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床邊遙控器,比一般家用遙控器大上許多,外頭包覆一層厚厚的透明塑膠套,很嚴密的防護,確保它不會被液體或塵屑玷汙侵襲,表面泛著一層油滑的質感,以指頭輕觸,像是沒有用沙拉脫洗淨油漬的盤子。

 

越過上方的符號、數字與不知道那是什麼的「情境音效」(有工地、車站、路邊……等選項),找到選台與音量按鈕,今天週末,轉到《文茜世界週報》,聽著那充滿信心的肯定語調,減緩一絲焦慮,仍然隔著一層滲著油的塑膠,遙控器下方是兩排燈光控制鈕(有浪漫、閱讀、全關……等選項),我知道那是什麼睡覺前按下全關就好。文茜介紹著下一屆冬季奧運主辦國,由南韓某城市歷經波折終於如願舉國同歡,先進的場館與完美的環境城市再造新契機南韓是怎麼辦到?而我依然記不起那座城市的名字。另一座城市索契Sochi如一抹雲彩閃過腦際,本屆冬季奧運即將在那裡舉行,不用明白確切日期,曾經在那裡,見過黑海旁的雲彩就好。

 

什麼都好,只要轉眼能讓白日陽光灑進屋裡,走在路上苦不堪言的陽光,渴盼它如救星。將窗戶打開一絲小縫,夜裡溫熱的土味與房裡的廉價香水味在窗緣的交界碰撞、融和,遠處傳來幼兒嬉戲的聲音。坐進毛絨絨的豹紋沙發,對著電腦專心上網,手擱在厚重沁涼的石造桌面上,又一個沒有用沙拉脫洗淨的油膩盤子。用FB訊息向友人抱怨,兼而有一絲炫耀的意味,猶如從一個遙遠異國帶回來的消息,上網能讓黑變白,讓汙穢變趣味,所以我好喜歡上網,接受想像中的安慰,但時間不留情的溜走,文茜巨大的信心後是恆久的沉默。

 

 

 

關上電視,走過打通的巨大空間,淺棕色的地板是塑料質地,墊著腳走還是感覺黏滑,似乎這間房間沾染上了什麼異樣東西。採上幾排階梯,上到旁邊平台,五彩珠簾從挑高天花板垂降而下,「嘩──啦啦」聲中撥開,無數顆珠兒滑過頭頸肩膀與胸口,如晶瑩的瀑布流瀉顫動,沒有隔間沒有門,穿過珠簾就是排泄按摩泡湯刷牙洗臉激烈性愛或酷刑的仙境。

 

坐在馬桶上小便,發現這是掃視仙境的最佳角度,一無障蔽,可180度的任由眼光環繞,讓我們從最近處開始:左前方是一排竹林,粗大的塑膠竹幹,永不褪色的綠,枝葉微微顫動在飄過來的冷氣裡;竹林旁是空蕩蕩的八爪椅,複雜的結構與放肆的弧度,恍若從蜘蛛身軀伸向四方的手腳爪牙,正準備吞噬上門的獵物,墨綠色皮面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座椅上頭疊著兩條潔白毛巾,準備進行嚴刑拷問前似乎都會有這種道貌岸然的謹慎,彷彿以最平和的日常語氣提醒你,即將而來慘絕人寰的場景;八爪椅後方貼著一張山區湖泊的彩色海報,可以是任何一座:台灣嘉明湖瑞士琉森美國太浩湖,行刑者咧開嘴或揮汗喘息的時候,無疑都會面對這一片自然野趣,伴隨微微飄動的竹林;聊備一格的淋浴間,位在八爪椅的對面,是今晚在仙境裡唯一使用到的器具,第一次看到有電視嵌入按摩浴缸裡,雖然聽說這已是基本配備。

 

沒有泡澡的閒情,穿過珠簾回到房間莫名心慌,撐到半夜一點多鐘不得不按下「全關」上床躺平,出差的工作明早仍要繼續。閉上眼睛想要讓無所不在的黏滑被洗滌,但是在那之前,一股罪惡的氣息升起。

 

 

 

翻來覆去,暴動的影像如煮沸的滾水,逼逼波波冒泡伴隨著蒸氣,一粒泡沫一對男女,那些曾經從色情網站下載來的肉體:被偷拍、自拍被分手男友報復PO上網、被從遺失的硬碟裡竊取、被誘拐、出軌、嫖妓、3P……那些誘惑與背叛、敗德與失序、顫抖吶喊的裸身默劇,那些下流而不曾戒除的慾望,在無數個夜裡,安全地鎖在自己房裡觀看,調低音量、瞪大眼睛、衛生紙在側,奔向始終如一的結局後,厭煩而疲憊地迅速關掉仍在晃動的視窗。

 

八爪椅、竹林、按摩浴缸、山間湖泊、豹皮沙發、床櫃上的保險套組、樓梯間的情趣用品販賣機……沒有聲音,把一切看在眼裡,現在一個人躺在他們之間,關不掉的視窗從腦海反撲而來,我在安全的家裡鎖上的房間曾經見到的那些東西,那些被我利用完後瞬間棄之如敝屣等待下回再拾起重複操作一遍活塞運動的男女肉體,在他們之間,我感到恐懼。

 

頭一回住進汽車旅館,「七彩湖」夜無眠,我如此脆弱的情慾不堪一擊。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