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並不是無名小城的人。」

大數(Tarsus)如今跟土耳其無數的無名小城一樣,蒼白水泥樓房無精打采、荒廢的鄂圖曼時代宅邸凋零破敗,整座城市像是蒙上一層灰。唯一不尋常的,是腳踏車,沒有別的土耳其城市像此地,造型像是古早鐵馬的腳踏車滿街跑。但這只使得它看起來更加「鄉下」,現代化的步伐落後整個世界一大截。

黯淡的市區裡,有幾處所謂的「景點」。「保羅水井」是其一,解說牌上,引用了這段《聖經》使徒行傳二十一章三十九節的經文。馬上讓進來參觀的人知道,這是保羅的城市。

買了門票進去,一處木製涼亭底下,幾塊石頭堆疊而成水井,上頭還張揚的裝了汲水的軸承和一圈圈纏繞的繩子。這座水井現在當然沒有人會使用了,僅是個遺跡。既然叫做保羅水井,那跟保羅是否有什麼關係呢﹖解說牌看了半天,仍不得而知。只告訴你,這裡有許多跟它同時代的考古發現(一旁圍著欄杆,罩上玻璃的地底下,散落著破碎的陶片),因此這個古老水井,有可能是跟保羅同時代,象徵著他的身影。

除了「保羅水井」,還有一處教堂,前面安上保羅的名字。但可想而知,也只是聊備一格。基督教在現代土耳其早無容身之地,這是此地唯一沒有被大規模破壞、改建的教堂,因此開放給人們參觀,遙想基督教曾經的身影,遙想保羅。空蕩的內堂、剝落的壁畫,一幅輸出裱框的馬賽克壁畫相片,孤零零的立在架子上。大鬍子,穿著袍子,左手挾厚重書冊,右手無名指和大拇指合在一起,比出我不懂其意的手勢。很顯然,他是保羅

 

 

 

保羅是早期傳揚基督教最傳奇也最關鍵的人物之一,在這個宗教仍為非法之時,他狂烈的迫害著基督徒,將他們下獄交付審判、毒打,令所有基督徒都聞之色變,惡名昭彰的保羅。

有一天,他走在大馬士革的街道上,天上突然一道大光刺得他張不開眼,並有聲音呼喚著他的原名,「掃羅、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接著他就完全失去視力,什麼也看不見。那道聲音對他說,我就是你逼迫的人所信仰的神。

瞎眼的保羅,被人拉到一個地方,找一位叫亞拿尼亞的虔誠基督徒,亞拿尼亞按手在他眼睛上,《聖經》中以一個非常奇幻的比喻,寫道保羅的眼睛像是有麟片掉落。

「我當時往上一看,就看見了他。」

從此保羅受洗成為基督徒,展開全新的人生,將這一個新興、具有顛覆力、被視為異端的危險宗教傳揚出去。他一大半的人生是在旅行中度過,足跡遍布地中海東岸、羅馬帝國境內,經歷過無數的迫害與險境,風塵僕僕的告訴世人,要相信上帝。在經歷多次入獄出獄後,終於在西元67年進了最後一次,被斬首處死。

就是當年的那道光,改變他的人生吧。在一道光裡看見上帝,並找到值得相信、追尋的永恆價值。這是一個多麼動人的故事。每個人都渴望改變,但有多少人能真正脫胎換骨,像保羅一樣義無反顧的奉獻一切,至死方休﹖一道光之後,真正困難的一切才要開始。

 

 

 

他毫無畏懼的傳揚基督教,再度惡名昭彰,只不過這一次,成了宣揚邪教的叛亂份子。有一次在耶路撒冷,眾多猶太人聽到風聲,群情激憤的抓住他,拳打腳踢,恨不得把這他們眼中的叛徒當場處死,當地官員與士兵也趕來,把他用鐵鍊綑住(才讓他沒有被活活打死),開始質問這他們眼中可疑的顛覆者。

令人意外的,他說的第一句話,並不是高聲激昂的,替他所相信的真理辯護。在那四周狂躁的吵擾、叫囂,命懸一線的時刻裡,他鎮靜的說:「我本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並不是無名小城的人。」

我們看見,縱使他的人生有了多麼戲劇化的改變,走上多麼不同的道路,他沒有忘記他的家鄉。在所有的改變、永恆的上帝之前,他說著他的家鄉,像是說著一切的根源。並可以感覺他說這話的時候,微微昂首,帶點自豪,甚至有種,就算現在死去,也無愧於家鄉的坦然。

因著他無懼的宣告,兩千年以後,我知道這是屬於保羅的城市。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n
  • 癲狂者

    保羅之言 若我癲狂是為主癲狂

    因為基督的愛激勵我

    願心中存著永不熄滅的熱情,像保羅
  • 癲狂當如是!

    tzewu 於 2010/06/14 00:06 回覆

  • clancyr
  • 現在還有什麼信念能令自己無悔地追求和付出。

    可能要窮一生來找尋,可能到消失的一刻仍未所知。

    所以現在就是永恆。
  • Eternity And A Day

    tzewu 於 2010/06/15 03: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