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馬。

 

一點一點的燈光,微弱卻清晰,像等待校閱的陣列,循著固定軌道的螞蟻雄兵,排在下方的小鎮上,微微照出小鎮街道的線條:一隻馬的側影。左方碩大的頭部、奔馳著的彎折的腿、在右方一片黑暗裡獨自上揚的尾巴。

 

隱約起伏的弧線,畫出深紫與深藍的界線,分別是天空與山脈,在這匹馬的正上方,我們正俯瞰著它。

 

黑暗中的馬。

 

瞌睡蟲剛才一口氣被搖晃顫抖的車廂震走了,車頭燈照在樹根外露的土坡,照在傾斜45度角的彎道,雜生的橫向樹枝唰唰啪啪拍擊車窗,引擎像是喘著最後一口氣般掙扎爬上750公尺的山頂。清晨5點55分。

 

大埔還在底下沉睡。沒有一點聲音,口中呼出白色的霧氣。

 

通向制高點的產業道路因為八八風災受創甚鉅,經過當地鄉親修補目前勉強堪用,但上山的路仍顛簸,加上位置偏遠、交通不易,遊人難以到達。鄉親期待的觀光發展並無有效的進展。

 

「現在最大的產業就是麻竹筍了,我們的筍乾很有名,村裡可以看到很多黑色的大筒子,都是儲放筍乾的。」

 

「再之前,還沒有釣魚管制的時候,曾文水庫閥釣盛極一時,村裡人大多做此(載釣客到水面上釣魚)生意,後來管制釣客人數與釣魚區域,這門生意就大不如前了。」

 

「最早以前的大埔村,被淹在現在的水庫底下……因為要蓋水庫,整個村子遷到現在的地方,谷地的上方。」

 

當時的規畫者一定也曾經站在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白馬亭。亭旁的碑文記載:「清末年間,大埔交通不便,大坑山區又群匪盤據,官府派一名葉姓捕頭率兵前往圍剿,卻不幸殉職,而他所騎乘的白馬從此長留山上徘徊不去,每當旭日東升,即在高崗上哀嚎不己,山下的村民都隱約可聞。當地居民為了感念其白馬的忠心與靈性,就在山頂建造一座涼亭,命名為白馬亭,作為登山瞭望之所。」

 

原本的良田已被水庫淹沒殆盡,加上水庫週邊屬於保護區,幾乎全部限制開發,各方面發展都遭受重重限制,無疑的,直接造成嚴重的人口外移。鄉親寄望觀光,能夠改變村子的未來。

 

就在這觀景處下方的山腰上,有一間回鄉村民開的咖啡店:玄山湖,昨晚我們在他祖厝外頭的棚頂下,喝著茶,望著同一方向,大埔觀光促進會理事長說他們家族也曾經搬離大埔,到鄰近鄉鎮尋求更好的發展與生活,許多親人至今都已在那邊落地生根,但後來他的父親仍對老家念念不忘,並覺得還是有機會的,便遷回大埔。但天不從人願,回來後一直沒有更好的發展,父親就過世了。

 

「我爸爸過世前,直說後悔帶我們回來……」說到這裡,他的聲音突然變調,哽噎著,但又馬上回復平常語調說,「我最記得小時候他會帶我們一起,划著竹筏到對岸無人的樹林子裡,整整一個禮拜生活在裡面,過著很原始、自然的生活,沒水沒電一切都要自己想辦法,但是好快樂阿,每天就是游泳、釣魚,然後就吃自己釣的魚。」

 

一時間我沉浸在這如田園牧歌般的景像,好像在聽一則久遠的神話。

 

「想一想,畢竟是自己的家鄉,現在就努力做些什麼吧。也許有一天,我的爸爸不會再遺憾。」

 

絲緞般的薄霧慢慢從水面飄起,可以看見山脈模糊的綠從原本的深藍透出,我們後方的重巒疊嶂洩漏了橘黃的光線,頃刻間萬丈金光併放。靛藍的水像深不可測的河流,連綿的沿山而下,連接起那個坐在烏山頭水庫旁的沉思者(烏山頭水庫水源引自曾文溪,而當年八田與一腦海中構想的曾文溪上游的大水庫,現已成為全國最大水庫,取代了小村,橫陳在下方)。一點一點的燈光瞬間熄滅。白馬飛。

 

天亮了。

 

 

去年十一月底的參訪,遲至今天才以三篇小記記之,拖得是有點久,不過也因此大片細節剝落,顯現深海裡的珍珠。至少對我而言,記得起來就是重要的,忘記的就讓它忘記了。

 

頌讚或指南已經太多,我還是用我的方法,捕捉下一些片段,描繪一些感覺,更多的資訊,可參考西拉雅國家風景區官網

 

底下地圖是三篇小記提到的地方。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西拉雅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YenWei Zheng
  • 我喜歡這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