無慮的搭著這班列車,一直往前,不知所終。

 

背著軍綠色帆布包,一個人沿著海濱步道走,走到哪已經忘了,貓鼻頭吧,我想著接下來要去哪裡。回到幹道上,有一座站牌,自然而然的我也站在底下,隨口問一旁等車的年輕女孩,是否知道最近的便宜旅館要上哪裡找?

 

「我家以前就是開旅社的,但現在沒在營業,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回去問大人,看能不能開個房間給你。」

 

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不可思議的回答與邀請。於是我跟著她來到那座小鎮,走進空空蕩蕩的黑暗旅館,房間狹小乾淨,附有衛浴,完全不感到害怕或怪異的,在裡面免費睡了一晚。當天晚餐,記得是樓下附近的鱔魚麵。

 

 

 

或許是想到一個遙遠與陌生的地方吧,隔天我決定到東部,對當時的我而言,那是台灣最遙遠且陌生的地方。四處打探之下,得知從枋寮有國光號客運,穿越南橫公路,到台東。

 

巨大車體艱難的穿梭在崎嶇險峻的山路間,行到一半,車子在某個中途站停下,又突發奇想的跟司機說我要下車,在停滿小轎車與中型巴士的停車場,看著國光號的屁股遠去,留下一縷黑煙。

 

這裡叫利稻,停車場旁是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巨大的水泥建築,另一側則是村子入口,地勢較低,並可看見一塊塊耕種著作物的整齊綠色方塊。

 

正午的村子安靜無聲,除了地上四處散落的酒瓶,和偶然出現的貓打破沉寂。正當我沿著兩側低矮平房中間的路慢慢走著,突然一個人影閃過眼前,渾身酒氣,伸手就拉住我的衣角,嘴裡大聲嚷嚷著。我嚇得倒退折返,跑出村子。

 

停車場全停著外地遊客的車,一輛一輛問,可否載我一程便車,到哪裡都好。可想而知,無人對這個可疑的小孩子伸出援手。於是我走上公路,一開始還會注意後方來車,伸手示意,但經過的車子實在稀少,另一方面也沒有車要停下來搭理,索性手也不舉,安步當車。

 

不知走了多久(半小時到四十五分鐘左右吧),一輛車停在身邊,慈祥和藹的夫妻簡單問一下,就要我上車。在車內聊了些什麼早就忘記,只記得問到徵試上哪一所大學時,我答:台灣大學(事實上當然不是)。

 

最後是把我載到台東或花蓮?之後又到底去了哪裡?直接回家?亦或坐南迴鐵路折回屏東?是怎麼樣也想不起來了。

 

無論如何,十三年後的春假,我短暫的「逃離台北計畫」,是從花蓮瑞穗開始的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一直反覆聽著這首歌

 

   

 

不知要去佗位

頭前的燈火是閃閃爍

只想要來離開

不管伊天上有幾顆星

流浪的心情親像冬天的風在吹

吹著我的身軀就親像孤鳥在雨中飛

……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吳俊
  • 讚~! 我超喜歡這篇...
  • 歡迎吳俊兄大駕光臨,話說現正在狂聽吳俊霖第一張專輯,你們有親戚關係嗎?哈~

    tzewu 於 2010/04/05 03:04 回覆

  • 中央克克
  • 我也超喜歡伍佰的阿...他是我永遠的愛

    而且我同意吳俊的看法,我也好喜歡這篇
  • 我最愛九零年代中期的林強與伍佰,曲曲經典,現在已經很難有這種感覺了啊!

    (但一直白頭宮女話當年也不是辦法...)

    tzewu 於 2010/04/29 23: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