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趟再安全不過的旅行(或是套用近年已成約定俗成的片語:小旅行)。專人陪伴導覽,地主充分款待,幾乎達到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地步,唯一的任務只要拍拍照回去寫下該地的美好使更多人知道,偉哉樂活。曾經短暫待過旅遊媒體,對此一流程並不陌生,只不過彼時總浩浩蕩蕩的集體行動,這次卻只我一人(雖然還是攜了一伴:母親)。

 

去年收到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的邀約時,對著這個相當陌生的名字愣了一下。西拉雅,約莫是一段時間以前,「正名」運動正熾時所「尋回」的名字,即曾經活動在嘉南平原一帶的平埔族名。不像其他我們所熟知的原住民族,或多或少仍保有屬於自己的語言與文化,早前生活在平地的平埔族,隨著漢人大舉遷移很快就被同化,信仰、文化及語言至今皆已不存,或說與生活無關,最多僅是研究者苦心蒐集的材料。

 

以這片土地最早的「主人」來命名,我們應該都不太陌生,雖然不太常意識到。從「凱達格蘭」大道到「噶瑪蘭」威士忌,從官方到民間,似乎都有意識的想要追本溯源、向已湮滅的原民文化致意。只是這樣的命名到底造成什麼實際影響?是否就因此更認同這塊土地、更願意了解她多一些,我無法確知,只知道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有著獨特名字的國家風景區時,前兩者才從腦海中出現,過了幾秒,恍然大悟,它們分別是北部、東部、中南部的平埔族名啊!

 

將已湮滅的原民文化當作深具意涵的標籤,安在道路或商品前面並不令人意外:於公共空間宣示政治正確、重新構築一個不存在的世界來販賣想像,這些所欲傳達的目的都能讓我們理解主事者的思維,但是以此為國家風景區命名,意味著什麼?

 

資料顯示,全國有十三處國家風景區,最早的是東北角,而西拉雅則是最菜的,從2005年成立至今才要邁向第六個年頭。這些國家風景區中,有耳熟能詳的日月潭、阿里山,也有比較陌生的參山、雲嘉南濱海、大鵬灣,但皆有個共通點:都是直接延用現有地名或地景。除了西拉雅,是唯一以文化概念命名的。因此,對一個從沒去過的人而言,自然會期待除了好山好水之外,還能在這裡看見獨特的文化景觀,不過有點可惜,可能去的時機不對(每年在台南大內都有著名的夜祭活動),或者造訪時間有限,並無法在短短的幾天之中查覺到風景區跟西拉雅文化之間的聯繫。

 

水火同源

 

就地理上來看,風景區的範圍橫跨嘉義、台南東邊靠山的區域,從來就只途經、停留過嘉南的城市,對它們的山間地帶自是非常陌生。當車子沿著窄仄的斜坡彎道,開上關子嶺時,母親像忽然想起什麼事情般的說,這裡是她小學畢業旅行來的地方。從平地漸次爬升不久後,道路兩旁滿是高矮不一、或舊或新的建築物,比山下的鄉鎮熱鬧許多。密集的建築幾乎全是溫泉旅館,關仔嶺以泥漿溫泉著名,另一個「名物」則是桶仔雞,號稱是發源於此。

 

當晚兩者的滋味都嚐到了。泥漿溫泉柔軟的流洩,渾身皮膚頓時像覆上一層黑色薄紗,出浴前見到黑灰水珠附著身上很不習慣,總覺得是洗不掉的污點,直到毛巾一擦乾乾淨淨,才知泥漿微粒比毛髮還細所言非虛;桶仔雞堅韌的肉質令牙齒及牙床印象深刻,而母親一定也對以拎娘ㄟ做發語詞的老闆印象深刻(以臉上三條線的形式),當他拿出珍藏美酒分享眾人時特別強調男人喝了晚上會砰碰叫。

 

但不知為何我有點失落,為著母親記憶中模糊卻又鮮明的畢業旅行。「那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幾天了,好一陣子我都覺得關子嶺是全世界最好玩的地方。細節都忘記了,只記得全都是日本房子,路高高低低的。有溫泉嗎?有吧,不記得了,對那時的我們這大概不重要。整夜不睡覺,打阿鬧阿笑阿,就足夠了吧。那是何其盛大的一場旅行阿!從屏東潮州坐車到台南,而且還要過夜!」

 

唯一記得看過的景點是「水火同源」(「但那時只是小小不起眼的一塊,大家圍在旁邊看,沒有像現在用個池子圍起來。」)。從她小學遠足的時代這就是一處必遊景點,縱使沒來過,這個名字對我也絲毫不陌生,小時候父親開著裕隆汽車一年一度的全家出遊時,「水往上流」、「恆春出火」等奇觀是沿路絕不會漏掉的景點,它們都屬於同一老派經典陣線。或許是從小數理自然科目就奇差無比,學習成就極低,自然對自然的神奇沒有什麼好奇心,所以從沒看出此等奇觀現象之有趣。而今走進百聞不如一見的這處景觀前,首先使我驚訝的,是規劃良善的成排小吃藝品店,之後又看見可以停放好幾台遊覽車的偌大停車場,在在顯示這是個頗具規模的必遊之地。

 

陽光下,一團火焰從灰黑交錯的小石洞中竄出,前面是用水泥與石塊圈圍起來的一方池水,在一個看過無數虛擬或真實奇觀的時代,這團飄動在池水上方的火炬實在算不了什麼。但周遭環境綠樹成蔭、整潔幽靜,看著那團火,好像久遠前的日子向我走來。老派景點像是童年時代的儀式,通過它,我們長大。這時發現,那儀式仍留存在心底,像那面陽光照射下的「關仔嶺遊覽區路線圖」,斑駁的色彩中 浮現微縮山水形狀樸拙而稚氣

 

一個黑黑的小男生,大概是攤商的小孩,不時在賣東西的平台上打起陀螺,從最小到最大,組成一首嘰嘰嘰的交響樂。母親興味盎然的在一旁學著打,小孩用極有權威的神情一遍遍示範,藉此糾正她。講話咿咿阿阿的小小孩,掙脫父母的呵護,拿著玩具機關槍搖搖晃晃的朝這場陀螺大戰逼進,「FireFire!蹦躂乒乒乓……」,騷動的槍口對著眾人一面掃射一面發出重複的吶喊。母親手裡搓著竹蜻蜓,低斜的朝半空飛去。

 

水火同源前的戰役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羊
  • 切得突兀,快貼上之二
  • 之二也沒有更連貫喔。小記也,隨筆雜感。

    tzewu 於 2011/03/10 13:54 回覆

  • S5137
  • 願高山長青,澗水常藍;大自然留給我們的,正是此種永續長存的產業(The Everlasting Heritag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