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西邊騎去,過了巨大的理容院之後,就是長長的運河,多年來都是相似的印象。不必費心查看地圖,跟隨著水道,便來到城市的邊疆。自小至今造訪台南,不時會晃到這兒,或許它也像這幾年新舊活力併發的城市一樣,有了不小的變化,只是對我而言,它最大的意義就是,這座城市止步的地方。


億載金城、安平古堡、豆花、蝦捲,它們只像沿途閃過,可有可無的指標,從來不是目的,目的是一種邊陲的心境,以及可供此心境釋放的一塊空間。


過了墳頭林立的小丘,景色越來越荒涼,空曠的柏油路穿梭在大片大片雜草蔓生的空地之間,午後的太陽與油門的指針一齊沸騰上揚,筆直的路旁矗立木麻黃,一整排的防風林屏障,典型西部海濱旁的景像,一絲奇異的興奮升起,我以為可以找到記憶裡的那一塊空間。


果不其然,騎一騎發現一台小貨卡車孤單地停在一旁,臨時的攤位上掛了一個牌子寫著秋茂園炭烤幾個字,跟顧攤的中年婦人買了一瓶彈珠汽水,請問秋茂園在這裡嗎?婦人的臉雖然緊緊包裹在布與帽子裡,但彷彿可以看見她愣了一下。去那邊做什麼?頗不尋常地,沒有一般問路的直接回應,婦人不知在猶豫些什麼。


只是想看一看。聽完我若無其事的回答,她說這裡再過去沒有路,得繞到另一頭,從健康路走,過橋後右轉才能到。好奇怪啊,印象中沿著海邊走就到得了,現在竟要繞一大圈,且健康路不是在市區嗎?


那裡毀掉了。什麼?海風將話語聲吹散,我不確定聽清楚這兩個字:毀掉,意思是秋茂園現已成了一片廢墟。


愕然的同時,轉念一想,多年前的它,又何曾不是一處廢墟呢?


金黃色的夕陽透過木麻黃的間隙灑下,一尊尊姿態僵硬、面露詭異神情的雕塑,散布在乾燥土地上,褪色、殘破:八仙過海、三軍健兒、籃球選手、西部牛仔、關公與仙女、佛祖與聖母、小天使與牧童、還有更多更多不知從何而來的今古人物奇獸,像是找不到家墜落地球的外星人,或是風乾的化石,在細長的樹影與錯落的光線下,一動不動地凝結在這片荒涼的海岸旁。聽說苗栗通霄也有一座,並如同已拆掉的三芝飛碟屋或金瓜石禮樂煉銅廠,不時吸引新世代來探詢、窺奇、外拍那異樣的空間。


過去僅知台南秋茂園,國小時它就進入我的腦海,某年暑假南部家庭旅行的景點之一。不記得雕塑是不是比較完整、顏色比較鮮豔,或園裡比較整齊清潔、人氣比較興旺,只有模糊的畫面,我和妹妹輪流騎在一隻駱駝或別的四腳動物背上,大人們則津津樂道著腳下所踏之地的傳奇,事業有成的旅日華僑為感念故鄉與母親,化小愛為大愛,不僅蓋出美輪美奐的園地並不收門票,而且樹上所有果子都可以任意採摘下來吃,恍若人間樂土。但是這最後一點讓我十分在意,所見的枝葉上都覆了一層沙塵,果子摘下來一定很髒,怎麼吃呢?更何況色澤蒼鬱的林木中,一點都看不出有著鮮豔的水果。


下次來時,已從兒童長成少年,某次腳踏車環島終於台南的閒晃,關於水果與孝道的傳說已深陷在不可考的記憶底層,取而代之的是驚異於眼前雕塑造型之古拙逗趣,地理環境之冷僻蕭索,適逢感官初綻的年歲,面對這一處莫名所以的場景,進而感到一股極新奇的刺激,我和同行的友人彷彿闖進不為人知的秘密花園,有點不安、更多好奇地張望著那些在我們想像範圍之外的珍奇異獸。


雖然難以想像,但那些詭異的塑像在多年以前是為大眾喜愛樂見甚至頗為匠心獨運的吧!而在旅遊資源貧乏的年代,或許在秋茂園裡摘水果吃,更是風行一時。
來不及參透時代品味的轉折,年少的我們瞬間為那無可言說的怪異與神秘所虜獲。近似廢墟的無人聞問棄置狀態,遠離了「當代」日常生活中人們渴望的,美麗、漂亮、正常等「標準化」概念,它在古城的邊緣開了一扇小門縫,存放我們隱密、微小、無可言說、不足道的敏感、狂躁、抑鬱,邊傻笑邊穿梭在一具具歪斜的神人獸之間,一股滿足感油然而生,青春時可以不負責任恣意想從世界消失的欲望,好像就在此得到紓解與釋放。



當時用機械單眼相機在秋茂園拍的一些黑白底片,因為疏於保存而嚴重發霉或滿是刮痕,灰黑調的色澤裡,只不過十年的時間,卻彷彿透出了遙遠的苦澀氣息。沒有再追問婦人關於秋茂園的事情,我讓這座城市的邊疆停留在僅存的幾張黑白照片上。


創作者介紹

直到路的盡頭

tze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sha
  • 早期秋茂園也不是在這裡 應該是在仁德那邊吧
    小時候是小學遠足必去的
    後來因土地使用的問題吧才搬到安平
    然後就好像沒人管似的破敗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